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宴客是一門大學問 揭秘古人排座位藏玄機(組圖)

2022-03-12 09:00 作者:清淺 整理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在中國古老的傳統觀念中,「北屋為尊,兩廂次之,倒座為賓」
在中國古老的傳統觀念中,「北屋為尊,兩廂次之,倒座為賓」。(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古代人們非常講究禮儀,就連坐哪個方位上的座位由誰坐也是一門學問,史上最有名的座位故事,非「鴻門宴」莫屬。宴請賓客主人,甚至還會特地找人安排座位,次序若是安排的好,參加的賓客自然也會開心,也顯示宴會辦得成功。正因為古人非常在意位置,所以參加宴席等場合時,絕不能恣意亂坐,以免失禮丟了面子。

古人講究方位及座位排序

古人對於方位十分講究,在中國古老的傳統觀念中,「北屋為尊,兩廂次之,倒座為賓」,而古代的建築均涉及五行,由於東方為木,西方為金,南方為火,北方為水,在水生木的道理下,廁所一般多建蓋在北面偏東的位置上,廚房亦具同樣道理,由於木生火,故廚房多半建蓋在南面偏東的位置上。

方位的傳統道理還能從富有人家居住的大院子即可知曉。例如家中主事者居住的方位在北邊,這是因為坐北朝南,通陽。因此陰暗潮濕的南邊則供下人居住。

至於讓家中少爺居住在東邊,主要是因日出東方,對他寄予厚望之意。女性晚輩則是居住在西邊房,亦如元稹創作的《鶯鶯傳》中所提及的西廂房。崔鶯鶯給予張生的回詩中即曰:「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拂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但西廂運用甚廣,可不單單只有西邊廂房之意,就像「待月西廂」被延伸為情人私下約會之意。當然,這又是另外一談了,並非此文之重點。

鴻門宴揭顯座位次序之講究

那麼,座位的安排是否與居住位置一樣,有著嚴格的限制呢?

現存洛陽古墓博物館的鴻門宴圖。上排由左而右:劉邦,項羽,廚師一,廚師二。 下排:項莊,范增,張良,項伯。
現存洛陽古墓博物館的鴻門宴圖。上排由左而右:劉邦,項羽,廚師一,廚師二。 下排:項莊,范增,張良,項伯。 (圖片來源:西漢畫家-洛陽古墓博物館/維基百科)  

根據《梨視頻》報導,古人對於座位非常講究,不管是主人或賓客,應該要坐哪一個位置上,其實都有著嚴格的規定,最知名的就是《史記》記載的「鴻門宴」:

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

此文著實將座位次序寫得非常清楚。

根據「鴻門宴」的這一段文章,我們可知項羽、項伯坐的位置是坐西向東,顯示了地位最為尊貴;身為項羽謀士的亞父、范增,地位排列第二,因此是坐北朝南;前來謝罪的沛公劉邦,則坐在第三位,位置為坐南向北;至於為劉邦獻計、地位最低的張良,則是坐東朝西。不過,由於該座位通常是陪坐,因此稱為「侍」。既然地位最低已是陪坐,那麼地位更低的人當然就更不會有座位可坐了。

由座位的安排體現項羽對於劉邦是十分輕視的,蔑視的態度讓所有人一目了然。劉邦再如何不悅,也得因項羽的強勢而委曲求全,按位就座,而服從舉動也讓劉邦躲過了一劫。

其實,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就曾考證過座位安排一事,並表示,「古人之坐,以東為尊」,就室內狀況而言,最尊貴的人理應坐在東方之位,但如果是身處在朝堂上,情況就不同了。就朝堂位置來說,一般是以南方為尊位,因此主要賓客都是被安排為朝南坐。

《耆夜》展示職位與座位安排之關係

正因為座位的安排是如此的重要,因此被古人視為一種專業技能,而古籍中亦曾清楚寫明座位的安排,例如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清華楚簡)中,就有一篇《耆夜》清楚講述了在周武王八年,因為打了一場大勝仗,眾人聚在一起喝酒慶祝的座位情況:

武王八年,征伐耆,大戡之,還,乃飲至於文太室。畢公高為客,召公保奭為介,周公叔旦為主,辛公𧧶甲為位,作策逸為東堂之客,呂尚父命為司正,監飲酒。

當時在座共有七人,除了武王之外,畢公高為「客」,指的正是主要客人;召公保奭為「夾」,為主賓的陪客;周公叔旦為「主」,就是負責主持儀式;辛公甲為「位」,主要是負責安排座位的;作策逸為「東堂之客」,意指陪客;呂尚父命為「司正」,監飲酒。從《耆夜》一文來看,我們就能清楚瞭解每一個人的職位與座位安排。

不過,在西周社會制度瓦解之後,東周時期就再難維持舊日禮節了。因此針對酒席座位應該要安排,就全靠當下的臨場反應,例如《左傳》中就記載了在魯昭公元年,晉國的權臣正卿、宗主趙武、魯國人與曹國人要來到鄭國之前,就令鄭國感到十分頭疼,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安排座位順序。後來鄭國人決定運用類似國君之禮來招待宗主趙武。此事令趙武真的是樂開懷了,讓他在酒席結束後直呼,這真的是最快樂的事了。由此可見,座位次序是否經過精心安排,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畢竟此事牽涉了權力關係。

顏真卿撰帖批座位失序缺體統

由於在隋唐之前,古人均是席地而坐,因此當桌子出現之後,連帶某程度上影響了座位次序。

唐朝大書法家顏真卿在著名行草書法的代表作品之一的《爭座位帖》(又名《論座帖》《爭座位稿》《與郭僕射書》)中,就寫道:

……從古至今,自我高祖太宗已來,未有行此而不理,廢此而不亂者也。前者菩提寺行香,僕射指麾宰相與兩省三省已下常參官併為一行坐,魚開府及僕射率諸軍將為一行坐,若一時從權,亦猶未可。何況積習更行之乎?一昨以郭令公父子之軍,破犬羊凶逆之眾,眾情欣喜,恨不頂而戴之。

……

將軍有將軍位,縱是開府特進,並是勳官,用蔭即有高卑,會燕合依倫敍,豈可裂冠毀冕,反易彜倫,貴者為卑所凌,尊者為賤所逼,一至於此,振古未聞。如魚軍容階雖開府,官即監門將軍,朝廷列位,自有次敍,但以功績既高,恩澤莫二,出入王命,眾人不敢為此,不可令居本位,須別示有尊崇,只可於宰相師保座南,橫安一位,如御史臺眾尊知難事御史,別置一榻,使百寮共得瞻仰,不亦可乎?……

顏真卿的這一篇全文總計一千一百九十三字的《爭座位帖》,主要是寫給左羽林軍將軍郭知運第五子郭英乂的書信草稿。顏主要的意思是:他反對把宦官魚朝恩的座位安排在尚書之前,他認為此舉是非常不成體統的。

事情的起因則是唐朝名將郭子儀在凱旋還朝時,代宗命令文武百官在長安城為郭子儀舉行歡迎儀式,但負責安排百官排列次序的郭英乂卻為了要取悅當紅的大宦官魚朝恩,無視朝廷規制,特意把魚朝恩的座位安排在品階更高的幾位尚書之前。向來正色立朝的顏真卿見到這樣露骨的獻媚舉動,當然義憤填膺地致書郭英乂,對他可惡的作為進行了一番嚴詞斥責。

正因為《爭座位帖》展示了顏真卿的本意不在筆墨,而眾人又見他寫得滿紙鬱勃之氣橫溢,故認定此帖是書法史上的名作,除了成為行草最佳範本之一,後世亦將此帖與《蘭亭序》合稱為「雙壁」。宋代米芾亦在《書史》中大讚:「此帖在顏最為傑思,想其忠義憤發,頓挫郁屈,意不在字,天真罄露在於此書。」

林黛玉初進榮國府時,曾因座位次序而多費心思。圖為《紅樓夢》眾角色的影視形象。
林黛玉初進榮國府時,曾因座位次序而多費心思。圖為《紅樓夢》眾角色的影視形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紅樓夢》也一再展示了座位次序之重要性。圖為《紅樓夢》眾角色的影視形象。
《紅樓夢》也一再展示了座位次序之重要性。圖為《紅樓夢》眾角色的影視形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中國名著顯露古人為座位安排費心思

《紅樓夢》也一再展示了座位次序之重要性。例如曹雪芹多次描寫林黛玉初進榮國府時的小心翼翼,讓大家瞧見一名小女子因為要坐在哪一個位置上而絞盡腦汁,唯恐坐錯位子而失禮於人:

老嬤嬤讓黛玉上炕坐。炕沿上卻也有兩個錦褥對設。黛玉度其位次,便不上炕,只就東邊椅上坐了……

茶未吃了,只見一個穿紅綾襖青緞掐牙背心的丫鬟走來笑道:「太太說,請林姑娘到那邊坐罷。」老嬤嬤聽了,於是又引黛玉出來,到了東南三間小正房內。正面炕上橫設一張炕桌,上面堆著書籍茶具,靠東壁面西設著半舊的青緞靠背引枕。王夫人卻坐在西邊下首,--亦是半舊青緞靠背坐褥--見黛玉來了,便往東讓。黛玉心中料定這是賈政之位,因見挨炕一溜三張椅子上也搭著半舊的彈墨椅袱,黛玉便向椅上坐了。王夫人再三讓他上炕,他方挨王夫人坐下……

賈母正面榻上獨坐,兩旁四張空椅。熙鳳忙拉黛玉在左邊第一張椅子上坐下,黛玉十分推讓。賈母笑道:「你舅母和嫂子們是不在這裡吃飯的,你是客,原該這麼坐。」黛玉方告了坐,就坐了。賈母命王夫人也坐了。迎春姊妹三個告了坐方上來,迎春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

……

古典名著《水滸傳》也寫過座位安排的橋段,眾所周知此書描寫了一百零八條好漢,那麼坐位安排是否成問題呢?當然,畢竟人數真的太多了。不過,幸好作者施耐庵讓宋江遇見了九天玄女,並因此獲得三卷本的天書,恰好書中寫著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星的座次,宋江遂依據此坐次來為好漢們安排座位。由此可見,無論有無桌椅,古人對於座位次序的安排是真的非常在意的。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