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陶傑:拿破崙為什麼是軍事天才(圖)

2021-06-20 09:04 作者:陶傑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拿破崙在戰爭中屢獲勝利,以少勝多的案例屢見不鮮。
拿破崙在戰爭中屢獲勝利,以少勝多的案例屢見不鮮。(圖片來源:Rheo1905/維基百科/CC BY SA)

【看中國2021年6月20日訊】拿破崙被譽為軍事天才。這是歷史教科書裡的一句話。但拿破崙的軍事天才在何處?人的一生很短,中學應付歷史考試,一句話交代過去,不必也不能瞭解細節。

拿破崙會打仗,關鍵在於會佈陣,也會變陣。十八世紀末和十九世紀初,火器和槍械早已發明,進入比較成熟的階段,但還沒有科技工業。

那個時代戰場上的軍隊有三種:步兵、炮兵、騎兵。以步兵為最多,也是戰場的主力。炮兵涉及沈重的運輸,雖然殺傷力巨大,缺點是行軍速度慢。騎兵機動速度最快,等同一百年後的坦克,相當於中國像棋裡的車,效率凌厲,但遇到大炮,一樣會遭殃。

此三大兵種,就像小孩子伸出來一隻手玩的布、剪、槌,物物相剋,也相輔相成,能運用精妙,是一種哲學。

而步兵之中,又分三種佈陣:線陣、矩陣、方陣。

線陣利平原,兩至三排,橫列一線排開,利於攻。矩陣利於山崖之間的地理,作長方形,攻守皆宜。至於方陣,作正方形,利於守,特別是對付敵方的騎兵。

拿破崙的軍事哲學,是三大兵種相互交替運用;而又在步兵之中,三大排陣互為變易。視乎天氣、地理、敵方戰略,雖然早有計畫,但又有急變的偶發因素,如何當機立斷,不但要有天才和知識,還要有敏銳的觸覺。

步兵的三種佈陣,在羅馬時代已經有了,不算稀奇。寇比力克的電影「風雲群英會」,描述羅馬帝國奴隸斯巴達克和羅馬兵對陣,就有夜間擎火把的矩陣和方陣的震撼場面。拿破崙時代戰爭的新玩法,是加入了炮兵和騎兵,與步兵一齊融合之時,交替使用的新組合,尤其後勤補給。

戰爭的士氣固然重要,將官的意志也很重要,但是戰略不可以僵教條,戰術也要靈活變化。中共建黨一百週年,早期聽從共產國際指揮,僵守列寧的城市工人罷工暴動理論,但是在上海、天津、廣州,清末民初洋務運動後工業俱見規模,有中產階級人口,渴望生活穩定,民國政府城市管治有力,兼有洋人影響局面。在城市裡發動罷工吃了大虧,只能退去農村。

留戀在城市繼續革命的,變成左傾盲動路線,成為犧牲品。唯初退至井岡山,再退至二萬五千里之後的延安。這就是在華盛頓大學讀哲學的李小龍悟出的Be water——水有漲退兩時,也有液、固、氣三態——終於等到了西安事變,日本侵華。

軍事、歷史、哲學,三位一體,在香港,有一科叫做「通識」——我一早就將之視同笑話,今日果然收攤——沒有這種真通透的學科,也沒有這樣的教師。小朋友早送去英國的寄宿學校,有一點幫助,但學不學到這樣的智慧,也各憑命運造化。

(文章由作者授權《看中國》轉載自《蘋果日報》。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蘋果日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