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兩宋風華】(4)治亂抑武 三策削藩(視頻)

——《故國神遊》講史系列

2021-12-19 10:00 作者:元曦 桌面版 简体 22
    小字

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
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們知道,宋朝之前呢,中國社會處於五代亂世,之後呢,中國就進入了一個長達三百年的文明富庶的時代。這前後的轉變可以說是非常之大。那麼中國社會為甚麼會在一千多年前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個轉變呢。當然,說到這個問題,大家可能馬上會想到,當然是因為宋太祖的出現,他建宋代周,然後又平定了四方的割據政權。其實呢,這個答案並不準確。建宋代周也好,武力收復割據政權也好,都可以用打天下來概括,但是,打天下呢,只意味著終結五代,那麼,如何使歷史不再重蹈五代覆轍,開創出一個全新的兩宋來,那就還需要治天下。所以,如果我們想知道五代為甚麼會結束,那我們可以看一看《兩宋風華》前兩集,看看宋太祖如何建宋代周,如何征伐列國。那如果想知道兩宋因何而始,亂世因何而終,那就敬請收看這一集,《治亂抑武 三策削藩》。

我們知道歷史上的亂世,各有各的亂法,各有各的特點,彼此也不盡相同。五代之亂,就亂在武人弄權,兵戈擾攘。具體來說有三個層面的體現。一個是中朝禁軍將領能夠操控君主的廢立,第二是藩鎮的軍士能夠操控節度使的廢立,第三是藩鎮靠武力割據一方,與中朝分庭抗禮。五代的一個軍閥,他叫安重榮,說過一句話:「天子,兵強馬壯者當為之,寧有種耶!」這個話呢,聽起來很像陳勝吳廣的那句「王侯將相寧有種耶!」可見在五代時人看來,誰的武力強大,誰就應該當帝王。而宋太祖建宋後呢,他所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吸取五代的教訓,息天下之兵,建久長之計。由於宋太祖自身就是由禁軍將領一朝黃袍加身做了帝王,所以對於五代之世武人弄權的問題,最讓宋太祖感到亟待解決的正是中朝禁軍對君主廢立的操控,也就是他要收中央禁軍的兵權。

我們知道通常來講,收兵權是件非常敏感,非常棘手的事,但是宋太祖不僅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精彩,這就是我們都熟悉的杯酒釋兵權的故事。事情的經過很簡單,有一天宋太祖與石守信、高懷德、王審琦等幾個禁軍將領飲酒。喝得差不多的時候,宋太祖就讓左右的人退下。在座的幾個禁軍將領都是早年就跟隨宋太祖的,都是故舊知交。宋太祖就突然對他們說:「做天子很難啊,還不如當節度使的時候快樂。我整夜整夜都不能安枕而臥。」大家一聽,就奇怪啊,就問宋太祖為甚麼要這麼說呢。宋太祖就說:「這還不明白嗎,這個天子之位,誰不想坐呢。」眾人一聽就嚇壞了,馬上叩頭說:「陛下何出此言,今天命已定,誰還會有異心?」宋太祖就說:「你們當然不會有異心,但萬一你們的部下欲謀富貴,有一天把一件黃袍披到你的身上,你就算不想做天子,也由不得你了。」宋太祖說得很在理。因為這種事就曾經發生在他們幾個人身上,並不是沒有可能重演的。石守信等人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好了,只好請宋太祖明示,到底應該怎麼辦。宋太祖就給他們出主意,讓他們釋去兵權,出守地方大鎮,買田置地,留給子孫,多買歌兒舞女,過起舒適的生活以終天年。然後又跟他們約為婚姻,通過聯姻消除君臣之間的猜疑,從而能夠上下相安。於是第二天呢,石守信等人都紛紛上書稱病,請求解除兵權。這件事發生在建隆二年,就是宋太祖登基的第二年。史家對這件事評價很高,認為宋太祖收兵權於杯酒談笑之間,在這件棘手事情的處理上,上不失國恩,下不失臣節。

宋太祖收中央禁軍兵權這件事,做得非常成功,但是五代遺留問題非常多,我們剛提到的,五代之世武人弄權有三方面的體現,中央禁軍操控君主廢立只是其中之一,另外兩條都與藩鎮有關。就這個藩鎮問題,宋太祖與趙普之間,有一段對話。宋太祖問趙普:「吾欲息天下兵,為國家長久之計,其道何如?」趙普就一語中的的指出,天下禍亂之源在於藩鎮,要想太平就要削減節度使的勢力,也就是要削藩,並且提出了三點具體的建議,叫做「削奪其權,制其錢穀,收其精兵」,用現在的話講,就是從政權、財權、軍權三方面入手,去解決藩鎮問題。趙普的話呢,太祖非常認同,就說:「卿勿復言,吾已喻矣。」意思是說啊,你呢,不用多說了,我明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那麼接下來宋太祖做了甚麼呢?

首先是削奪其權。我們知道藩鎮也叫方鎮,也叫節鎮,據守藩鎮的長官是節度使。在削奪其權方面,有一種做法是在宋一統列國的過程中,那些新納入宋朝版圖的藩鎮,不再設置節度使。而是由朝廷派官員去知州事,這是一種情況。還有一種情況,對於原來舊有的藩鎮呢,如果有節度使死亡,移鎮就是被派到別處做節度,或是致仕,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退休,這個位子就空缺下來,朝廷就派朝臣出守,權知州軍事。此外呢,還有一種非常直接的做法,就是把諸藩鎮的節度使召集到京師來,賜給他們府第,授以虛名,給予厚祿,把他們留在京師,然後任命朝臣出守諸藩。

說到這兒呢,有一個故事很有名,開寶二年(公元969年)10月,一些藩鎮的節度使入朝。宋太祖在後苑宴請他們。席間呢,宋太祖就對他們說:『你們久臨大鎮,公務繁忙,這個不合乎朝廷禮遇賢者之意。』在座的有王彥超等5位節度使,鳳翔節度使王彥超立刻明白了太祖的意思,就上前奏道:『臣本無勛勞,久冒榮寵。今已衰朽,乞骸骨歸丘園,臣之願也。』意思就是我年歲大了,我要告老還鄉了。另外幾位節度使還沒有反應過來,還在繼續講述自己當年的戰功,宋太祖就說:『此異代事,何足論也!』就是說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還有甚麼好說的呢。於是第二天,幾位節度使紛紛以年事已高而請求辭職。宋太祖就授予他們一些榮譽頭銜,撤去了他們的節度之職。這件事與解除石守信等中央禁軍將令兵權的過程很相似,所以有一種提法,說杯酒釋兵權有兩次,這次算是第二次。這個其實只是提法的不同,其實怎麼算都行。

那麼繼續剛才的話題,在削奪其權方面還有一個重大舉措,就是罷方鎮所領支郡,意思就是,方鎮除了駐地之外,周邊地區的所轄的支郡,都直接隸屬京師。朝廷派朝臣做這些州縣的長官,三年一任,直接向朝廷奏事,不再聽命於藩鎮。


責任編輯: 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