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在日本華人打零工首選是哪種?(圖)

2021-11-06 14:59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由於操作簡單、時薪偏高,送外賣成熱門職業。
由於操作簡單、時薪偏高,送外賣成熱門職業。(postcardtrip/Pixabay)

【看中國2021年11月6日訊】騎著一輛自行車,帶著一個大大的保溫包,外賣員每天在日本城市裡穿梭。由於操作簡單、時薪偏高,這份工作成了不少在日中國人打零工的首選。

外賣成熱門職業

2018年東京街頭巷尾的廣告牌、自家郵筒,全是Uber eats(日本最大外賣平臺)的廣告。25歲的於傲思算是最早在日本做外賣員的中國人之一。

家住東京板橋區的他通過傳單上的聯絡方式,報名參加了Uber eats的東京說明會。一個多小時後,他正式成為了外賣員。

受新冠疫情影響,日本外賣業突然火爆。2021年,Uber eats的外賣員突破了10萬,覆蓋了35個都道府縣、10萬多家的餐飲店。

今年1月,各大外賣平臺的用戶數已達到902萬,送外賣成了熱門職業。

做外賣員很容易

於傲思回憶,2018年,Uber eats公司開始在日本發展,要想成為Uber eats的外賣員也很簡單,「是個人、懂日語就要」。他說:「先給我們講了公司的運作流程,接著讓我們用軟體註冊,簽電子合同,教了我們搶單、送達的操作,再給一個外賣包,就可以出去送餐了。」

於傲思說,Uber eats對外賣員的交通工具沒有要求。「想開車、騎摩托的話,需要一年以上的駕齡。自行車沒有要求。」於傲思成為外賣員後,他一連租了好幾個月的共享單車。

「和國內的外賣派單系統不同,Uber eats一次只能送一單。你可以在送第一單的時候再接一單,但也只能第一份送餐結束後,才能知道第二家餐廳的位置。而且只要接了單,非特殊情況不能取消。」於傲思說。

雖然Uber eats送餐效率不高,但每一單的收入還是相當可觀。騎自行車平均一單下來可賺400∼600日元(約合人民幣24∼36元),要是碰上惡劣天氣,系統會為在原訂單收入上再乘1.2∼1.5倍。

「Uber eats的獎勵金才是掙錢的關鍵。」於傲思透露,它分為兩種:每週獎勵和區域獎勵。每週獎勵就是數量獎勵,「一週送餐超過15次,Uber eats會直接打給你5000日元(約300元人民幣),超過20次是8000日元(約480元人民幣),要是全職送,每週獲得額外2萬日元肯定沒問題。」

區域獎勵則是Uber eats在東京都23個區裡做活動,比如在涉谷區的某天晚飯時間段突然有兩倍收入。

於傲思說,「我送的不算多,一週20單左右,算下來時薪差不多能有100元人民幣。比在東京打工賺得多(時薪約1000日元,約60元人民幣),還不用交稅。」

不過,於傲思做外賣員的生涯並沒有持續太久。從2019年起,uber啟動外賣員審核機制。那年4月,他因工作簽證到期,不得不停止送外賣,等到簽證更新以後,卻被告知「擁有工作簽證的外國人已經無法註冊成為外賣員。」

回憶曾經的5個月外賣員生活,於傲思慶幸他遇到的客人都比較友好——他曾在送餐途中撒過湯料和油,幾乎都沒被客人指責過,好評率也基本維持在95分以上。「最方便的食物還是麥當勞這種快餐,我不太喜歡送中餐,湯水和油太多了,哪怕固定好了也容易灑。」

收入有些不穩定

在日本,不是所有人都像於傲思一樣幸運。住在名古屋市的陸昕,最初做外賣員完全是因為它有靈活性。

2019年夏天,為了賺零花錢,22歲的陸昕想到了送外賣:「時間比較自由,這樣也不會耽誤學校的安排。」

和於傲思的經歷類似,陸昕用自己的自行車註冊成為外賣員。

很快,陸昕發現Uber eats的app有缺欠。在取餐成功後,app會在谷歌地圖上導航送餐的路線,但這份導航常常不靠譜。

「谷歌地圖沒有自行車路線,只能選擇步行或者開車,不管是哪一個,對於騎自行車而言都不方便。」陸昕常因為導航而錯過捷徑,「開車的路線是很危險的,因為你不能跟著機動車走。可如果按步行路線走,它有可能給你導到天橋上。」

陸昕表示,名古屋市不大,不像東京那樣可以分區,從而保證外賣員待在同一個區。在名古屋送外賣得全市跑。有一次她從市中心接單,一路往南十多公里,送到靠海的港口附近。

「我那次是晚上接的單,騎到一半才意識到自己怎麼騎了這麼遠,但也沒法要求取消訂單了,只好硬著頭送過去。」陸昕說,「送到後已經7點多了,天全黑了,我自己也懵了,坐在路邊想要怎麼回家。騎車回去需要將近一個小時,繼續接單的話指不定要去更遠的地方。而且日本很多小路晚上都不開燈,我一個人也害怕。於是我就給住在附近的朋友打電話,問能不能開車送我回去,結果人家沒空。」

幸運的是,在海邊徘徊了一陣後,陸昕接到了一個送往市中心的訂單,「我騎回市中心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送完那一單我趕緊就下線了,那天真的沒有心情再做了,特別累。」

雖然只做了3個月外賣員,陸昕遇到不少突發狀況。有時坡太陡只能推車,推到一半她低血糖發作,忙跑進便利店吃點東西。有時突然騎到一大片墓地,讓她非常害怕。

夏天過去了,陸昕回到藥店,繼續她時薪1200日元的常規打工,這比她送外賣時的1000日元時薪高,也穩定。「我們這裡送外賣有些不穩定,有時候一整天都沒接到幾單。在藥店打工的話,不管這一個小時怎麼過,我都能拿到錢。」

不過,這段送外賣生活也讓她覺得挺有趣,「我鍛練了身體,還把整個名古屋跑遍了。累的時候就停下來休息一下,能看到很多不同的風景。」

責任編輯: 瀋青玉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