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神農架神秘的野人 最早傳說來自《山海經》(圖)

2021-12-08 18: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神農架地區都流傳著神秘的「野人」傳說。
神農架流傳著神秘的「野人」傳說。(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直以來,神農架地區都流傳著神秘的「野人」傳說。科學家們曾對神農架進行了多次科學考察,發現了「野人」的毛髮、腳印、糞便等,但時至今日也沒能抓捕到「野人」。

神農架「野人」與北美洲的「大腳怪」、中國西藏地區的「雪人」一樣,成為世界未解之謎,吸引著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探險家和遊客深入叢林一探究竟。

「野人」流傳已久

「野人」是一種未被證實存在的高等靈長目動物,直立行走,比猿類高等,具有一定的智能。國外研究人員對此類類人形動物的稱呼各有不同。在美國,它被稱之為「bigfoot」即「大腳」;南亞地區稱之為「耶提」;蒙古、俄國高加索地區一帶稱之為「雪人」。

神農架關於「野人」的傳說由來已久,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4到5世紀戰國時期成書的《山海經》。《山海經.中次九經》中提到,熊山(即今鄂西北神農架)中有一種身高一丈左右,渾身長毛,長發、健走、善笑的「贛巨人」或稱為「梟陽」「狒狒」的動物。戰國時期,楚國著名詩人屈原在《楚辭.九歌》中,也曾經以「野人」為題材,寫過一首《山鬼》的詩。其描寫的「野人」形象是:似人非人,站在山樑上,披掛著薜藶籐,帶系松蘿蔓,多疑善笑,羞羞答答。清代同治年間湖北勳陽府地方志中《房志稿》記載,房山高險幽遠,石洞如房,多毛人,長丈餘,遍體生毛,時出山囓人雞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槍擊之,鉛子落地,不能傷。而房山就是今天神農架北部山區的房縣。

雖然古籍多有記載,但人們也僅僅把「野人」當作傳說。直到1976年5月,在海拔1700米的神農架林區椿樹埡附近地帶,有人碰上了這種「紅毛怪物」後,神農架「野人」才引起了各方關注。

1977年,包括古人類、動植物和地學等學科專家在內的100多人組成的科考隊,曾到神農架林區進行過一次大規模的「野人」科考。考察行動涉及區域面積達1500平方公里,考察中發現了大量「野人」腳印,長度從21釐米到48釐米,收集到若干「野人」毛髮和糞便,還發現了用箭竹編成的適合坐躺的「野人」窩。雖然,此後科學家們對神農架又進行了多次科學考察,但時至今日也沒能如願抓捕到「野人」。

野人之說只是捕風捉影?

在歷次野人考察過程當中,訪問了大量的野人目擊者,收集了大批有關物證和線索。然而經過大量調查他發現,大多數野人目擊事件最後都被證明是已知動物造成的誤判。難道沸沸揚揚的野人之說只不過是人類的捕風捉影嗎?

1956年的一天,12歲的王聰美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頭人形動物向她迎面撲來,嚇得她大聲尖叫。其母徐福娣聞聲趕來用鉤糞棒將怪獸擊倒,並與聞聲趕來的群眾一起將怪獸打死,砍下手腳。事後人們認為他們打死的是個「野人」,並把手腳製成標本收藏。1980年,這個用藥水浸泡的手腳標本在一座中學的貯藏室裡被找到。通過對標本的分析,周國興發現這只是現生的一種平均身高可達1.2米的短尾猴。

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說:「路遇陌生動物是緊張興奮的事情,對於那些動物學知識有限、野外經驗不足的民間目擊者,尤其是對野人有所耳聞,以至存在思維定勢和固有概念的人,在這樣腎上腺素激增的情況下,很容易把有毛,能站著的東西都當作野人。」

還有一次,一位神農架當地的專家帶了一個足部標本到北京,該標本有5個腳趾,沒有利爪,

皮膚表面的毛很少,顏色發黃,專家猜測,這個標本可能屬於「野人」。然而給這件標本拍攝X光片,並與熊骨架進行比對後發現,這個標本就是熊掌,只是人為將利爪拔掉,長時間放置,導致熊掌掉毛、變色,才令人難以分辨的。

研究員說:「多年野外工作的經歷告訴我,那些不明毛髮、足印、遺蹟的所謂證據,不過是各種已知野生動物的毛、熊的足印以及人類在泥濘小道上的滑跡而已。迄今為止,所有的野人目擊報告沒有一份來自專業的動物學學者,這令其可靠性大打折扣。」

「野人」不可能存在?

動物學、生態學、遺傳學和古生物學的基本知識中,沒有存在這樣一種未知動物的可能,過小的種群和缺乏流動的基因庫無法維繫一個物種的存在。

許多人以為只要有一公一母就能保證傳宗接代,而實際上一個高等動物物種是不可能只靠一對雌雄,或者幾頭甚至幾十頭而繁衍下去的。小群體另一個難以避免的危險是近親繁殖。近親繁殖生下的後代,身體狀況、生存能力都比較差,長期如此必然導致遺傳品質的下降,遺傳多樣性的消失,從而走向整個群體的滅絕。一個群體要避免近親繁殖,能夠長期健康地繁衍下去,至少需要幾百個個體。但是如果神農架真存在數百個「野人」,就不會那麼難以發現了。

但是也有不同意見:「一個物種少到什麼程度就不能繁衍了?這個少是我們發現的少,還是真的就那麼少?就像朱寰,我們一開始發現的是4只、7只,到現在發現了幾千隻。野人究竟有多少,研究人員也不敢說。因為現在發現的野人個數是流動的,今天在這兒,明天在那兒,我們也不好統計到底有幾個。」

「野人」存在的可能性達85%?

儘管一些古人類學家認為「野人」存在的可能性不大,一些關於「野人」的目擊證據可能都是誤判。但原周口店遺址博物館館長卻堅定地相信「野人」的存在,並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野人」存在的可能性達85%。

他指出,將發現的「野人」毛髮用電子顯微鏡掃瞄,可以看到毛髮表面壓痕有角質鱗紋路,呈人字形紋,屬靈長類的毛髮鱗片壓痕。從毛髮的橫切麵來看,野人的毛髮肉質厚、水腔小、髓質色素顆粒分布不連續與動物的毛髮特徵完全不同。通過對毛髮的蛋白質來分析,野人毛髮分析結果也符合靈長類的毛髮蛋白質特徵。

工作人員曾將歷年科考中發現的上千根「野人」毛髮送往北京、上海和武漢三地的科研單位進行了鑑定。三地「野人」毛髮鑑定結果都是比現生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和長臂猿等高等靈長類動物要高級。

責任編輯: 陳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