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海外黑牢曝光 女子爆同監者包括維吾爾人(圖)

2021-08-17 08:03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中國籍吳歡:中國於杜拜設置秘密監獄,她曾經被關押8天。示意圖。
26歲的中國籍女子吳歡:中國於杜拜設置秘密監獄,她曾經被關押8天。示意圖。(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8月16日讯】自從2012年起,中(共)國開始實施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秘密關押制度,這形同設置秘密監獄,以囚禁異議份子等特定人士。此種秘密監獄先前僅傳出於中國境內,但近日26歲的中國籍女子吳歡接受了美聯社採訪,她揭露出北京政府於杜拜也設置這樣的秘密監獄,並稱曾經與2名維族人士遭關押其中長達8天。這是第一次有人作證北京在海外設置秘密監獄。

吳歡是一名中國異議份子王靖渝之未婚妻,她為躲避被中國當局引渡回國內,而四處逃亡。她對美聯社披露,她是在杜拜的一家飯店被人綁架的,而遭中國官員關押於一間改造成監獄的度假村內,她接受了中文審訊與威脅,且被迫簽署法律文件,以指控未婚夫騷擾她,一直到6月8日才被釋放,現今在荷蘭申請庇護。

其實,這樣的「秘密監獄」於中國十分常見,這次吳歡的說法是目前唯一的證據,她揭露出北京在海外亦設置了秘密監獄,也顯示中國已經開始慢慢利用國際的影響力,而在海外逮人,常見的受害者為異議份子、貪汙犯或者維族等少數民族。

據吳歡的說法稱,她以前對於政治並不關心,一直到4月5日,與未婚夫於杜拜因不明罪名遭到逮捕,而才開始跟媒體與海外中國異議份子團體進行連繫和求援。

吳歡透露,5月27日,她在杜拜的旅館內遭中國官員審問,而後被杜拜警方帶至警察局。她也在警察局被關押3天,期間手機與個人財物皆被沒收,到了第三天,有一名自稱是李旭航(Li Xuhang)的男子前來探望她。李男聲稱自己為中國在杜拜的大使館內工作,並詢問她是否拿了外國團體的錢,而做出對於中國不利的事。對此,吳歡則否認,自稱很愛國。根據中國駐派杜拜領事館的官方網站顯示,李旭航是總領事,不過領事館方面並未回應。

吳歡說,李旭航與另一名男子將她帶離了警局,並搭上一部車,當時車內還有幾名中國人。大約經過半小時車程,到達了一棟白色三層樓的房子,在裡面的房間已被改建成個人監獄,四周街景相當荒涼。

吳歡描述,她被帶至一個房間,並沒有窗,僅放了一張床、一張椅子,以及一盞白色螢光燈,日夜皆開著,真讓人失去時間感。她曾經看到一名維族女子等著使用浴室,又有一次,她聽到一位維族女子以中文大喊著「我不想回中國,我想回到土耳其」。

吳歡稱,她一天只有2餐,且喝水與上廁所都必須獲得警衛的同意,一天最多能夠去浴室5次,但也要看警衛的心情。警衛給她一支手機與SIM卡,使她能夠打電話給未婚夫與牧師。後經她的未婚夫和牧師證實,當時一天會收到4-5通電話,每次吳歡都在哭泣,而且語無倫次。

美聯社檢視了吳歡當時傳給牧師之訊息,竟然發現內容很不連貫,也非常詭異。據吳歡的說法,她到了最後採拒絕進食,且尖叫大哭地要求被釋放,最後她被要求於阿拉伯語與英語文件上簽名,以作證遭到未婚夫的騷擾,「我真的十分害怕遭逼迫簽名」。

由於美聯社並無法證實吳歡之說法,吳歡亦無法明確地指出秘密監獄的確切位置在哪裡,但有證據證實她所說是真的,其中包括了護照印章、北京官員質問她的電話對話紀錄,以及她自秘密的監牢傳訊息給牧師求救。吳歡於6月8日重獲自由之後,在6月11日就飛離杜拜前往烏克蘭。關於此報導,中國與杜拜官方都還沒有回應。

根據美聯社報導,秘密監獄在表面上看起來皆是飯店或者迎賓館,而被囚禁在裡面的人,也通常都未被正式起訴,也無法律資源,更不能夠被保釋,也沒法律命令。北京政府常用秘密監獄來對付請願者,使他們停止對於地方政府表達不滿。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的助研究員陳玉潔對美聯社表示,在之前並沒有聽過中國於杜拜設置了海外監獄,此種監獄在其他國家會很不尋常。但她也說,這相當符合中國近年來的做法,其試圖透過正式或者非正式之管道,將人抓回中國。

北京當局特別鎖定海外的維族人,時常以涉嫌恐怖主義之罪名將他們拘捕。據「維族人權計畫」(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統計顯示,在1997年到2007年期間,北京政府至少從9個國家逮捕或者驅逐89位維族人,甚至從2014年迄今,該數字持續增加到了1327人,且範圍擴大至20個國家。

吳歡與她19歲的未婚夫王靖渝雖並非維族人,可是因為王靖渝曾經質疑中國媒體對香港2019年抗議、以及中國和印度邊境衝突之報導,已經成為北京政府的眼中釘了。

北京當決除針對維族人之外,也開始鎮壓異議人士與人權份子,且以全國反貪腐運動之名義,大規模進行逮捕涉嫌的官員。光在2020年,北京政府就已逮捕了1421名涉嫌貪汙與金融犯罪嫌犯;但沒有公開數據顯示出,近年來有多少中國人於海外遭到拘押或者驅逐了。

過去曾經有維族人於杜拜遭到審訊,並被遣送回中國,另有消息稱,杜拜一直和其他國家的秘密監獄有關。據法律專家、「拘禁在杜拜」組織的創辦人史蒂林(Radha Stirling)披露,她曾經接觸大約12人,曾被關於沙烏地聯合大公國的度假村內,其中包括有加拿大人、印度人與約旦人,但並沒有中國人。

史蒂林說,顯然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會代表盟友國政府把人關押,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對於強大的盟友國(中國)之要求置之不理。美國國務院對吳歡的說法,也尚未有回應。

責任編輯: 王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