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剛剛去世的她曾作出對普京的神準預言(圖)

2022-03-25 11:11 作者:凌遠山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首位女性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

首位女性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 (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by Knight Foundation via wikemedia)

【看中国2022年3月25日讯】(看中國記者凌遠山綜合編譯整理) 一個二戰期間捷克難民的孩子,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國務卿和駐聯合國大使、在冷戰後西方外交政策發揮了關鍵性作用的馬德琳-奧爾布萊特(Madeleine K.Albright)女士,於星期三在華盛頓去世,享年84歲。

喬-拜登總統在週三發表的一份長篇聲明中,向奧爾布萊特表達了他的敬意,稱她是一支「良善的力量」,「當我想到瑪德琳時,我將永遠記住她的熱情信念,即「美國是不可或缺的國家」,並說在20世紀90年代他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工作時與她共事是他參議院生涯中的亮點之一。拜登甚至還命令白宮和所有聯邦大樓的旗幟下半旗以示對奧爾布賴特的尊敬,直至3月27日。

 

作為美國有史以來的首任女國務卿,她在以男性為主導的國際政治舞台上,格外引人注目。在她的整個職業生涯中,酷愛穿紅裙的奧爾布萊特以佩戴胸針來傳達她的外交政策信息,以及坦率堅決的個人形象和性格特點而聞名。

2012年,歐巴馬總統授予她總統自由勛章,這是美國公民能夠獲得的最高國家榮譽。

後冷戰時代美國全球利益的強硬倡導者

奧爾布賴特是比爾-克林頓總統政府的核心人物,她先是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然後在克林頓第二任期內成為美國的最高外交官。她倡導擴大北約,推動該組織在巴爾幹地區進行干預以阻止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她還尋求減少核武器的擴散,並在全球範圍內倡導人權和民主。

在冷戰結束和2001年9月11日襲擊事件引發的反恐戰爭之間的十年裡,奧爾布賴特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代言人,成為美國全球利益的強硬倡導者,以重建「新世界秩序」。

她稱美國是"不可或缺的國家",在使用外交手段的同時使用武力來捍衛人權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價值觀。

CNN在相關報導中説,其外交生涯中的最大亮點是她為結束巴爾幹地區的暴力,一手推動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於1999年武力干預科索沃,以防止前塞爾維亞領導人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對穆斯林族裔的種族滅絕方面發揮的關鍵性作用。

反對極權主義的終身鬥士

奧爾布賴特於1937年出生於布拉格,是一位捷克斯洛伐克猶太裔外交官的女兒,在納粹入侵10天後與家人逃離了當時的捷克斯洛伐克。她在共產主義時期的南斯拉夫長大,然後又逃到自由世界的美國。《紐約時報》稱,這些經歷使她成為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終生反對者。

奧爾布賴特1959年畢業於著名的威爾斯利女子學院,從1959年起與約瑟夫-奧爾布賴特結婚,直到1983年他們離婚,共育有三個女兒。她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並於1976年完成學業(她的畢業論文的主題就是發生在她的祖國的「布拉格之春」事件),然後她加入了民主黨,並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政府服務和外交工作。

由於其出色的表現,1997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奧爾布萊特為美國第64任國務卿。

著名的胸針外交

作爲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萊特被美國媒體稱為「與克林頓總統珠聯璧合,創造了一個時代」。作為叱吒世界政壇的外交官,奧爾布賴特有使用胸針表達自己情緒和談判意圖的習慣,這一獨特習慣被媒體稱為「胸針外交」。

在奧爾布賴特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因波斯灣戰爭開始接觸伊拉克政府以後,就因為其強硬的作風,被伊拉克人形容「像一條蛇一樣」。一個月後,當她和伊拉克外長阿齊茲會面時,就是戴著一個蛇形的胸針。從此,她的「胸針哲學」開始引起注意。

當與前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會面時,奧爾布萊特佩戴的是一個象徵美國權勢的老鷹別針;每次出使中東地區,通常會戴著象徵和平的金色鴿子,或是不達目的絕不終止的山羊造形胸針。

奧爾布萊特在退職後所著的《解讀我的胸針》一書中提到這樣一個細節:普京曾告訴克林頓,他經常會試圖解讀奧爾布萊特胸針的含義。而有一次,在與時任俄羅斯外長伊萬諾夫會談時,奧爾布賴特戴了一枚箭形的胸針。「這就是貴國的攔截導彈嗎?」伊萬諾夫指著胸針問奧爾布萊特。

對普京的預言:他將犯下歷史性錯誤

就在奧爾佈萊特去世前不久,對極權主義深惡痛絕的她曾於今年2月份在《紐約時報》撰文批評俄羅斯總統普京,並將普京對烏克蘭的發起的入侵行爲描述爲「歷史性的錯誤」,並對普京的結局做出了令人驚嘆的預言。

與當時流行的俄國將在短時間內依靠軍事優勢形成碾壓之勢的看法相反,她指出,這一次「不會是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重演;這一次將讓人想到的是蘇聯在1980年代攻打阿富汗時的屢戰屢敗」。

奧爾布萊特在文中提及,當她在2000年第一次見到普京時,對他的第一印象是:「普亭是個面色蒼白的小個子,冷得像爬行動物。」她回憶到,普京當時對她說,他理解為何柏林牆必須倒塌,但他完全沒想到的是,整個共產主義蘇聯會崩潰,「普京對俄國發生的事感到恥辱,並決心恢復它的偉大。」

奧爾佈萊特表示,在他執政俄羅斯的這20多年裡,普京摒棄了民主的發展道路,轉而為自己積累政治經濟權力,拉攏或粉碎潛在競爭者,推動重建俄羅斯的霸權主導地位。

奧爾布萊特還對烏克蘭局勢的走向做出了預判,「入侵烏克蘭不但不會為俄羅斯鋪平道路,反而會確保普亭聲名狼藉,讓他的國家在面對更強大、更團結的西方聯盟時,在外交上被孤立、經濟上癱瘓、戰略上變得脆弱。」

奧爾布萊特的這些遠見卓識,如今都正在或已經一步步變爲現實。

她指出,普亭稱烏克蘭「完全是由俄羅斯創造」而且是從俄羅斯帝國手中奪走的言論,荒誕不經且歪曲歷史,完全符合他扭曲的世界觀。這也正是他入侵烏克蘭的藉口。」

奧爾布萊特還預言,普亭的行動觸發的大規模制裁,不僅會破壞他的國家經濟,還會破壞他腐敗的密友圈,他們可能會反過來挑戰他的領導地位。「一場注定血腥和災難性的戰爭,將耗盡俄羅斯資源並奪走俄羅斯人的生命,同時讓歐洲意識到迫切需要減少對俄羅斯能源的危險依賴。」

歐布萊特還在文中再一次表達了她對自由和主權的堅定信念:「烏克蘭有權享有主權,無論其鄰國是誰。現代大國都接受此觀念,普京也不應例外」。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