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本輪疫情波及8省超400人 清零難度將越來越大(圖)

2021-12-08 08:41 作者:雪琦廣晶晨瑾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疫情
滿洲里 青島 深圳 核酸檢測現場(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看中國2021年12月8日訊】這已經是滿洲里本次疫情中的第9輪全員核酸檢測了。

截止12月6日下午2時,這座小城以每天一次的速度進行著全員核酸檢測,累計陽性感染者近400人,疫情拐點未現。

作為中俄貿易最大的通商口岸,滿洲里貨物吞吐量巨大、人員往來頻繁。此次疫情最初發現3名感染者的地方,是在一家以木材及相關產品為主的綜合性國際口岸貨場——木材、礦產和果蔬是滿洲里最主要的貿易商品。

對於本次感染發生的原因,據滿洲里市政府初步分析,境外入境貨物攜帶病毒,通過「人傳人、物傳人」的方式導致此輪疫情擴散。在滿洲里,從事進口貨物裝卸搬運作業的人員超過1000人,貨物越多,工人接觸頻次越高,消殺不到位,便成為病毒傳播的契機。

原因只能謹慎猜測,病毒的傳播卻不會猶豫,當3例感染者被發現時,病毒早在社區擴散開來。

這之後,新增病例大多是從大規模核酸篩查中發現的。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主任許宏智在12月2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這一段的快速增長是因為原來就已經有了存量,現在我們把存量挖出來了。」

自12月2日起,滿洲里部分密接、次密接人員被分批次送往呼倫貝爾市進行定點隔離,轉運人數已超過6000人。

頻繁的核酸檢測、定點隔離卻未能阻擋住病毒自滿洲里南下。

截至目前,滿洲里的疫情已外溢至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齊齊哈爾市、內蒙古通遼市、北京市以及河北省石家莊市,共波及四省六地,33例確診。

其中,東北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人口千萬的哈爾濱已經成為繼呼倫貝爾之後的又一主要傳播中心。

12月4日,哈爾濱檢出陽性感染者10人的當晚,發布公告:飯店全部停業,六個主城區禁止出入,大範圍賦予黃碼,並要求市民「非必要,不離哈」。

除滿洲里這條傳播鏈之外,近兩週來,因航班感染導致的上海、浙江疫情,隔離酒店導致的廣東疫情,邊境輸入導致的雲南疫情,獨立散發疫情也一直延綿不絕,此起彼伏。

至此,本輪本土疫情已波及9個省份,感染人數超400人。

疫情此起彼伏 抗疫如同打地鼠

10月份以來,疫情幾乎從未停歇。抗疫變成了「打地鼠」,這邊未落,那邊疫情又冒頭。

10月17日,以內蒙古額濟納為起點,僅用了兩週,疫情傳播鏈已經延伸至15省份。

10月28日,額濟納疫情尚未現拐點,地處邊陲的黑龍江省黑河市就又曝出了新疫情,並在一週內達到了接近200例的規模。

黑河抗疫正如火如荼,11月4日,遼寧大連又有多名冷庫工人核酸檢測陽性,隨著檢測範圍的擴大,感染人數激增,僅11月13日一天就新增了60例確診病例。而在備受關注的莊河大學城,5天之內就發現了79例確診病例,其中11日當天就有34名學生確診。

到11月中旬,大連疫情感染者超過了300人,全國感染總人數達到千人以上。在此期間,甘肅天水衛校生感染、上海迪士尼疫情,北京、吉林等地也有關聯或獨立散發疫情時不時冒頭。

11月27日,遼寧大連疫情剛剛見到結束的曙光,11月28日,滿洲里又曝出了20個病例,高峰期確診病例數超過了90個,並很快向黑龍江的哈爾濱、齊齊哈爾,內蒙古的通遼、河北的石家莊等城市蔓延。

這邊滿洲里抗疫大戰正酣,12月6日,浙江寧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又透露,該市新增的3例核酸檢測陽性感染者中,有一人確診,另有兩人為無症狀感染者——分別是確診病例的妻子和母親,且其中確診病例曾到上海出差。

此前,福建、廣西、雲南、廣東、陝西等多個省份都有本土病例散發。其中不乏外溢風險。

疫情連綿不決,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東北重要的城市哈爾濱,入冬以來,疫情幾乎沒有停過。

有網友戲稱疫情在哈爾濱辦了張」年卡」。疫情風險較高的邊境地區如雲南瑞麗、滿洲里等地,更是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

「完美毒株」德爾塔到來的首個冬天,就將了中國防控體系一軍。而就在去年,德爾塔毒株出現之前,從3月底武漢疫情數據清零後,一直到2021年1月份石家莊出現疫情,長達半年以上的時間裏,極少出現百人以上的大規模疫情。

為了應對強大的「敵人」,各地對待疫情的態度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多地引入了「時空伴隨」的概念,甚至千里以外也能變黃碼;北京等地防控升級,對出差人員歸來設定限制。

這也使很多人陷入了焦慮:一不留神「綠碼」就沒了,就有家難回了。很多人為此取消了出行計畫,或者提前結束行程。

在其背後,對各地防疫不力處罰力度升級。

就在12月5日,呼倫貝爾扎賚諾爾區的常務副區長、副區長兼公安局局長,以及分管衛健委的副區長3個幹部被免職。

此前,疫情多發的哈爾濱,已有松北區、巴彥縣、道裡區、香坊區就有至少13名幹部因為疫情防控不力被追責問責。

夏天受到關注的南京疫情、廣州疫情,也都有有幹部被嚴肅問責。據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統計,僅在7月20日至8月10日之間就有40多名公職人員因為疫情防控不力被通報。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張洪濤向八點健聞指出,如果一出問題就處罰,會讓負責防控的幹部很緊張,時刻擔心出現問題,就會出現頻繁做全員檢測等情況,「把自己弄得很疲憊,效果其實也不見得怎麼好」。

「抗疫是一場持久戰,如果一個策略不能持久,就只會把人累垮。」

他建議,對高風險環節增加檢查頻次,制定一些「規定操作」,如果地方防控中該做的都做了,還是出現了破防,那就屬於類似「天災」的情況,屬於可以原諒的,如果是不可原諒的錯誤,就要做出處罰。「不能說一出現疫情,就處罰領導」。

這個冬天會很難 動態清零難度將越來越大

自從10月額濟納旗暴發疫情之後,中國北方的疫情,此起彼伏,並且展現出了和去年冬天完全不一樣的防控態勢——相關疫情多為多點暴發,且大多規模可觀。

從10月17日到11月16日一個月內,31省份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1327例,涉及21個省份。其中,「西北疫情」傳播鏈涉及至少16省份,波及31個城市,涉及本土確診病例635例。

11月初,本土疫情的重心,又逐漸轉向東北。黑龍江和內蒙古東北成為了「重災區」,黑河和滿洲里先後因境外輸入,暴發較大規模的疫情。

無論是額濟納旗、黑河還是滿洲里,都是陸路口岸。中國陸路口岸眾多,大多都是防控能力較弱的邊境小城,傳播能力更強的德爾塔毒株能總能找到突破口,一旦疊加旅遊季,或者傳播到某一個大城市,很容易演變成一起波及全國的疫情。

「口岸最怕的就是能輻射人口密集高的大城市,比如像哈爾濱這種超千萬人口的大城市。」病毒學專家常榮山告訴八點健聞。

常榮山還發現,病毒在南、北邊境口岸的傳播也表現了不一樣的特點。從揚州、額濟納旗到黑河,從南往北,病毒的擴散程度在明顯增強。西南邊境口岸即使有輸入病例,基本上都在當地傳播,沒有擴散到其他內陸的城市。「東北的情況則不一樣,病毒輸入後,在傳播過程中表現出了易感的特點,容易擴散,引發多點大規模疫情。」

因此,在北方疫情持續發展的同時,南方城市諸如上海也曾零星出現確診病例,但是很快就被扑滅。

常榮山認為,病毒每次都沒有攻破上海,三個因素缺一不可。首先,上海防控的天網起了很大的作用,上海發現得早,流調做得好,快速、準確找到了傳播鏈條上的高風險人群,各個公共衛生技術環節完成度都很高;此外,上海疫苗接種率高,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免疫屏障,病毒在本地的傳播很快就被終止了;最後,居民養成的良好的衛生習慣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但是眾多邊境口岸小城並不具備上海的精準防控的能力。即使是南京,也曾因為機場輸入破防,引發一場波及全國20個省的疫情。

無奈之下,一輪又一輪的核酸檢測成為了常態,滿洲里在九輪核酸之後,仍然未出現拐點;哈爾濱甚至通過懸賞萬元的方式,尋找主動檢測、就診的陽性人員。

而且,只要邊界口岸、航空口岸是開放的,這種境外輸入的風險就持續存在。在境內外的人、物交流已經越來越常態化的態勢下,瑞麗、滿洲里、黑河等口岸城市,承擔著越來越大的防控責任,「但是當地沒這個能力,就像燉刀剁肉一樣,雖然每一次人數不多,但是地方財政花錢,老百姓受罪。」一位受訪專家坦言。

更讓人憂慮的是,多點開花的疫情馬上就要遇上春運和冬奧會——一個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人口遷移,一個是大規模的體育盛會。加上Omicron(奧米克戎)輸入的風險未來持續存在,新毒株傳播力可能進一步增強,更難防感染的特點,給這個冬天本土疫情的防控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多位受訪專家告訴八點健聞,這個冬天會很難。「對某一個城市來講的話,最終實現清零沒有問題。從全國的角度來講的話,動態清零難度將越來越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微信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雪琦廣晶晨瑾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