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温故知新 希腊独立(视频)

2022-05-28 08:01 作者:东方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22年5月27日讯】想象一下这么个场景,在欧洲的边缘有这么个小国,居民混杂,各种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都有,信仰东正教的居民拥有古老的历史,但长久以来一直没有真正的主权独立,一直到近代,它都是一个强大帝国的附庸国。这个小国的统治阶层、上层精英内部山头林立、腐败横行,大多跟强大帝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一天小国要独立,强大帝国当然不干哪,这就是叛乱嘛,发兵平叛,侵略小国,大兵包围了几座大城市,但是,虽然强大帝国兵多将广,但后勤补给落后,无法很快的取得战争的胜利。但是小国也无法取胜,军事力量薄弱,能最大限度做到的也就是防守。

两个国家都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大帝国要求自己的一个自制番邦出兵,小国也向周边的欧洲国家求救,向周边意识形态类似,都是信仰基督教的欧洲国家求救。但是,欧洲国家虽然抱有同情心,但并不愿意参战,而且其中一个欧洲大国,跟强大帝国有紧密的经贸关系。尽管有一些欧洲的志愿者参战,欧洲国家也提供军备物资,但不愿意直接介入,战争就这么拖下去。

我描述的是乌克兰么?不是,我描述的是两百年前的希腊独立战争,强大帝国也不是俄罗斯,而是奥托曼帝国。希腊独立战争从1821到1827年,到今天正好两百年,虽然中间隔着两百年,但是希腊跟今天的乌克兰极其相似,很多政治分析师说,乌克兰战争将改变欧洲的政治格局,而两百年前的希腊独立战,就是大大的改变了欧洲政局,本来一个小小的地区争端,不断升级、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大国参战,近代历史国与国之间在政治、外交、军事上的博弈,就是从希腊独立战争开始的。回顾这段历史,很有借鉴意义,今天就说说这段历史。

我今天引用的历史叙述,来自于这本书,叫:The Greek Revolution:1821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Europe。希腊革命,1821年和现代欧洲的成型,作者是马克・马作瓦(Mark Mazower),这是为了纪念希腊独立两百周年写的。

你一定很熟悉古希腊了,古希腊神话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熟悉,奥林匹克山的宙斯,偷天火给人间的普罗米休斯,爱神维纳斯,海神波塞冬,人看一眼就会变成石头的美杜莎,打开魔盒的潘多拉,达摩克利斯之剑,特洛伊木马……。希腊的城邦制度更是耳熟能详,雅典、斯巴达、马其顿,更是出现了象苏格拉底、亚利斯多德这样的大哲学家、大思想家,还有大大有名的亚历山大大帝,希腊文化奠定了今天西方文化的基础。但在近两千年的历史时期,希腊就很悲摧了,被古罗马吞并之后,希腊作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不复存在,先是被罗马统治,后来一直被奥托曼帝国统治,一直持续到两百年前,爆发了希腊独立战争。

希腊独立革命的第一场流血冲突发生在加拉茨,在今天罗马尼亚东部,多瑙河畔的一座城市。希腊革命军不但杀了守军,还屠杀当地穆斯林平民百姓,大有复仇解恨的意味,后来希腊革命军又攻下了重镇特里波利,洗劫和屠杀延续了三天三夜,这在土耳其和穆斯林文化圈子里,被叫作特里波利攻城战。其他城市也是一样,卡拉夫里塔(Kalavryta)、纳瓦里诺(Navarino)、科林斯(Corinth)、雅典(Athens),都发生了同样的惨剧。

奥托曼帝国苏丹震怒之下,苏丹是穆斯林国王的称号,震怒之下,要把所有的希腊人统统杀掉,后来被他的大臣阻拦,但苏丹还是把所有上层阶级的希腊官员,不管是行政官员还是神职人员,统统杀掉,就连葛列格里奥主教五世也不放过,统统绞死。同时,他向穆斯林发出通告,等于是允许穆斯林屠杀希腊人,这一波穆斯林屠杀希腊人的风潮,席卷了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埃迪尔内(Edirne)、斯麦那(Smyrna)、塞洛尼卡(Salonica)、艾瓦利克(Ayvalik),杀的是愁云惨雾、惨绝人寰。最残忍的杀戮发生在齐奥斯岛(Chios),三万武装穆斯林人在那里屠杀了两个星期,到今天为止,齐奥斯岛的人口都没有恢复到两百年前的水平。

奥托曼帝国在希腊的屠城震惊了欧洲外交界,这也是奥托曼帝国执政合法性开始动摇的开始。公正客观的讲,希腊人和穆斯林都参与了屠杀平民,而且是希腊屠杀在先,穆斯林屠杀在后。但是欧洲外交官和观察家们往往一边倒的对奥托曼帝国的屠城表达愤怒,很少有批评希腊人的,这就是当时在欧洲的情形,这跟今天的乌克兰战争有类似之处。

希腊革命爆发后的第一任临时总统,亚历山大勒斯.马夫罗科达托斯(Alexandros Mavrokordatos),跟今天乌克兰总统也有诸多类似之处,马夫罗科达托斯接受的是西方教育,精通十国语言,热衷于当时欧洲的启蒙运动。他非常了解,光是靠希腊本身的实力是无法取得独立战争胜利的,他必须寻求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他很会公关,把希腊独立提升到西方君主立宪政治制度和东方君主独裁制度之间的抗争,是西方文明和东方帝国的抗争,是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文化之间的抗争,他针对不同的国家说不同的话。择林斯基也是一样,为了争取德国的支持,他提到纳粹在乌克兰犯下的罪恶,德国人有赎罪感﹔为了争取美国的支持,他提到珍珠港、911、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

两百年前的欧洲,保守主义思潮浓厚,要知道,那一年拿破仑刚刚去世,欧洲大陆被战争蹂躏不堪,维也纳会议后,欧洲列强达成共识,要和平不要战争,要稳定不要动乱,所以当年马夫罗科达托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打动多少欧洲国王的心思,比今天的择林斯基还差的远。但是,两百年前正是启蒙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知识分子、文化精英在社会上活跃的很,而这批人是浪漫的,比较理想主义的人,而这个圈子恰恰是接受希腊独立这个火星的柴火堆。你听说过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吧?英国的浪漫主义诗人,他就写了一部诗剧《希腊》(Hellas),直接送给马夫罗科达托,他俩是私人朋友,法国浪漫主义画家德拉克罗瓦(Eugene Delacroix),创作了一幅油画,齐奥斯岛的屠杀(Scene of the Massacre at Chios),这可是一幅名画,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Giaochino Rossini)创作了一首歌剧-科林斯之围(The Siege of Corinth),最著名的就要算是拜伦勋爵,他是英国诗人、革命家,独领风骚的浪漫主义文学泰斗,英语史诗《唐璜》就是他写的,他算是近代历史第一位网红明星,他亲自到希腊参战,还死在那里,但他不是战死而是生病发高烧死的,但他毕竟为希腊独立而死,成为烈士,他这一死,吸引了整个西方世界的眼球,成为西方国家朝野议论的主题,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希腊独立主义成为欧洲的文化现象,成为欧洲西方文化的凝结剂,开启了欧洲自由思想意识的新时代。

实用和效益主义的创始者,英国哲学家杰瑞米・边沁(Jeremy Bentham)就相当活跃,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推销他的治国理念,这在今天叫智库,为执政者提供政策研究的知识分子。边沁的追随者成立了伦敦希腊委员会,在伦敦刚刚出现的主权债券市场发行债券,支持希腊独立战争。类似的民间团体也出现在法国、德国、瑞士、瑞典等国家,这些民间组织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支撑了希腊革命临时政府。

除了在道义和金钱上的支持,欧洲民间组织还帮助安置难民,而当时最有力的帮助是来自一个新兴国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这可以算是开了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先河,现在回头看,这也是接下来两百年美国价值观、美国意识形态输出的开始。

就象今天北约不愿意直接参战是一样的,两百年前的西方列强也不愿意跟奥托曼帝国大动干戈,也是有相当争议性的。但随着希腊独立战争的延续,欧洲朝野参战的压力越来越大,左派右派都慢慢的开始考虑参战,左派们的出发点是要推进民主、自由、共和的政治体制,右派们的出发点是要支持基督徒,支持被东方帝国欺负的欧洲国家。那么最后欧洲国家是怎么参战的呢?导火索是埃及参战了。

在苏丹的要求下,埃及出兵占领了迈索隆吉(Missolonghi),这是希腊革命临时政府治下的一座地中海海滨城市,埃及军队屠城,居民沦为奴隶,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欧洲议会再也坐不住了,民间压力巨大,他们知道,不能再作壁上观,否则整个希腊作为一个国家将不复存在。

欧洲国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遣一支联合舰队,目的是制止奥托曼帝国进一步扩大战争,但又不是直接开战,只是封锁,就象今天的禁飞区,那个时候就是禁航区,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最后欧洲联合舰队不但参战,还击沉了奥托曼帝国的所有战舰,摧毁了奥托曼帝国的海军,看来想用展示武力的办法来吓阻对方有点异想天开,最终还得动手。就象当年法国海军帮助美国独立战争赢得胜利一样,欧洲舰队的参战帮助希腊获得独立,但随即引发的是更大一波的政治版图的变化,那就是奥托曼帝国开始衰亡。

在奥托曼帝国苏丹看来,欧洲联合舰队的参战就是干预内政,他一怒之下就撕毁了阿克曼公约,这是奥托曼帝国苏丹跟俄国沙皇之间签定的一份和平条约,结果导致了1828到1829之间俄国土耳其战争,这是欧洲在拿破仑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因为埃及的参战,法国也组织军队参战,但并没有实际的战斗,但为了确保埃及军队撤出希腊,法国军队暂时作为维持和平部队留在希腊,接着因为贸易纠纷就出兵阿尔及利亚,这是奥托曼帝国的附属国,围困了三年征服了阿尔及利亚,成为法国的一个省。埃及一看奥托曼帝国势衰,也趁机进攻安纳托力亚半岛(Anatolia),就是今天的土耳其,结果也从奥托曼帝国独立出去,奥托曼帝国越来越走下坡路,最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彻底瓦解。

希腊独立战争的这段历史就讲完了,我想你可能也已经浮想联翩了,今天的乌克兰战争会跟当年希腊独立战争一样吗?我聊聊我的想法。当年欧洲列强最后决定干预,也是朝野压力积攒到一定程度所致,今天的欧美、今天的北约,还没有这样的共识,虽然有这样的声音,要求武力干预的声音,但声音很小,现在还是不干预的声音是主流,而且美国去年阿富汗撤军灰头土脸,不少评论员认为美国干预国际事务的时代已经终结,是不是真终结还有待时间的观察。虽然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干预国际事务的支持者认为这是难得的机会,但拜登目前的态度还是拒绝无力干预,不设置禁飞区,不设置进攻武器,只是不断加强经济和金融制裁,这是两百年前希腊独立战争期间没有过的手段。

当然现在乌克兰战争不到两个月,但随着俄军屠杀平民证据曝光,西方世界的民心也在变化,也出现了明星谴责俄罗斯、谴责普京的声音。现在俄军往东部收缩,这是要长期抗战的架势,今天互联网时代,战争的残酷会用最短的时间推送到全世界人的面前,难保民心向背会怎么变化,民主社会政权更容易被民心左右,当朝野民意积攒到一定的程度,难保西方国家不会武力干预,一旦干预,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乌克兰设置禁飞区,北约联合部队在乌克兰设置禁飞区,跟两百年前欧洲联合舰队设置禁航区一样。不过跟两百年的奥托曼帝国不一样的地方是,俄罗斯是核武大国,尽管北约常规军事实力远远超过俄罗斯,但要是把莫斯科逼到墙角,不能保证俄罗斯不会动用核武器,这将是前所未有的战争升级,没有前车之鉴可以参考。

如果乌克兰经过这场战争之后,主权不变,独立不变,它十有八九会成为一个凝聚力更大的国家,从一个腐败遍地、山头林立、各自为政的国家,变成一个更具备现代国家因素的国家,国民意识、国家意识浓厚。战争是残酷的,但战争也是能团结人的,经过了战争的洗礼,经过了背井离乡、妻离子散的生死经历,乌克兰地区成为了真正的乌克兰国家。两百年前希腊独立战争之前,希腊那块土地上生活的人,讲着各种语言,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但是经过了独立战争的洗礼,社会秩序被打乱重整,大家都认同自己是希腊人,认同这个新的身份,接受了新的政治制度。今天乌克兰战争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俄军炮火把乌克兰的城市夷为平地,居民流离失所,但从新站起来的,是一个更为团结凝聚的新乌克兰。从这个意义上讲,普京功不可没。你说呢,欢迎发表你的看法。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东方纵横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