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段痛徹心扉的回憶(圖)

2021-09-06 07:02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畫家韓和狗狗相依為命。
畫家韓和狗狗相依為命。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20年前,在一次聚會中,有人問畫家韓君:「您為什麼熱衷畫動物,不畫人物呢?」韓君給大家講了他自己的故事:

我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文革期間被打成了反革命,把我押送到豐臺一個燒磚廠勞動改造。那時候,「犯人們」精神十分低落,下了班就躺在通鋪上,誰跟誰都不說話。

有一天,幹完活回來,在工地門口看到一隻流浪。狗狗很瘦,它眼巴巴一直看著我,那期待的眼神頓時融化了我近乎冷卻的心情。我收養了它。

那時候,我們每天發三個窩頭三碗菜湯,每天都是飢腸轆轆。可我還是省下三分之一的窩頭給狗狗吃。

每天我坐在棚屋的外邊,狗狗就依偎著我,我感到了些許溫暖。就這樣,我和狗狗相依為命過了好幾個月。

好景不長,突然有一天造反派揪鬥我,把我押到台上,在震天的口號聲中,紅衛兵把我打倒在地,用帶著鐵頭的皮帶像雨點似地抽打我,我痛得幾乎昏死過去。

這時,我的狗狗突然躥了過來,它死死地趴在我的身上,用它那瘦弱的身軀抵擋皮帶的抽打,一動不動......天黑了,批鬥結束了,人們都走了,我翻身坐起,狗狗還在我身上,可是它的腰己經被打斷,死去了......

我抱著它放聲大哭。我把它抱了回來,挖了坑,把它埋了,插了一塊小牌子,寫了幾個字:「快點托生回到我的懷抱」。

我無法從記憶中把它抹去。於是我就想給它畫一幅畫。那時候,我沒有宣紙,連一般的紙都沒有,只好用草紙給我的狗狗畫像。草紙纖維粗糙,墨汁可以向四周浸潤,出現動物毛毛的效果,這就是我畫動物畫的起因。

一個人說:沒有思想的狗,是最忠貞的朋友。

如果狗有思想,能交流,會撒謊,能權衡利弊,懂權力運用,一定比人更壞。

有時候,狗不如人。而有的時候,人還不如狗⋯⋯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責任編輯: wendy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