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徐州八孩案官方越描越黑(圖)

2022-02-10 06:24 作者:安德烈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江蘇八孩母親被鐵鏈拴著
江蘇女子連生8孩被拴鐵鏈囚禁(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2年2月10日訊】徐州女子「楊某俠」被人用鐵鏈拴在破屋牆上,前後生了八個孩子一案不斷發酵。最初斷定「不存在拐賣行為」的徐州當局,在輿論質疑下推出最新「調查版本」,但被指疑點重重。此案也引起中國民間對至今不絕的拐賣婦女兒童現象的聲討,更有作家質問:不是有一首頌歌叫‘我把黨來比母親’嗎,「已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竟看見一個被鐵鏈拴在破屋牆上的八個孩子的母親!」

疑點重重

1月28日,抖音帳號「徐州一修哥」發布視頻,揭露一名牙齒都被拔光了的女子被人用鐵鏈拴在破屋內囚禁,前後生養了八個孩子。該帳號不久遭禁,但視頻傳遍了中國和海外,殘忍的畫面觸發民間對中國各級政府嚴重不作為、致使人口販賣、拐騙兒童之風不僅沒有杜絕,反而猖獗的質疑。

事發地徐州豐縣縣委宣傳部當日發表緊急聲明「闢謠」,稱8孩母親名叫「楊某俠」,1998年8月與豐縣還口鎮董志民結婚,不存在拐騙行為。官方在聲明中似乎有意掩蓋了楊姓女子來自何處,給人的感覺是當地人。既然不存在拐騙行為,為何董姓男子鐵鏈拴婦人?官方聲明稱楊姓女子患精神病,會攻擊老人、小孩,其丈夫採用鐵鏈拴住她。

但此說更無法平息女子被拐賣的嫌疑,楊某俠為何精神失常?為何牙齒脫光?楊某俠到底遭遇了那些恐怖虐待?如果楊某俠是精神病患者,屬於無結婚行為能力者,按中國‘民法典’不能結婚,為何官方給辦了結婚證,是否有掩蓋拐騙嫌疑?

更有輿論質疑,楊某俠到底什麼時間患上精神病?之所以患了精神病,落到目前的慘狀,是否是因為董姓男子、不排除其他男子,害怕其逃跑,長期囚禁虐待強姦的結果?女子的身心狀態和拴著她的鐵鏈強有力地暗示著某種信息。

豐縣政府1月30日發表第二份聲明繼續否認楊姓女子有拐賣嫌疑,稱楊女1998年在還口鎮流浪期間被董家人收留,真實身份和本名不明,原籍待查,當初履行結婚手續並未認真核實身份等等。

民間輿論緊追不放,當局2月7日深夜發布第三份「初步調查」,稱楊某俠牙齒全部脫落是由於嚴重牙周病導致牙齒脫落,並稱,經DNA鑑定,8個孩子確係楊姓女子和董男所生。

官方還稱楊姓女子原名「小花梅」,曾有過一段婚姻,後來因為生病被親屬從雲南昆明帶到江蘇省東海縣治病,家人還期許可以找個「好人家」嫁了,但楊女到了東海縣後走失,陪同親屬當時並未報警也為通知其家人。

這份聲明最突出的一點是官方終於改口,表示對於董男是否涉嫌犯罪展開調查,情況適時公布。

有網友認為徐州當局三份通告前後矛盾:第一份通告,女子是本地人,正常結婚;第二份通告,女子是流浪來的,被董男撿到了,不存在拐賣;第三份通告說女的叫小花梅,雲南亞谷村來的,父母雙亡….

還有不少人對徐州當局最新報告提出的疑問大致概括為:楊姓女子被桑姓人士當初帶去蘇州看病,走失後沒有報警的行為極為可疑,是否涉及人口販賣?;董志民在北京實施嚴厲的一胎化政策期間還超生,生下八個孩子,官方為何隱忍?8個孩子中唯一女孩取名「銀鳳」,是否她前面有一個「金鳳」?

網友淘淘的山茶花質疑:八個孩子中,大兒子與二兒子相差10歲,「第二個孩子開始,幾乎是一、兩年就生一個,但大兒子和二兒子之間差著十歲。」他認為連生7個男孩的概率是很低的,「這空白的十年,有沒有女孩出生?如果有,去哪兒了?」

徐州官方的「調查「無法平息網路的聲討,與此同時,居然有不少網紅前往董姓男子家中蹭流量「送暖」,而把楊某俠鐵鏈拴在牆上的董志民,居然還在以網紅奶爸的身份在網路行走,甚至直播帶貨,十分荒誕,也引起很大的憤怒。

販賣人口為什麼這麼猖獗?

此案引發輿論對中國一直沒有杜絕的人口販賣現象、婦女兒童失蹤現象的廣泛揭露。

‘南方週刊’前副總編、1999年曾赴廣東信宜山區採訪拐賣婦女現象的長平在德國之聲‘中國政府在人口拐賣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一文中寫道,「在任何一個人口買賣的重災區,誰家買了媳婦人所共知,但是當地官方從來不會主動確認‘存在拐賣行為’」。

他寫道:「中國政府的一道命令或者一場運動,可以讓自古就有的性工作者一夜消失…..為什麼官方放任拐賣婦女兒童呢?答案是:「受到懲罰的不是人口販子,而是揭露人口販賣的人。」

中國法學教授羅翔的一段授課視頻最近瘋傳。羅教授指出:根據中國法律,非法購買一隻鸚鵡,最高判刑五年;非法購買一個或者一打女人,最高判刑三年,相當於非法購買20只癩蛤蟆的最高刑期。因此,中國女人的價值不如鸚鵡,僅僅與癩蛤蟆相當。

鐵鏈女一案爆發後,官媒幾乎集體失聲,但光明日報記者武勤英多年前寫的‘對11名女研究生被拐騙案的沈重思考’也被翻出來四傳。

1992年,上海同濟大學女研究生去鄭州搞一項社會調查,在火車上認識了一名16歲農村女孩,印象不錯,女孩說幫家裡做生意,要去看一批貨,問女研究生願意陪她一塊去不,女研究生因為同情女孩就陪去了。結果在鄉下小餐館就餐時,女孩借上廁所把女研究生以2480元的價格賣給了餐館老闆,後老闆又把她賣給了一位弓腰駝背的中年農民,在一貧如洗的破房子裡,「她遭到了一群不明真相人的粗暴干涉,幾個身強力壯的漢子揪住她的頭髮,扒掉她的鞋子,把她強行摁到床上……。」71天後被解救出來時,人已被折騰得不成人形。

武勤英調查過程中看到的山東鄆城縣公安局內部材料記載更是怵目驚心:「在我縣被拐賣的婦女中,有9名因抗拒成婚,不堪受辱而自殺。在大人鄉徐莊村、王井鄉王皮村,兩名少女都是在賣身的5天之內自殺的。至今尚未查明死者的身份和地址。一位懷孕7個月的外地婦女來菏澤看牡丹花會,被犯罪份子騙賣。因不同意與買主同居,而被買主兄弟數人扒光衣服按在床上,當眾讓買主強姦。郭屯鎮傅宦屯村傅東良,男30歲,以800元錢買一11歲的幼女(四川人)同宿姦淫半年之久。」

鐵鏈女讓許多人聯想到李揚導演的電影‘盲山’,李揚2007年根據真實事件改編了電影‘盲山’,講述一名女大學生被拐賣到山區,但全村都是拐賣幫凶,多次逃跑都被追回,李揚最後為影片能得到上映設計了兩個結局,仍被指揭露家醜難以公映。

李揚2015年接受採訪時曾表示,‘盲山’事實上已經縮小了現實:「因為比這個慘烈的故事多得多。有的被拐賣的婦女常年不給衣服穿,鎖在一個窯洞裡,就當一個性慾機器。有的激烈的反抗,買家又把她再次賣給別人。因為降不住,幾次被轉賣,還有的一家幾個兄弟共用一個女人的「。

武勤英調查調查報告發表多年,‘盲山’問世多年,這種現象有多大的改變?徐州發生的鐵鏈拴著的女人的故事更加殘忍,有過之而無不及。楊某俠還是一位生了八個孩子的母親啊!小說家嚴歌吟在‘母親啊母親’寫道:「我把黨來比母親,閉著眼睛頌揚了半個多世紀,一睜眼,已是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竟看見一個被鐵鏈拴在破屋牆上的母親!我突然意識到,別扯了,別把‘母親’這條門檻設那麼高,把她當這當那,就把母親當母親吧!」

這件醜聞正好在北京冬奧期間爆發,中國科幻作家、新華社對外部主任韓松6日在微博發文說,「這幾天我更關注的不是水門橋(長津湖第二集),也不是冰墩墩(北京奧運吉祥物),是拐賣婦女的,是網上講江蘇豐縣八個孩子媽媽被虐待精神失常疑遭拐賣的事情。」

中國人不是在爆發了徐州八孩案才知道世上存在這樣可怕的事情。網上有人評論:「其實國人是知道人口拐賣的,看看他們無論大中小城市,看到幼兒園學校門口接送孩子的人流,就知道家長有多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只是他們不想討論也不敢討論,不想看到不願意看到那些殘酷的現實。十分鐘看不到孩子,大人的心就會崩潰,每個人都不會信任大街上的每一個人……「

有人質疑:拐賣婦女和兒童現象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制度自信的當權者們為什麼能自信到容忍中國深處的黑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法廣RFI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