Quantcast

content

溫故知新 希臘獨立(視頻)

2022-05-28 08:01 作者:東方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22年5月27日訊】想像一下這麼個場景,在歐洲的邊緣有這麼個小國,居民混雜,各種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都有,信仰東正教的居民擁有古老的歷史,但長久以來一直沒有真正的主權獨立,一直到近代,它都是一個強大帝國的附庸國。這個小國的統治階層、上層精英內部山頭林立、腐敗橫行,大多跟強大帝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一天小國要獨立,強大帝國當然不幹哪,這就是叛亂嘛,發兵平叛,侵略小國,大兵包圍了幾座大城市,但是,雖然強大帝國兵多將廣,但後勤補給落後,無法很快的取得戰爭的勝利。但是小國也無法取勝,軍事力量薄弱,能最大限度做到的也就是防守。

兩個國家都開始尋求外界的幫助,大帝國要求自己的一個自製番邦出兵,小國也向周邊的歐洲國家求救,向周邊意識形態類似,都是信仰基督教的歐洲國家求救。但是,歐洲國家雖然抱有同情心,但並不願意參戰,而且其中一個歐洲大國,跟強大帝國有緊密的經貿關係。儘管有一些歐洲的志願者參戰,歐洲國家也提供軍備物資,但不願意直接介入,戰爭就這麼拖下去。

我描述的是烏克蘭麼?不是,我描述的是兩百年前的希臘獨立戰爭,強大帝國也不是俄羅斯,而是奧托曼帝國。希臘獨立戰爭從1821到1827年,到今天正好兩百年,雖然中間隔著兩百年,但是希臘跟今天的烏克蘭極其相似,很多政治分析師說,烏克蘭戰爭將改變歐洲的政治格局,而兩百年前的希臘獨立戰,就是大大的改變了歐洲政局,本來一個小小的地區爭端,不斷升級、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大國參戰,近代歷史國與國之間在政治、外交、軍事上的博弈,就是從希臘獨立戰爭開始的。回顧這段歷史,很有借鑒意義,今天就說說這段歷史。

我今天引用的歷史敘述,來自於這本書,叫:The Greek Revolution:1821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Europe。希臘革命,1821年和現代歐洲的成型,作者是馬克.馬作瓦(Mark Mazower),這是為了紀念希臘獨立兩百週年寫的。

你一定很熟悉古希臘了,古希臘神話故事,很多中國人都熟悉,奧林匹克山的宙斯,偷天火給人間的普羅米休斯,愛神維納斯,海神波塞冬,人看一眼就會變成石頭的美杜莎,打開魔盒的潘多拉,達摩克利斯之劍,特洛伊木馬……。希臘的城邦制度更是耳熟能詳,雅典、斯巴達、馬其頓,更是出現了像蘇格拉底、亞利斯多德這樣的大哲學家、大思想家,還有大大有名的亞歷山大大帝,希臘文化奠定了今天西方文化的基礎。但在近兩千年的歷史時期,希臘就很悲摧了,被古羅馬吞併之後,希臘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復存在,先是被羅馬統治,後來一直被奧托曼帝國統治,一直持續到兩百年前,爆發了希臘獨立戰爭。

希臘獨立革命的第一場流血衝突發生在加拉茨,在今天羅馬尼亞東部,多瑙河畔的一座城市。希臘革命軍不但殺了守軍,還屠殺當地穆斯林平民百姓,大有復仇解恨的意味,後來希臘革命軍又攻下了重鎮特里波利,洗劫和屠殺延續了三天三夜,這在土耳其和穆斯林文化圈子裡,被叫作特里波利攻城戰。其他城市也是一樣,卡拉夫裡塔(Kalavryta)、納瓦裡諾(Navarino)、科林斯(Corinth)、雅典(Athens),都發生了同樣的慘劇。

奧托曼帝國蘇丹震怒之下,蘇丹是穆斯林國王的稱號,震怒之下,要把所有的希臘人統統殺掉,後來被他的大臣阻攔,但蘇丹還是把所有上層階級的希臘官員,不管是行政官員還是神職人員,統統殺掉,就連葛列格里奧主教五世也不放過,統統絞死。同時,他向穆斯林發出通告,等於是允許穆斯林屠殺希臘人,這一波穆斯林屠殺希臘人的風潮,席捲了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埃迪爾內(Edirne)、斯麥那(Smyrna)、塞洛尼卡(Salonica)、艾瓦利克(Ayvalik),殺的是愁雲慘霧、慘絕人寰。最殘忍的殺戮發生在齊奧斯島(Chios),三萬武裝穆斯林人在那裡屠殺了兩個星期,到今天為止,齊奧斯島的人口都沒有恢復到兩百年前的水平。

奧托曼帝國在希臘的屠城震驚了歐洲外交界,這也是奧托曼帝國執政合法性開始動搖的開始。公正客觀的講,希臘人和穆斯林都參與了屠殺平民,而且是希臘屠殺在先,穆斯林屠殺在後。但是歐洲外交官和觀察家們往往一邊倒的對奧托曼帝國的屠城表達憤怒,很少有批評希臘人的,這就是當時在歐洲的情形,這跟今天的烏克蘭戰爭有類似之處。

希臘革命爆發後的第一任臨時總統,亞歷山大勒斯.馬伕羅科達托斯(Alexandros Mavrokordatos),跟今天烏克蘭總統也有諸多類似之處,馬伕羅科達托斯接受的是西方教育,精通十國語言,熱衷於當時歐洲的啟蒙運動。他非常瞭解,光是靠希臘本身的實力是無法取得獨立戰爭勝利的,他必須尋求其他西方國家的支持。他很會公關,把希臘獨立提升到西方君主立憲政治制度和東方君主獨裁製度之間的抗爭,是西方文明和東方帝國的抗爭,是基督教文化和伊斯蘭文化之間的抗爭,他針對不同的國家說不同的話。擇林斯基也是一樣,為了爭取德國的支持,他提到納粹在烏克蘭犯下的罪惡,德國人有贖罪感﹔為了爭取美國的支持,他提到珍珠港、911、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

兩百年前的歐洲,保守主義思潮濃厚,要知道,那一年拿破崙剛剛去世,歐洲大陸被戰爭蹂躪不堪,維也納會議後,歐洲列強達成共識,要和平不要戰爭,要穩定不要動亂,所以當年馬伕羅科達托磨破了嘴皮子也沒能打動多少歐洲國王的心思,比今天的擇林斯基還差的遠。但是,兩百年前正是啟蒙運動風起雲湧的時代,知識份子、文化精英在社會上活躍的很,而這批人是浪漫的,比較理想主義的人,而這個圈子恰恰是接受希臘獨立這個火星的柴火堆。你聽說過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吧?英國的浪漫主義詩人,他就寫了一部詩劇《希臘》(Hellas),直接送給馬伕羅科達托,他倆是私人朋友,法國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羅瓦(Eugene Delacroix),創作了一幅油畫,齊奧斯島的屠殺(Scene of the Massacre at Chios),這可是一幅名畫,義大利作曲家羅西尼(Giaochino Rossini)創作了一首歌劇-科林斯之圍(The Siege of Corinth),最著名的就要算是拜倫勛爵,他是英國詩人、革命家,獨領風騷的浪漫主義文學泰鬥,英語史詩《唐璜》就是他寫的,他算是近代歷史第一位網紅明星,他親自到希臘參戰,還死在那裡,但他不是戰死而是生病發高燒死的,但他畢竟為希臘獨立而死,成為烈士,他這一死,吸引了整個西方世界的眼球,成為西方國家朝野議論的主題,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希臘獨立主義成為歐洲的文化現象,成為歐洲西方文化的凝結劑,開啟了歐洲自由思想意識的新時代。

實用和效益主義的創始者,英國哲學家傑瑞米.邊沁(Jeremy Bentham)就相當活躍,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推銷他的治國理念,這在今天叫智庫,為執政者提供政策研究的知識份子。邊沁的追隨者成立了倫敦希臘委員會,在倫敦剛剛出現的主權債券市場發行債券,支持希臘獨立戰爭。類似的民間團體也出現在法國、德國、瑞士、瑞典等國家,這些民間組織在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支撐了希臘革命臨時政府。

除了在道義和金錢上的支持,歐洲民間組織還幫助安置難民,而當時最有力的幫助是來自一個新興國家-大西洋彼岸的美國,這可以算是開了國際人道主義援助的先河,現在回頭看,這也是接下來兩百年美國價值觀、美國意識形態輸出的開始。

就像今天北約不願意直接參戰是一樣的,兩百年前的西方列強也不願意跟奧托曼帝國大動干戈,也是有相當爭議性的。但隨著希臘獨立戰爭的延續,歐洲朝野參戰的壓力越來越大,左派右派都慢慢的開始考慮參戰,左派們的出發點是要推進民主、自由、共和的政治體制,右派們的出發點是要支持基督徒,支持被東方帝國欺負的歐洲國家。那麼最後歐洲國家是怎麼參戰的呢?導火索是埃及參戰了。

在蘇丹的要求下,埃及出兵佔領了邁索隆吉(Missolonghi),這是希臘革命臨時政府治下的一座地中海海濱城市,埃及軍隊屠城,居民淪為奴隸,這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歐洲議會再也坐不住了,民間壓力巨大,他們知道,不能再作壁上觀,否則整個希臘作為一個國家將不復存在。

歐洲國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遣一支聯合艦隊,目的是制止奧托曼帝國進一步擴大戰爭,但又不是直接開戰,只是封鎖,就像今天的禁飛區,那個時候就是禁航區,但計畫沒有變化快,最後歐洲聯合艦隊不但參戰,還擊沉了奧托曼帝國的所有戰艦,摧毀了奧托曼帝國的海軍,看來想用展示武力的辦法來嚇阻對方有點異想天開,最終還得動手。就像當年法國海軍幫助美國獨立戰爭贏得勝利一樣,歐洲艦隊的參戰幫助希臘獲得獨立,但隨即引發的是更大一波的政治版圖的變化,那就是奧托曼帝國開始衰亡。

在奧托曼帝國蘇丹看來,歐洲聯合艦隊的參戰就是干預內政,他一怒之下就撕毀了阿克曼公約,這是奧托曼帝國蘇丹跟俄國沙皇之間簽定的一份和平條約,結果導致了1828到1829之間俄國土耳其戰爭,這是歐洲在拿破崙之後的第一次大規模戰爭。因為埃及的參戰,法國也組織軍隊參戰,但並沒有實際的戰鬥,但為了確保埃及軍隊撤出希臘,法國軍隊暫時作為維持和平部隊留在希臘,接著因為貿易糾紛就出兵阿爾及利亞,這是奧托曼帝國的附屬國,圍困了三年征服了阿爾及利亞,成為法國的一個省。埃及一看奧托曼帝國勢衰,也趁機進攻安納托力亞半島(Anatolia),就是今天的土耳其,結果也從奧托曼帝國獨立出去,奧托曼帝國越來越走下坡路,最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徹底瓦解。

希臘獨立戰爭的這段歷史就講完了,我想你可能也已經浮想聯翩了,今天的烏克蘭戰爭會跟當年希臘獨立戰爭一樣嗎?我聊聊我的想法。當年歐洲列強最後決定干預,也是朝野壓力積攢到一定程度所致,今天的歐美、今天的北約,還沒有這樣的共識,雖然有這樣的聲音,要求武力干預的聲音,但聲音很小,現在還是不干預的聲音是主流,而且美國去年阿富汗撤軍灰頭土臉,不少評論員認為美國干預國際事務的時代已經終結,是不是真終結還有待時間的觀察。雖然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干預國際事務的支持者認為這是難得的機會,但拜登目前的態度還是拒絕無力干預,不設置禁飛區,不設置進攻武器,只是不斷加強經濟和金融制裁,這是兩百年前希臘獨立戰爭期間沒有過的手段。

當然現在烏克蘭戰爭不到兩個月,但隨著俄軍屠殺平民證據曝光,西方世界的民心也在變化,也出現了明星譴責俄羅斯、譴責普京的聲音。現在俄軍往東部收縮,這是要長期抗戰的架勢,今天網際網路時代,戰爭的殘酷會用最短的時間推送到全世界人的面前,難保民心向背會怎麼變化,民主社會政權更容易被民心左右,當朝野民意積攢到一定的程度,難保西方國家不會武力干預,一旦干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在烏克蘭設置禁飛區,北約聯合部隊在烏克蘭設置禁飛區,跟兩百年前歐洲聯合艦隊設置禁航區一樣。不過跟兩百年的奧托曼帝國不一樣的地方是,俄羅斯是核武大國,儘管北約常規軍事實力遠遠超過俄羅斯,但要是把莫斯科逼到牆角,不能保證俄羅斯不會動用核武器,這將是前所未有的戰爭升級,沒有前車之鑒可以參考。

如果烏克蘭經過這場戰爭之後,主權不變,獨立不變,它十有八九會成為一個凝聚力更大的國家,從一個腐敗遍地、山頭林立、各自為政的國家,變成一個更具備現代國家因素的國家,國民意識、國家意識濃厚。戰爭是殘酷的,但戰爭也是能團結人的,經過了戰爭的洗禮,經過了背井離鄉、妻離子散的生死經歷,烏克蘭地區成為了真正的烏克蘭國家。兩百年前希臘獨立戰爭之前,希臘那塊土地上生活的人,講著各種語言,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但是經過了獨立戰爭的洗禮,社會秩序被打亂重整,大家都認同自己是希臘人,認同這個新的身份,接受了新的政治制度。今天烏克蘭戰爭又何嘗不是如此,雖然俄軍炮火把烏克蘭的城市夷為平地,居民流離失所,但從新站起來的,是一個更為團結凝聚的新烏克蘭。從這個意義上講,普京功不可沒。你說呢,歡迎發表你的看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