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容「結束一黨專政」「黨安法」又現形(圖)

2021-05-31 13:04 作者:李子壬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圖為2020年6月4日,市民舉起支聯會印有「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海報。(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圖為2020年6月4日,市民舉起支聯會印有「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海報。(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5月31日訊】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昨日(30日)在親共港媒《星島日報》上撰文,指支聯會有「五大工作綱領」,其中的「結束一黨專政」具有政治顛覆性;在港版國安法下,支聯會的「顛覆綱領」必須刪改,否則保安局應考慮執法,取締支聯會。不少港人稱國安法為「黨安法」,指該法例並非保護國家安全,而是以限制人民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來維護一個獨裁政府的統治。

支聯會全稱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成立於1989年5月,當時旨在聲援並支持天安門廣場抗爭的學生。支聯會亦訂立了五大工作綱領,包括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和建設民主中國。除了舉辦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還會召開中國國情講座和中港兩地關係座談會,在清明節期間獻花予六四死難者,以及舉行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愛心寄天安門母親等活動。

田飛龍在文章中宣稱,支聯會雖然舉辦上述活動,但亦接受海外資金和組織的支持,並參與香港多種形式的民主抗爭行動,指支聯會已經成為一支標誌性的海外民運力量。雖然田飛龍未能列出具體證據,但就把接受海外資金、「勾結外國勢力」的帽子扣在支聯會頭上,以此罪名來批鬥、取締支聯會,似乎名正言順、得心應手。

田還說,支聯會長期利用「一九八九事件的政治遺產」,過分包容的政治自由及海外勢力的支持,雖從事合法集會遊行,但就「挾雜了具有政治顛覆性和煽動性的危害國家安全的成分」。由此可見,「混淆概念、黨國不分」是中共學者的通病。支聯會的其中一項綱領為「建設民主中國」,可見支聯會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愛國組織,其活動何來「危害國家安全的成分」?如果田飛龍將文中的「國家安全」改為「共產黨執政安全」,還算說得通。

不過中國畢竟是中國,「中國」一詞的內涵太豐富。提及中國,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悠遠流長的五千年文化,先秦的諸子百家,不同的學術流派,再到儒釋道對中華文化的深遠影響等等,這些和中共全無關係。一眾中共學者長期為共產黨站台,製造輿論,明示或暗示「共產黨等於中國,沒有共產黨中國會亂」等荒謬言論,時不時把「反共」說稱「反華」。但經過70年見證,中國人都知道中共是最大的反華集團,這個西來幽靈根本不是五千年中華文明的產物,它禍亂中華大地,卻強行將自己等同於中國,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田飛龍還呼籲香港保安局依法管理政治社團,要求對支聯會的有關註冊登記、綱領立場及行為模式加以調查和評估。早有海外時事評論人指出,共產黨本身在中國是未註冊的非法組織。2019年,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發推文說:「1848年共產黨一出世,它就是個來回來去『徘徊』的『幽靈』。它只管打江山坐江山;從來不註冊,不納稅,不打官司。自古以來,有史以來,一貫如此。」 田飛龍不好好管教一下共產黨,又何以對支聯會指指點點?

另外,中港官員和學者總以港版國安法為「尚方寶劍」,提出所謂「依法取締某組織,依法嚴懲某人士,又依法治港」云云。田飛龍也在文章中指出,要依據國安法的某條某點來針對支聯會執法。但這些中共學者不知道的是,在西方民主國家,法律是社會契約,凸顯公民意志,即全體人民的意志。這個港版國安法,從制定到通過,再到執行,無一環節採納民意,是個十足十的極權惡法。

所謂的「國安法」,不過以國家安全為名,扼殺香港自由為實,最終目的是維護共產黨的統治。因此,該法例被民間戲稱為「黨安法」。今次田飛龍長篇大論,再次令國安法原形畢露,凸顯政權扼殺異見的獨裁本質。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