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們不能遺忘馬某某(yaya)(圖)

2022-05-24 09:00 作者:雲松 桌面版 简体 23
    小字

「ya ya」深刻的認識到,只有推翻中共,中國人民才能獲得自由,中國才有未來。
「ya ya」深刻的認識到,只有推翻中共,中國人民才能獲得自由,中國才有未來。(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5月3日上午,央視新聞頻道、中共《人民日報》等多家官媒通過app推播了一條新聞:杭州市國安局對勾結境外反華敵對勢力,涉嫌利用網路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馬某」採刑事強制措施。這一條消息瞬間就傳遍了海內外,引爆了海內外媒體和社交平臺,「杭州」、「網路」和「馬某」等關鍵字眼令外界聯想到身陷監管風暴的阿里巴巴前CEO馬雲,「馬雲被抓」頓時哄傳開來,更是導致了阿里巴巴股票重挫10%,美團、京東、嗶哩嗶哩、百度、小米等也遭受池魚之殃,跌幅6-7%,幾十億市值瞬間蒸發,猜疑、恐慌情緒籠罩市場。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緊急闢謠,喉舌《環球》胡叼盤首先說:「據老胡向權威部門確認,杭州市國家安全局抓的是馬某某』非馬某」;隨後,央視新聞官方賬號當晚10點再發同一簡訊,將「馬某」改成「馬某某」;杭州警方也出面澄清被抓的是「馬某某」。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報《法治日報》則進一步報導,公布了「馬某某」的身份和所謂的「罪行」:馬某某,男,1985年出生於浙江溫州,現任某科技有限公司研發部經理。據《法治日報》報導,長期以來,其(馬某某)在網上接受境外反華敵對勢力洗腦,將境外活躍敵對分子視為「人生導師」,還成立非法組織,制定「政治綱領」,發表所謂「獨立宣言」。在其滲透影響下逐漸形成頑固的反政府思想,成為境外敵對勢力「以華制華」的工具。

2022年3月以來,馬某某利用網際網路專業特長,匿名創建網路群組,肆意歪曲捏造事實,極力傳播各類謠言資訊,發表所謂「獨立宣言」,煽動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充當境外敵對勢力在境內的代理人。更是將青年學生群體作為主要蠱惑煽動目標,鼓動學生參與抹黑祖國和民族的活動。

《法治日報》還說,馬某某甚至籌備成立「大陸臨時國會」,委託有關人員制定所謂「法律制度」,宣稱要「藉助境外的力量推翻中共政府」。馬某某的上述行為,已對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造成嚴重危害等等。

與此同時,海外社交平臺也爆出了「馬某某」就是網名為「ya ya」的推友,官媒說「馬某某」是4月25日被抓,5月3日發布的消息,而「ya ya」推文從4月24日後就再也沒有更新,這也從側面印證了「馬某某」就是「ya ya」。「ya ya」經常翻牆,觀看「路德社」等反共自媒體,瀏覽大紀元等網站,明白了很多真相,知道中共就是危害人類的惡魔,是迫害壓榨中國人民的罪魁禍首,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他對中共近年來瘋狂的倒行逆施深惡痛絕,特別是中共製造傳播病毒封城防疫更是激起了他極大的憤慨,使他強烈的感受到了中華民族正處於空前的危機之中,中國也處於社會大變革的前夜。「ya ya」深刻的認識到,只有推翻中共,中國人民才能獲得自由,中國才有未來。難得可貴的是,「ya ya」不是坐而論道,而是立而行之,作為熱血青年,他覺得要推翻中共暴政,不能等待,而要行動,每個人都應該貢獻自己的力量,個人的力量雖然微小,只是「Be water」,但「Be water」可以匯合成涓涓溪流,也可以匯聚成汪洋大海。他和路德社一批志同道合的網友自發組織了電報群,宣傳革命思想,探討推翻中共的方法與途徑,是「獨立運動」的積極倡導者,「獨立運動」就是個體發表聲明宣布獨立,和中共徹底決裂,擺脫中共桎梏,在精神上不再受中共奴役。這和法輪功發起的「三退」運動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我覺得獨立運動應該到大紀元三退網站發表獨立聲明,同時聲明三退,兩者結合起來豈不更美?個人發表聲明,哪怕是在社交媒體上聲明,也沒有多少人能夠看到,在大紀元這麼大的平臺發表聲明,看到的人當然更多,影響也更大,而且建有檔案,可以作為歷史的見證。「三退」本身就是與中共決裂,而且是更徹底的決裂,還可以抹去中共邪惡的印記,得到神佛的庇護,何樂而不為?個人發表聲明比較隨意,不太正規;在三退網站發表聲明當然更嚴肅、更莊重,也更有實效。已經有三億九千萬勇士聲明瞭三退,不再是「be water」,而是實實在在的滔滔大潮,這是我個人的一點建議。「ya ya」還執筆起草了獨立宣言,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在被捕前還發表了「討習檄文-習共的二十條罪狀」。

ya ya在「獨立宣言」中寫道:「中共末年,封城管控;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切斷物資,活活餓死;天怒人怨,特此起筆。中華大地,民風淳樸;辛勤耕耘,安居樂業。黃俄共黨,騙奪政權;人禍災難,文革飢荒。」

宣言還歷數了中共的纍纍罪行:包括「一帶一路」大撒幣,強征豪奪,管控媒體、洗腦宣傳,鐵鏈囚女,泯滅人性,以及勾結俄羅斯,禍亂世界等等,宣言最後呼籲:檄文滅共,獨立宣言,天賦人權,脫離中共,斷絕一切、捍衛自由、捍衛人權、聯合聲明、共同簽字。

在4月22日被捕前兩天,「ya ya」又在網路發布了「討習檄文」,矛頭直指中共黨魁習近平以及中國共產黨。檄文從經濟、醫療、教育、養老、食品安全、環境污染、人身安全、器官移植、病毒、疫苗、防疫、新疆、香港、管控媒體、組織架構、二次文革、非法政府、中俄同盟、皇帝夢等二十個方面歷數了中共的罪行,聲討了中共在經濟上對人民的壓榨掠奪,在教育上對人民的毒害灌輸,在言論上對人民的鉗制,使中國人民完全失去了自由、沒有人權。特別是活摘器官,製造傳播病毒,迫害新疆人民和鎮壓香港青年反送中運動等纍纍罪行,都是罪惡滔天,人神共憤。而且中共越來越瘋狂,還要搞二次文革,還在積極準備發動戰爭,侵犯臺灣,甚至發動核戰大戰毀滅人類,不滅中共,人類危矣!中共變本加厲、倒行逆施、使百姓民不聊生、生靈塗炭、苦不堪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ya ya最後呼籲:「在這歷史的轉折點,中國人民必須把握好這次機會,必須推翻中共,讓中國人民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上去。」

平心而論,ya ya起草的宣言和檄文,如果作為政治綱領性文件,還很稚嫩,也不規範,非常感性,流於口號和標語,比較空洞,理論性不強,對中共批判的力度與深度都不足。從文風可以看出,「ya ya」的宣言和檄文,有著鮮明的網路特點,還不是成熟的理論文獻。但這些文稿,「ya ya」都是用心去寫的,字裡行間都是熱血和憤概,憂國憂民之情躍然於紙上,滿滿的都是正義。而且語言犀利,節奏明快,鏗鏘有力,很有感染力,很適合傳播。數落中共的罪行,樁樁件件都是事實,沒有絲毫的誇大和虛構,樸實的語言更能夠在民眾心理引起共鳴,喚醒民眾同仇敵愾之心。文章的每一個字,都是射向中共的子彈、刺向中共的匕首,對中共的殺傷力是很大的,所以一發布就風靡於網路,志同道合的勇士們紛紛轉貼,其影響力不可低估。

更重要的是,「ya ya」的檄文和宣言,是一種毅然決然與中共決戰的態度,是反抗中共的具體行動,是能夠點燃乾柴烈火的星星火種。心動不如行動,能夠邁出反共的第一步,打響反共的第一槍,是需要極大的勇氣。「ya ya」不但身體力行,甘冒矢石,衝鋒在前,還發出了反共的號召令,而且應者如雲,凝聚了志同道合一大批精英之士,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聲勢。年輕人的幹勁、衝勁、闖勁,號召令、行動力、執行力都是中共最忌憚的,假以時日,必可燎原。無論「ya ya」遭遇如何,作為獨立運動的倡導者,宣言與檄文的執筆者,「ya ya」的首義之功,都將載入史冊。

「ya ya」被捕,中共國家級喉舌央視人民日報播了新聞,全國眾多媒體轉載,網路上更是熱鬧,很長時間佔據了頭條新聞的頭版頭條,陣仗很大,哄傳一時。而且中共媒體已經放出風了,「ya ya」犯的是煽顛罪,刑期起步十年,高可無期。「ya ya」的宣言也好,檄文也好,都屬於言論的範疇,並不是實質性的後果嚴重的破壞性活動,為什麼要如此興師動眾給予重判呢?反共的多了去了,為什麼對「ya ya」要大動干戈呢?過去這種還屬於憤青性質的反共言論,即使被抓,輕者喝喝茶、罰點款、訓誡一番了事;重者不過拘留幾天,即使判刑也不會超過三年,而且很少有見諸媒體的,當地媒體報導的都很少,中央級媒體報導這樣的待遇,「ya ya」是絕無僅有。這些異同尋常的處理方式,到底是何故呢?

我認為中共如此嚴厲的處理「ya ya」,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對反共獨立運動的恐懼,「ya ya」等熱血青年發起的反共獨立運動,看似兒戲,其實打中了中共的要害,他們沒有組織,沒有領袖,只是一個鬆散的正義聯盟,有著明確的反共目標,共同的理想與政治綱領,而且都做了與中共徹底決裂勢不兩立的聲明,是中共的大敵!他們線上聯絡,互通信息,互不隸屬,需要合作時自然凝聚在一起,平時分散隱藏在社會的各個角落,如一滴水融入江河,中共防不勝防,要打擊根本找不到目標。每個人都是一顆隱藏的定時炸彈,都是一個中共眼裡潛藏的破壞分子,都是可以燎原的火種,而且時時刻刻都在行動,時時刻刻都在做瓦解顛覆中共的事情。每個人都是熱血青年,他們有理想有情懷,願意犧牲,願意奉獻,願意為拯救中華民族貢獻自己的力量。中共最怕的就是青年人,每一個覺醒的青年都是反共的勇士,「ya ya」他們組建的幾個群,最多的群有三千多人,最少的也是千人以上,而且還在不斷壯大。這些人有知識、有文化、有技術,敢想敢幹,有以天下為己任的壯志,這股朝氣蓬勃的新生力量讓中共膽寒!可能這些年輕人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重要,他們的力量,而中共自己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中共要對「ya ya」,殺一儆百,要把這股反共力量扼殺在萌芽狀態!

第二個原因是對路德社的報復。路德社近一年曝光了很多中共頂級情報,包括中共黨魁的機密信息,還有軍事機關敏感地區的地理坐標、黃俄計畫等等,特別是路德社準確的預測了俄烏戰爭,獨家曝光了中俄軍事結盟的密約,冬奧期間連續十幾天做節目,非常肯定的說俄羅斯一定會入侵烏克蘭,不斷揭露中俄相互勾結、相互支持,企圖發動戰爭、稱霸全球、危害人類的邪惡計畫。這些絕密情報,不久都一一得到驗證,這對邪惡的中共打擊很大,中共非常恐慌,對路德社也是恨之入骨,竭力破環。而「ya ya」是路德社的忠實聽眾,還和路德本人有直接聯繫。其反共思想的形成以及反共活動,受路德社的影響很大,所謂中共黨媒所說的「人生導師」是也。所以,重判「ya ya」,也是間接打擊路德社。這是對路德社持續爆料的報復。

路德在節目中曾介紹,「ya ya」是浙江人,父母經商,家境殷實,已成家,有孩子,現居住杭州。「ya ya」本人也非常優秀,發展良好,在公司已擔任管理要職,而且是技術骨幹,不但精通IT、會編程,在印刷電路方面在全杭州都是首屈一指的高手,待遇很不錯。「ya ya」4月25日被抓,5月2日媒體發通告,7天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國安對「ya ya」軟硬兼施、威逼引誘,企圖迫使「ya ya」認罪。國安警告「ya ya」:你這是煽動顛覆、分裂國家的罪行,如不認罪,可判無期;如悔過認罪,從此退出網路,不再參與非法活動,可從寬處理,兩條路,自己選擇。國安還發動「ya ya」的親人,包括父母妻兒去勸說「ya ya」,企圖用親情動搖「ya ya」的意志。但「ya ya」很硬氣,不妥協,不屈服,拒不承認自己有罪,拒寫「悔過書」。寧願牢底坐穿,絕不向中共低頭。國安問「ya ya」:你圖啥?給你錢了,還是受人指使?「ya ya」回答,沒人指使,一分錢沒有,都是自願。「ya ya」還反過來給國安做工作,揭露中共的罪行,告訴國安中共快完了,不要再給中共賣命。「ya ya」還告訴國安,抓我一個人沒用,我們身後還要千千萬萬的弟兄!國安嚇壞了,什麼樣的力量能夠使一個條件優越生活無憂的青年死心塌地的反共?國安還做了模型分析,雖然只發現了「ya ya」這樣一個死硬分子,但背後卻有相當龐大的基數。案子最後報給了習近平,新聞通告中「分裂國家」、「臨時國會」、「人生導師」等字眼都是經習近平審閱後才發布了。中共就是想通過嚴懲重判「ya ya」,殺一儆百,打擊反共正義力量。中共還想搞電視認罪那一套把戲,但這一切都是徒勞。

「ya ya」只是一個覺醒了的有志青年,他沒有任何政治背景,他挺身而出反共只是出於對邪惡的中共的憤恨,出於對國家和民族的憂慮,完全是一腔憂國憂民的赤子之心。「ya ya」在宣言和檄文中都猛烈的抨擊了中共的黨魁。因為中共黨魁利慾熏心,逆歷史潮流而動,倒行逆施,喪心病狂,殘民以逞,頑固保黨,已經成為阻擋歷史車輪的最大絆腳石,也自然成為眾矢之的,幾乎海內外所有反共的正義之士都反習,習作為中共的黨魁,他自己又緊緊與邪惡的中共綁在一起,自然首當其衝成為攻擊的目標,反習與反共這是無法分別的。不能把所有反習的聲音都認為是中共的內鬥,事實上民間反習的聲音就非常強烈。更不能無憑無據質疑反習的都是江派,不能老是用中共內鬥的觀念衡量一切,這等於是給人民的反抗運動潑冷水,實在是有害無益。

「ya ya」受難已經快一個月了,現在處境也是異常艱難,但外界對他的關注幾乎消失了。「ya ya」剛被抓時熱度雖然很高,人們都在打聽「馬某」、「馬某某」是誰,大家都在圍觀看熱鬧,這是一種典型的小市民的心態。當「ya ya」的身份曝光,外界知道「馬某某」不是馬雲後,很多人就覺得索然無味了。真正設身處地關心「ya ya」命運的很少,而能夠深究「ya ya」這種社會現象的就更是鳳毛麟角了。「ya ya」是為正義的事業而身陷囹圄的,他是一位抱薪者,他正在受苦受難。我們不能這麼快就將這麼一位英雄遺忘,應該給予「ya ya」更多的關注,更多的聲援。馬雲雖然風光一時,但只是一位過客,歷史不會給他留下多少痕跡,而「ya ya」已經在歷史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頁!

「ya ya」者,腳印也!「ya ya」身體力行,腳踏實地,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榜樣。我們要沿著「ya ya」的足跡繼續前進,奪取最後的勝利!

来源:看中國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