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過小年說傳統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圖)

2022-01-25 10: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們中國有個傳統,每到臘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稱過小年。
我們中國有個傳統,每到臘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稱過小年。(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我們中國有個傳統,每到臘月二十三,要祭灶。俗稱過小年。這一天,家家戶戶都要給自家的守護神:灶王爺上供,因為灶王爺在這一天要上天到玉皇大帝那裡去匯報一家人一年來的言行,善惡。上天以此來決定這一家人的休咎、來年的運氣。今天給大家講的就是一家人在過小年這一天,奇遇灶王爺的故事:俞良臣年夜遇灶神

話說明朝嘉靖年間,在江西省,有一個人姓俞名都,字良臣。他從小很聰明,讀書也很努力,十八歲便考上了秀才。家裡鄉鄰都覺得,這個孩子一定會有大出息。將來光宗耀祖顯耀門庭是沒有問題的。可誰知,經過七次考試,他都榜上無名。這期間,俞都娶妻生子,平日裡以教書為生。夫婦兩個共生了五個兒子,四個女兒。個個聰明伶俐。

可是四個兒子、三個女兒都沒有長大就突然身亡。兒子只剩下唯一的一個老三,這個兒子,天資聰穎,清秀可人,奇特的是他的左腳心處生有兩粒硃砂痣,俞都夫婦非常疼愛他,如今更是心肝一樣,視如掌上明珠。可哪裡知道,就是這個老三,八歲那年有一天如往常一樣,出去在鄉里玩耍,直到了晚上還不見回來。急得俞都夫婦四處尋找,左鄰右舍也都幫著找,終是不知所蹤,一個大活人,竟然就沒有了。這時俞都的九個兒女,眼前就只剩下一個女兒了!俞公的妻子,因為想念兒女、每日裡以淚洗面,不久兩隻眼睛都瞎了。

俞都心裡好難過、好不平啊。他常想:我自問沒有做過什麼大惡事,為何上天對我懲罰如此慘重,殃及兒女?!

那個時候的人,都信神。俞都和十幾位同學,成立了一個「文昌社」,敬奉文昌帝君。實行敬字惜紙、放生、戒淫、戒殺、戒口過等善行。希望通過這些善行,求得老天的佑護。這樣過了幾年,俞都的境遇,也還是沒有好轉,反而愈來愈差,終年潦倒,家境也日益貧困,甚至連平日生計,都不能自給自足了。俞都的心裡頭啊,充滿了對上天的埋怨,自覺不公。

時間不管人的喜樂,照樣前行。不知不覺,俞都已經四十七歲了。這一年臘月二十三,過小年了。近年來,每年在臘月二十三那天,他都要寫一篇黃疏文,在灶君面前禱告,請灶君將他的苦況、他的疑問,轉奏給玉皇大帝。已經這樣做了好幾年了。但始終沒有得到上天的感應,俞都的際遇依然很差,生活仍舊潦倒,丟失的兒子,還是渺無音訊。那功名就更甭提了,雖然還是寒窗苦讀,還是逢考必去,但總是名落孫山,榜上無名。

轉眼又是大年除夕,除舊歲,迎新春,祭祖敬神迎接灶王爺回宮。家家貼對聯,掛桃符,擺宴席,祖孫幾代團團圍坐,共享天倫之樂,感恩神佛保佑,熱鬧非常。

俞都家裡卻是一派冷清,舉室蕭然。女兒早睡了。夫妻倆坐在那裡,無情無緒,淒涼相對。

俞都看著雙目失明的妻子,心裡說不出的酸楚,不由流下淚來,長嘆道:天啊,老天,想我俞某,平生並無大惡,為何遭如此噩運?!都說老天有眼,天道無私,可是……正想到這裡,忽聽有人敲門。俞都想:我家境貧寒,門庭冷落,很久沒有人來了,這大年除夕之夜,會是誰呢?

開門只見門前一人,鬚髮半白,頭戴角巾,身穿皂衣,彬彬有禮,很有學識的樣子。對他拱手作揖,說:「年夜孤客,遠途歸來。從此路過,不知先生能否容納,借一席之地,暫過此除夕之夜?」

俞都也不知為什麼,就很自然的把他讓進了屋子裡。請他坐下,說:「寒舍無以待客,只得清茶一盞。請不要客氣。」

兩人攀談起來,客人說:「我姓張,在此經過,聽到有愁嘆之聲,所以特意前來慰問。」

俞都也不知為什麼,心裡就是覺得這位張公很特別,不是個一般人。於是對他很是恭敬,回答張公說:「先生有所不知。我自己生平讀書發奮,並行善積德,可是至今功名不遂,這還不說,妻兒子女都不得保全,到如今甚至衣食不繼,生活窮困潦倒,竟連一般平民的日子都不如……」俞都越說越忿,滿腹牢騷,把自己這幾年來,每年都在灶君前,焚燒黃疏文給上天的事情,也都一一道出。還把疏文內容,說給張公聽。

張公一直聽著,直到他說完,點點頭,看著俞都,說:「其實你家裡的事,我知道得很清楚,可說是件件都瞭如指掌。可是,你知道嗎?天心不可欺。上天看重的是人心。不是表面。你做善事,只圖那個虛名;你的內心意念,多有不正。同時你意惡太重。你自己難道不覺得嗎?」

俞都聽了張公的話,很驚訝。說:「我聽說冥冥之中,上天是纖善必錄,明察秋毫的。我曾發誓,廣行善事,恪奉文昌社定下之規條,敬惜字紙,放生,戒淫,戒殺,戒口過已很久了,又怎麼算是盡屬虛名呢?」

這時張公看著他,說:「唉,你真的如此不悟麼?」

略一停頓,接著說:「就拿敬惜字紙這一善行來說:平日你只是自己在路上,見到字紙便拾回家焚燒;而你的學生和親朋好友中,多數人,還是用舊書及有字的紙,來抹窗戶,擦櫃臺,或包裹東西,你每天都見到他們這樣做,可你又是怎麼對待的呢?」

張公看著俞都的眼睛,說:「你去勸告他們,告訴他們為什麼要敬惜字紙了嗎?如果你真的從心裡敬惜字紙,看到別人不敬惜,你會發自內心的痛惜,就會馬上去制止別人,講給別人,自己為善,也讓別人行善不造業,這才是真心的啊。但是你除了你自己做,對別人的所為熟視無睹,毫不介意。那麼,你這種敬惜字紙的行為,是發自真心嗎?」

張公又說:「再說放生和戒殺。文昌社中每月放生,你跟著去,可你心裡是怎樣的呢?你只是隨大流,為了放生而放生。說白了,是做給神看的。捫心自問:你心底有沒有真正的慈悲、憐惜那些生命?你家中廚房裡,只要有機會,依然烹蝦煮蟹,殺雞宰鴨,難道那些不是生命嗎?平時不戒殺生,放生,那就只是表面的虛文啊。」

張公頓了一頓,看著俞都,接著說:「再說修口,你口齒伶俐,平日妙語連珠。說話時,好逞自己一時好惡,泄自己一時之忿,圖自己口舌之快,全不管是否正當。是否有傷厚道。尤其是你作為塾師,為人之師,應為人師表,處處要誨人不倦,與人為善。君子成人之美。可你又是怎樣做的呢?與相熟朋友閑談時,對別人的短處隨意訕笑,舌尖口利,極盡挖苦,全無規勸削正之盼人修好之善意;取笑、挖苦、妒嫉之心盡顯。已觸怒鬼神,上天記汝之過,數之不盡,你還以篤厚自居。你沒聽說『三尺頭上有神靈』嗎?人心出一念,天地盡皆知。你以為別人不知道,你也只是欺騙自己罷了。神目如電啊!

再說到戒邪淫。不錯,你是至今沒有真正和哪個女子有過苟且之實事。但是,每當你見到身旁路過的稍有姿色的女子,你是怎樣的呢?」

這時只見張公揚手一揮,俞都腦海裡竟然出現了某日在一個地方,自己正呆呆的、眼巴巴地凝望著一個標緻女子,不能自已。更奇的是,連俞都當時心裡想的什麼,都在耳邊響了出來:當時他內心起了很多邪思淫念,想像著和這個女子的「豔遇」。

俞都不由得渾身燥熱,不自在起來。

張公看看俞都,繼續說:「你只是當時沒有那個邪緣相湊罷了。你自己反省自己,若果那個女子,對你傾慕,表示有意,你會怎樣?你能做到如魯男子,柳下惠,閉門不納、坐懷不亂嗎?你還說自己終身沒有犯邪色,可對天地鬼神,你真是瞎說妄談哪。」

張公說到這裡,稍作停頓,接著說:「剛才說的,還都是你發誓要遵守的戒條,你自己看看,做得如此虛假,心口不一。那其他你沒有發誓戒守的,又如何呢?」

張公說,這麼多年來,你焚燒給上天的黃疏文,都全部陳述給天帝,天帝已經專派日游使者,每日觀察你的善惡功過,數年來,找不到你一件實善可以記錄,相反,在你私居獨處的時候,只見到你內心的許多壞念頭:貪心、淫心、嫉妒心、私心、驕嬌之心、瞧不起人之心、輕慢心、怨天尤人之心、自高自大之心、恩將仇報之心等等等等,記錄不盡,以上種種惡念,深藏在你心中,上天日游神,已記錄得很多,但你不知自己找過,毫無悔改之意。日積月累,罪業如山。上天對你的懲罰,只能是一日比一日多,如果再不痛心改過,更大的災禍在等著你哪,你還想脫離災厄、改變命運?還望上天降福給你,真是妄想啊!

俞都聽著聽著,先是驚愕,再是震撼,接著是愧疚無地自容,到最後,竟聽得通身顫抖,大汗淋漓。沒想到自己的內心全被張公說了出來!此時只是驚愕惶悚不由得雙膝落地,伏在地上流淚,哀求張公說:「張公您能上知天神之事,下知小子我的內心,您必定是一位神仙。懇求您救救小子我吧。」說著不由痛哭流涕,磕頭如搗蒜般。

張公看著他,嘆了一口氣,扶起他來,說:「你是一個讀書人,讀書明理,本有善根。但皆因你的善根不足,恆心不固,在人世迷中,學了些投機取巧、敷衍了事、專做表面工夫的惡習。還怨怪上天不給你好報。人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自己所為招來的。一個人如果撒的種子都是野草荊棘,卻想著收穫高質量的稻米,那可能嗎?」

俞都這時已是哽咽難言,淚流滿面,連連點頭。對張公說:「小子現在知錯了。請您慈悲,指點我日後應該如何做,才可改變我的惡運呢?」

張公點點頭說:「其實也很容易。既然知道了自己過去的種種惡念,不好的心,心口不一的惡病,那就努力改正就是了。從今往後,自己要盡力注意自己的思思念念。摒除一切壞心壞念頭。讓自己的思想乾乾淨淨,總是為別人著想。只存善念,不留惡念。做事待人要心口如一。做善事,要盡心去做,不求回報,不務虛名,不要計較,不要半途而廢,不以善小而不為;若你一人之力不夠,就要誠懇聯繫大眾,一齊同心協力去做.千萬不可做表面工夫,要由真心出發。持之以恆,長久永遠的做下去。自會有上天的眷顧。」

張公最後對俞都說:「你在家中供奉我,非常虔誠、乾淨,而且我觀察你,並非善根全無、不可救藥之輩,所以,我特來將我所知的告訴你,希望你能盡快誠心改過,求得上天的寬恕。」

說到這裡,張公一轉身進入俞都家的內室,俞都跟著,走到廚房灶下,張公忽然不見了。俞都一下子明白了:原來張公是司命之神,自家的灶君啊!於是馬上招呼妻子、女兒,一起焚香叩首,衷心感謝灶君特來相告開示之恩。

原來是灶君親自來點化俞都了。

這一夜,俞都翻來覆去,心裡想原來真的有神啊。神真的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啊!把灶君的告誡反覆思考,檢點自己過去的種種不是。第二天早上大年初一,俞都帶領盲妻和女兒,拜禱天地,發誓痛改前非。還給自己改了個名,叫做淨意道人,意思是決心去除內心一切妄念邪思,保持自己的心地純淨。

剛開始真的很難。不知不覺地那些壞念頭就冒上來,難以控制。每當此時,俞都就面對灶君神龕,默默回憶灶君的告誡。同時時時想著自己的一言一動,一念一行,都有鬼神在看著,因此不敢稍有放縱。凡一切濟世利人之事,不論大小難易,自己有沒有空閑,別人知道不知道,俞都都以真心誠意,毫不計較、不求回報的歡喜去做,有時遇到困難、甚至被人誤解、受人毀謗,取笑等等,也不計較,不怨恨、心裡就是記著灶君的教誨,以大仁大義之心,寬容之心,與人為善之心去待人處世。

俞都不僅自己做到,還隨時隨地宣揚神祇,把自己遇到灶神之奇遇講給人們,善化人心。講因果報應、善惡有報是天理。教學生要孝順父母,教導他們要守禮謙讓,忍辱負重,勤力節儉不要暴殄天物等等的道理。可以說是逢人化導,惟恐不足。

每天臨睡前,俞都都會把自己一天來的所作所為所想在心裡回顧一邊,發現有哪些不足不當之處,記下來今後改過。這樣下來幾年過去,俞都發現,自己平時不用特意去規範自己,已是動則萬善相隨,靜則一念不起了。

到他五十歲那年,有一位名叫張江陵的朝廷考官,因公事來到俞都的鄉里,打算給自己的兒子聘個德高望重的老師。詢問鄉里中人,人們都異口同聲的推薦俞都。於是俞都攜帶妻子女兒同往京師任教。相處一段時間後,張江陵對俞都人品十分敬重。特別舉薦俞都入國學進修,兩年後俞都參加京師的考試得以入選;第二年再考,中了進士。這時人們都尊稱他為俞公了。

有一天,俞公被朝廷內監楊公召見,因久慕俞公人品大名,楊公有意請他做自己兒子的教師。楊公命五個兒子拜見俞公。楊公自己沒有生育,他的五個兒子,都是收養的。俞公看到其中一個十六歲的兒子,覺得似曾相識。細問之下,這孩子說自己是江西江右人,八歲那年,因貪玩,上了一隻運糧食的船,糊里糊塗的隨船到了外省,找不到家了。但還依稀記得自己姓俞,還說出了鄉里的名字。

俞公非常驚訝,對楊公請求說可否冒昧請令公子脫去左腳的鞋?一看,腳底的兩粒硃砂痣,清晰可見。俞公不由失聲叫道:「這是我的兒子呀!」說著抱住孩子不由老淚縱橫。楊公亦很驚愕,覺得這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太巧了。當即決定讓他父子母子團圓,還賞賜了許多衣物用品盤纏。俞公迫不及待,趕回家中,把這個大喜訊告知妻子。

俞公妻子本是雙眼俱盲,她雙手撫摸著那失而復得的寶貝兒子,不由大慟,血淚交流。只恨雙眼看不見。小兒子尋到親生父母,也是開心流淚,孝心感至,情不自禁的捧著母親的臉,用舌頭不停地舐母親的淚眼。很神奇的是,母親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兒子,雙目復明了!至此,俞公合家團聚,心中無比感恩上天。俞公不願意再做官,於是向張江陵辭官回歸故里。張江陵亦很敬佩俞公的為人,厚贈俞公,衣錦還鄉。

俞公回鄉後,更加盡力為善,從內心裡歸正自己。日子越過越好。後來他的兒子也娶了妻子,連續生了七個孫子,個個都是品學端正之士。

俞公晚年親自手書寫下自己的奇遇,記述自己幸遇灶神點化,得以實行改過之事,以教訓子孫,警戒後人:為人一定要心正!俞公安享晚年,無疾而終,享年八十八歲。

故事曾經在中國是家喻戶曉,而在全社會宣傳「無神論」之後,人們就不再講、不再傳這樣的經典故事了。有的地方甚至興起了「糖瓜祭灶」的風俗,說是給灶君老爺吃了糖瓜,嘴甜甜的,到了天庭,就只會說好話,報喜不報憂了,這不是在用人心來揣度神嗎?

過小年,講傳統,祝您心誠意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