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他們都害怕這事兒上熱搜(圖)

2022-02-25 08:1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字節跳動辦公樓
字節跳動年輕員工猝死(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2月25日訊】字節跳動也有員工猝死了,28歲的男工程師,還是在公司健身房倒下的,突發心梗,搶救無效。

這裡也得提醒那些身處高強度工作環境的朋友,如果本來就加班頻繁壓力巨大,即使存有鍛練體魄的想法,也要明確一個基本原則:充分的休息,永遠排在劇烈的運動前面。

看了死者妻子哭訴的聊天記錄,剛懷上孕,天降噩耗,繼而發現財務崩盤,自己連下個月的房貸都還不上,在業主群裡茫然求助,有沒有退房退款的渠道,留一些錢回老家縣城,和老母親一起把遺腹子拉扯長大。

算是很心酸但同時也很理性的決斷,如果不是意外,她老公可以在字節跳動把高薪的工程師幹下去,房產按揭也能順利負擔,接著孩子直接在大城市出生,擁有一個開闊而樂觀的起點,整個家庭的未來都是可以預見的,這也是過去數十年來階層流動的標準路徑。

當然要說風險,無非是中年裁員這類,但這都還算不上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吃青春飯把以後的錢也都給掙了,算下來也是朝三暮四或者朝四暮三的分別,屬於可以清晰計算的。

最怕的就是橫遭變故,作為頂樑柱的生產力一夜沒了,於是所有扛過辛苦守候幸福的憧憬淪為剎那雲煙,夢醒時分的唯一出路,就是重回縣城,立足大城市的努力全都付諸東流,沉沒成本有如鐵牛入海。

脈脈上有人說位元組派了5個HR「陪著」死者妻子,加上位元組辦公用的都是位元組的飛書App,死者妻子基本上很難拿到老公的加班數據——據她所稱是平日里加班挺多的——以後的舉證環節會很艱難。

之前破站那位審核員逝世的時候也有公司刪改工作日誌的爭議,用以隱瞞員工的加班強度及其誘發猝死的推斷,當公司單方面的擁有處置辦公數據的底層許可權時,猜疑的引線就必然被點燃了。

據我所知,這些大公司普遍的所謂危機公關普遍都是「維穩主義」——學得都還很是有模有樣——遇到事情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怎麼控制事件發酵,不要讓它引發新一輪的輿情。

比如鵝廠某個項目最近裁員,裁就裁吧,走正常流程就行啊,但是因為怕搞出新聞,所以想出來的辦法是把時間拖長,挨個勸退,這樣被裁員工就不會產生集體性的交流了,你說這樣能給公司省很多效益嗎,未必見得,而且所有人都累,HR也累,員工也累,然而為了達到「潤物細無聲」的效果,硬是要這麼不痛快的鈍刀割肉。

位元組大概也挺害怕這事兒上熱搜的,但是正是這種害怕,或者說在員工罹難這種不幸到摧毀了一個家庭的悲劇出現之後,如果公司的第一反應是我不能讓這事情鬧大了,那麼它的所有行為都會產生變形,沒有安撫和共情,有的只是新鮮劃出的隔離區,讓家屬在裡面放聲痛哭,只要聲音傳不到外面就好。

而這種新聞的每一次出現,都會讓網際網路大廠的角色更加惡化,它更像是一個弗蘭肯斯坦式的工業怪物,言必稱創造價值,卻也只關心能夠創造價值的生產資料,一旦生產資料「報廢」了,大廠就不再會對那具不會動彈的軀殼投入任何興趣,反而抵抗由此帶來的對於商譽、估值、利潤的威脅。

可是問題在於,如果大廠真的在乎商譽、估值、利潤,它就更應該在員工遭遇橫禍時多表現出一些人情味,這種投入從成本上來看幾乎不值一提,卻具有性價比極高的「收買」回報,是你去捂蓋子賺來的那點兒蠅頭小利完全比不上的。

可惜的是,年輕的打工人猝死消息隔三差五,真正處理得足夠體面的公司幾乎沒有,大家都在比爛,都在爭先恐後的自證所謂資本家吃人不吐骨頭的妖魔形象,怎麼說呢,非壞即蠢。

更新一下:位元組的朋友表示死者的飛書賬號已經移交給了家屬保管,數據也都是完好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闌夕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