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洗去黨文化的小粉紅(圖)

2021-08-08 09:0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櫻花  小粉紅
洗去黨文化的小粉紅(示意圖/櫻花,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国2021年8月6日讯】我今年二十五歲,和多數大陸的年輕人一樣,從小生活在中共的洗腦灌輸下,也曾是中共的鐵桿粉絲,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小粉紅、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也曾經在敗壞社會道德的過程中隨波逐流、墮落沉淪。

我們這一代人,從開始懂事起,就沒離開過中共的仇恨洗腦,灌輸血腥、仇恨、漠視生命,這樣的價值觀披著愛國主義外衣,不斷灌進我的心裏。那時我和小伙伴們喜歡塗鴉,畫最多的,就是各種殺日本人的畫面,血腥與暴力就是祖國花朵的內心世界。

初中的洗腦政治教育

初中時,正好趕上北京奧運,那年家裏剛剛接上互聯網,我看到國外奧運火炬傳遞時,沿途許多被中共迫害的西藏和新疆人舉牌抗議中共暴政,各國警察還不管,我簡直氣炸了,就開始在網上當起與境外反華勢力作鬥爭的鍵盤俠。上了初三後,學校思想品德課開始講政治,歷史課也講起了階級鬥爭史。那時我面臨升學壓力,對這些東西照單全收。深入學習、貫徹落實、高舉旗幟、堅決擁護這些黨八股我背得滾瓜爛熟。政治滿分80分,我考70分是家常便飯。

政治的高分雖然讓我升學比較好,但卻造成嚴重的惡果,我的思維方式、價值判斷嚴重扭曲。我自己用階級鬥爭來分析歷史、分析時事;面對各種中共製造的社會亂象,我總能想出一個合理解釋,那些五毛語錄,從來沒有人教我,卻在中共灌輸的思維方式下,自己獨立思考了出來。我甚至對自己的智慧感到驕傲,還想將這些「思考」寫成書,告訴大家不要總是罵政府。

高中時的半信半疑

升上高中後,我選了文科,政治試卷上每天讓學生變著花樣讚美中共。不管它做了甚麼,都有辦法去詭辯,讓它感覺變得合理:好事就是符合唯物辯證法的某個哲學原理;如果是壞事,就說「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要用發展的觀點看問題」,「事物都有兩面性,好的方面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等等。長此下去,自己雖然隱約覺的假,但在潛移默化中也接受了。唯物主義的灌輸,讓我覺的道德是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是統治階級愚民的工具。黑貓白貓,抓著老鼠就是好貓,道德不道德,符合了自己的利益就是道德。

高二時,我遇到了一位很有思想的歷史老師,他對中共的宣傳、中國的教育現狀有很清醒的認識。他鼓勵我們獨立思考,甚至讓我們大膽去懷疑歷史教科書中的觀點。在他啟發下,我閱讀了很多史料,自己去考證歷史書中的一些說法。我驚訝的發現,原來很多看似順理成章的事情,並不符合事實。例如中共發動的所謂大躍進和人民公社,讓四千萬名中國人死於飢荒,卻被歸咎於風調雨順的「三年自然災害」;中共前三十年搞的各種政治運動,開歷史倒車,卻被說成「社會主義的艱辛探索在曲折中前進」…凡此種種,不勝枚舉。中共教科書裏的許多內容,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撐,卻總是用非黑即白的階級鬥爭觀極端的看待世界。

從那以後,中共在我心中的形像開始動搖,我也漸漸抵觸政治灌輸了。凡是接觸到和政治相關的信息,我都先選擇懷疑,然後自己去找證據驗證。但是畢竟被中共塑造了十幾年,再加上國內信息封鎖,儘管了解到一些真相,但卻看不清中共的真面目,竟然對中共仍然抱有幻想。以為這些亂象畢竟是暫時的,甚至相信只要經濟繼續發展,中共漸漸的也會變的民主、開明。

「真、善、忍」改變了我

半信半疑的狀態一直持續到進入大學,一次偶然的機會,才有了徹底改變。大二時我在學生會組織裏擔任部長,由於工作繁忙,大學人際關係又複雜,所以精神壓力很大,有段時間常常失眠。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全無睡意。我突然想起來,我手機裏有媽媽(媽媽是法輪功學員)給我存的李洪志師父《大連講法》錄音。小時候我跟媽媽學過一段時間,但是一直沒真正走進去,心裏知道法輪大法好,是無辜冤枉的,但是對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不知道,也不願想。那晚我躺在床上想:反正醒著也是醒著,不如聽一聽師父講法吧,這樣聽著聽著,我竟然睡著了。

就這樣我每天晚上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一遍一遍聽下來,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為甚麼要做好人、如何做好人、生命的來源與意義、宇宙時空的奧秘、世間禍福的因緣等等,許多人生的疑問,都在講法中有了答案。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大法讓我受益匪淺。從小胃不好,還經常噁心嘔吐。修煉沒多久,這些毛病全好了,冷的、熱的、酸甜苦辣都能吃了。更重要的是,師父教弟子按照「真、善、忍」原則做一個好人,這是從來沒有人給我講過的。我也嘗試實踐這一原則,不再與人斤斤計較,遇事忍讓。很快我發現人際關係融洽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容易焦慮、愁眉苦臉了。

真相的反思與徹底覺醒

隨著修煉,我必須面對一個困惑我許久的問題:法輪大法這麼好,中共為甚麼要鎮壓?中共用來批判法輪功的那些理論和事例,是真的嗎?為了解開這個疑問,我決定上網去查查。得益於翻牆軟件,在網上查到了大量國內看不到的資料,還發現很多我原本感覺很疑惑的事情,都是中共捏造出來的,如一千四百個死亡案例、剖腹找法輪、傅怡彬殺人案、天安門自焚等等,都是中共編導出來,破綻百出的鬧劇,有大量的證據坐實其造假;我還了解許多大法弟子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以及我一直不太敢相信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也被鐵證如山的證據坐實;還有高智晟、王全璋等勇敢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正義律師,被中共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遭到酷刑迫害。

這些真相促使我反思:共產黨到底是個甚麼黨?在了解更多歷史及真相後,我才知道共產黨對人類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許多中國人卻對此渾然不知不覺。我震驚了!過去十幾年裏,我究竟學了甚麼?當中共在犯罪時,我到底做了甚麼?回想起曾經為中共搖旗吶喊的我,我感到無比羞愧,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恥辱。震驚之下,我徹底看清了中共邪黨。二零一六年夏天,我在大紀元網站發出鄭重聲明:退出我曾加入過的一切中共相關組織,廢除我發過的要為中共貢獻生命的毒誓,還刪除了以前在網上發表為中共站台的言論,也把中學時代的政治書全部丟進垃圾桶。四、五年前還是鐵桿小粉紅的我,徹底覺醒了!我要拋棄中共,我希望站在神的身邊,我要做回中華兒女,我不做馬列子孫!

重拾良知 清洗黨文化

然而中共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破壞中華傳統,引進鬥爭哲學與無神論,在中國人心中植入了深深的黨文化,每個人都深受其害,卻習以為常。黨文化讓中國人做事走極端、戰天鬥地、互相傷害,與其他正常社會的人格格不入。曾經是萬國來朝的禮儀之邦,如今卻被全世界反感。這些文化毒素,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中有十分透徹的分析。

我曾經是黨文化的嚴重受害者。在修煉之前,我都意識不到這個問題。但是隨著修煉的深入,我漸漸發覺黨文化思維在內心深處的存在。黨文化體現在方方面面,其中最大的表現就是「恨」。我從小就在中共的仇恨教育下長大,「恨」深深扎根在心靈深處,它讓我恨日本、恨美國、恨中共的一切敵人;生活中恨一切讓我不高興的事物,對我不喜歡的人恨不得把他貶低得一無是處;它讓我做事極端,說話尖酸刻薄。這些都與真、善、忍的原則背道而馳。

當然,黨文化也不只是表現在「恨」,還表現在說假話、說空話、糊弄事、形式主義、狂妄自大、人人互相戒備、做事不為人著想等等。它不僅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也與中華傳統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價值觀背道而馳,更與西方文明的「自由、平等、博愛」等理念格格不入。幸好有法輪大法的指引,讓我發現自身的問題,不斷歸正自己,重拾道德,清洗黨文化,做回一個正常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謝德潤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