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戴東尼專欄】中國畫的寫意與抽象的區別(組圖)

2021-10-16 11:50 作者:戴東尼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宋 梁楷 潑墨仙人圖 (局部)(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國立故宮博物院)
宋 梁楷 潑墨仙人圖 (局部)(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很多人經常會把寫意和抽象混為一談。但寫意不等於抽象,抽象也並非寫意,這是完全兩個概念。自古以來,尤其是中國文人畫重寫意,這指的是畫家的心中之意,清逸、超逸、逸興、逸氣,指的都是文人們的思想情感。因此寫意偏重更多的是一種精神和意趣方面的表達,反映在繪畫上,則主張「似與不似之間」,但是以客觀物像的形作為前提參照的,以神寫形,講究心物熔冶。

對於中國畫來說,寫意畫是包括寫意筆墨和寫意精神兩相結合,首先要有紮實的繪畫基本功,要有工致的造型能力和相當的寫實基礎,而不是隨意地亂塗鴉。其次,寫意畫的藝術構思受到畫家創作激情、思想、氣質、修養等的影響。

宋 梁楷 潑墨仙人圖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國立故宮博物院)
宋 梁楷 潑墨仙人圖(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抽象它完全不同於寫意,在抽象畫裡幾乎看不到與自然物像相近的地方,大都用符號和形式因素來加以創作,藉此表達創作者的某種情緒和精神感受,這與寫意有著顯著的區別。而所謂抽象主義,它是以直覺和想像力來作為創作的出發點,僅將構圖造型和色彩等藝術本體元素加以組織綜合,呈現在畫面上,它排斥一切象徵性、文學性、說明性等,也就是排斥一切傳統繪畫中的東西。抽象畫則更加趨於現代化、自由化、開放化,可以完全不用按照客觀物像外在的形態、結構等來無拘束的表達和創作。而且抽象畫創作也不需要考慮所謂文化底蘊、文人情懷等傳統理念中的一些前提和條件,很多是在放縱自己的魔性下塗鴉。

六朝畫家顧愷之提出「以形寫神」、「傳神之趣」、「傳神寫照」,其精義在於很早便突破表象模仿的「寫形」,而直接進入深層次的「寫神」,即意寫出繪畫表現對象的精神氣質和內在生命力。唐代繪畫理論家張彥遠的《歷代名畫記》包含了許多對「意」的解讀和評論,「立意」,「意存筆先,畫盡意在」,「得意」,「妙悟自然」,「書畫之藝皆須意氣而成」等,包括畫家以主觀情思去感受繪畫對象的形神,認識提煉繪畫對象。宋元時期對寫意的論點,也是引申了張彥遠的「意」的解讀和評論發揮而成的。如宋代文學家畫家蘇軾說,「工略到而意已足」,「觀士入畫如閱天下馬,取其意氣所到」。元代書畫鑑賞家湯垕說:「高人勝士,寄興寫意者,慎不可以形似求之。」元代畫家倪瓚說:「聊以寫胸中逸氣。」明初畫家王紱說:「元人專為寫意,瀉胸中之丘壑,潑紙上之雲山。」

有人認為「國畫似詩,西畫若劇」,這種理解非常對。李白的名句「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首《早發白帝城》是李白在乾元二年(759)流放途中遇赦,返回時創作的一首詩。此詩描摹自白帝至江陵一段長江舟行若飛的情況,意在把詩人遇赦後愉快的心情和江山的壯麗多姿,運用誇張的手法表現出來,全詩氣勢豪爽,隨心所欲,自然天成,這個和中國畫的寫意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詩文中的「千里」、「一日」、「萬重」都是虛詞,並不是正好的一千里和一天二十四小時,但讀者並不會說李白撒謊和這首詩不真實,這恰恰體現出了詩詞的韻味。

清 八大山人 荷花雙鷲圖(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美國弗利爾美術館)
清 八大山人 荷花雙鷲圖(圖片來源:美國弗利爾美術館)

八大山人可以說是清代寫意畫的一座高峰。朱耷,即八大山人(1626–1705),字個山,又號雪個。明寧獻王朱權的後裔,明亡後削髮為僧,法名傳綮。他工詩文,書法長於行書,淳樸圓潤,自成一家。善畫水墨寫意花鳥和山水,形象誇張凝練,構圖別具匠心。水墨風格放縱雄奇,是清初著名的寫意畫大師。與原濟、弘仁、髡殘合稱為「四大畫僧」。

他18歲時落髮出家,學佛改變了他對餘生的看法。佛教主張萬物皆空,眼前所見的只是個人的感知。因此,八大山人的詩畫的層次變得極為豐富。八大山人作品的深層次內蘊在於人格獨立與心性自在,這與明清易代的苦痛相關,八大山人晚期的中鋒圓筆更加直通心境,他之所以崇尚寫意更有一種內在的精神性與重建民族的追求。經歷了明清巨變的他,筆下「墨點無多淚點多」,既有疏曠清遠的飄零之荷,厚重蒼渾的古勁之樹,也多「白眼向天」的倔強之作,他在畫作上署名時,常把「八大」和「山人」連寫,取「哭之笑之」之意,暗喻他對國破家亡的荒謬悲傷之情。八大山人的寫意畫,其實自始自終並未脫離創作對象的形,儘管在創作中有誇張、簡形、勾勒、象徵等眾多具體表現手法,但依舊還是畫家心境的一種抒發,這就是一種「意」。

清 八大山人 雙雁圖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美國弗利爾美術館)
清 八大山人 雙雁圖(圖片來源:美國弗利爾美術館)

欣賞寫意畫,首先就要看作品是否具有繪畫的筆墨功力和具備一定的造型能力。此時「意」的表現,則要上升到「道」的層面來認識,寫意畫除了技法,需要用心寫,還要表現畫家的個人文化修養,從而把個人的審美情趣和個性色彩需求融入到作品之中,並在畫面上突現出來。寫意畫雖然在文人畫中也有逸筆草草不求形似的精神性代表。粗也好,細也好;簡也好,繁也好,對於寫意畫來說,在欣賞的過程中最主要的是要看作品所傳遞的精神是否具有「氣韻生動」之感。

欣賞寫意畫還必需涵蓋兩個方面的內容:一個是「載道」,另一個是「暢神」,兩者精神皆不可或缺。中國畫講究筆墨效果,更要體現「意」,說明中國畫除了基本功的筆墨效果外,更注重畫面造型後面的信息,寫意畫不僅是自然精神與畫家心境的合一,更是從形似到神似再到氣韻,最後形成詩、書、畫、印相融合的文人畫體系。寫意兩字看似簡易,卻包含著艱深而豐富的學術內容,絕非淺學,欣賞者同樣也要具備相應的藝術修養。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