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大人物們怎麼通過金融市場賺錢?(圖)

2021-09-17 09:06 作者:路財主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21年9月17日訊】過去一週,美聯儲達拉斯地區聯儲主席卡普蘭(Robert Kaplan)很「火」。

上週五以來,美國的12家地區聯儲中,有11家披露了其高官們在2020年的財務和金融交易狀況,這些公開披露信息,有助於人們瞭解制定央行貨幣政策的這些人本身的財務狀況。

然後,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就火了——火的原因,是他2020年的頻繁的巨額交易和豐厚的投資收益。從公開的數據看,卡普蘭共持有27支股票、基金或另類資產,而每一類資產價值都超過了100萬美元,而卡普蘭僅在2020年就進行了多次數百萬美元以上的買入賣出交易,其中囊括蘋果、谷歌、阿里巴巴、亞馬遜、臉書等科技股,他還買賣了iShares浮動利率債券ETF,該ETF跟蹤五年期以下債券價格,並直接受到美聯儲利率政策和預期的影響。

要知道,卡普蘭2020年的時候,可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投票票委。你自己決定央行的利率政策,然後自己又來買賣股票,這可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全佔了,怪不得能賺這麼多錢!

卡普蘭一直都是美國最頂級的金融精英,他曾在知名投行高盛工作過20多年,一度升任副董事長,負責高盛的投行業務,直至2006年離職。2015年起,他擔任達拉斯聯儲主席,還曾經擔任過哈佛商學院的教授。

為什麼卡普蘭2020年的這些交易受到了這麼大的關注?

要知道,達拉斯聯儲前任主席費舍爾(Richard Fisher)也曾經有過大量資產交易,但都沒有引起如卡普蘭這般的關注。因為,美聯儲在2020年釋放了海量的貨幣和信用,而美股,則在天量的流動性釋放下持續刷新歷史新高。

在這裡,我額外解釋一下美國中央銀行的架構。

根據《聯邦儲備法案》,美國劃分為12個聯邦儲備區,每個區在指定中心城市設立一個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s),首都華盛頓則設立了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System),其中包含管理委員會和公開市場委員會兩個機構,這就是俗稱的「美聯儲」。

美聯儲管委會由7名成員組成,其中主席和副主席各一位,委員5名,他們必須由美國總統提名,經美國國會參議院批准方可上任,任期十四年(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四年,可連任)。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則由12名成員組成,其中包括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全部7名成員,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固定佔有1個席位,其餘4個名額,由11家聯邦儲備銀行行長輪流擔任。2020年的時候,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輪值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

在美國中央銀行結構,12家聯邦儲備銀行又被稱為聯邦儲備局,屬於非營利的私人機構,其管理的商業銀行(美國商業銀行均為私人銀行)超過4000家,它們被稱為「會員銀行」,這4000家銀行,就是美聯儲真正的「股東」,下圖為12家聯儲銀行所在地。

另一方面,包含了聯邦儲備管理委員會和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美聯儲,則屬於政府機構,而且這些人員,隨時會根據需要接受美國國會質詢,所以美聯儲是一個政府機構+非營利性機構的雙重架構,類似於公私合營。

因為持有大量的國債和房地產抵押債券(MBS),所以美聯儲每年都會有大量的利息收入,但這些收入幾乎全部要上繳美國財政部——例如,2020年美聯儲淨利潤達888億美元,向美國財政部上繳利潤885億美元。

根據長久以來的慣例,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和地區聯儲遵守的道德協議大致類似:

1)禁止員工利用非公開信息牟利;

2)官員們不能在美聯儲決議前後交易,許多證券的持有期為30天;

3)禁止持有和交易受監管銀行的證券;

4)主席和理事們每年都要披露他們的金融活動;

可以肯定的是,卡普蘭的這些交易是合法的——符合美聯儲規定,達拉斯聯儲發言人也明確表示,這些交易「完全得到了該行法律顧問的審核和批准」。

儘管鮑威爾尚未就此問題發話,但美聯儲三把手、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對卡普蘭事件表達了自己的看法:「有關交易活動的透明度措施至關重要,……,但這些政策是否應該被審查或改變,我認為這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目前我還沒有一個具體的答案。」

面對質疑浪潮,卡普蘭承諾,他將在9月30日之前出售個人持有的股票。但我想,在美國政治極端化的今天,卡普蘭的這個表態,恐怕還遠遠不夠,他的行為注定會讓美聯儲的信用遭到損害,美聯儲在2020年的瘋狂印鈔,已經引發美國人的極端對立情緒,卡普蘭事件將是另一個砝碼。

你該說,連制定貨幣政策的央行官員都自己買賣股票掙錢,美帝國主義真的是太黑暗了!

卡普蘭事件,除了說明美國頂級金融精英有時候「圖樣圖森破」之外,並沒有太多意義。隨著各國經濟虛擬化、金融化的加深,金融體系與權力的結合,在任何國家幾乎都一樣,但也只有美帝國主義的這些大人物們,才這麼老老實實把自己交易的資產信息給詳細上報,由此引發市場悍然大波。

像卡普蘭這樣的大人物,我就很奇怪,他為什麼不用小姨子小舅子甚至是同學的賬戶交易?非要選擇親自上場?是美帝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太難構建,還是美帝的監管超級嚴厲?

實際上,我敢99.99%的肯定,各國的權貴要人們,在金融市場上掙大錢的方式,幾乎都是來源於信息優勢,來源於自己所得知的內部消息,真正依賴於普通人所謂的「技術分析」、「價值投資」的可能性幾乎為0。

大家難道沒有想起來,就在2021年中概股的教育培訓類股票全面暴跌之前,國內有一家著名的基金(編者註:高瓴資本),在今年一季度清倉了自己所持有的極高倉位的教育培訓類股票,而在此前不久,這家基金的負責人還在電視上信誓旦旦地說:「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

高瓴資本的張磊曾表示「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2021年一季度高瓴資本跑了……
高瓴資本的張磊曾表示「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2021年一季度高瓴資本跑了……(網路圖片)

為什麼普通人在金融市場上搏殺的下場一般都很慘,一方面固然是因為人性使然;另一方面,正因為有這麼多的大人物都在金融市場上掙錢,掙天量的大錢,那其他大多數沒有信息優勢、缺乏足夠有價值內幕消息的普通人,豈不是只有把錢輸給這些大人物們一條路。

生而為人,參與金融市場,上場之前,先想清楚我們自己的韭菜本質,在此基礎上進行交易,這可能比其他什麼都重要。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