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川普刑事调查的七個要點(圖)

2021-05-28 12:49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前美國總統川普
前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Mark Wilson/Getty image)

【看中国2021年5月28日讯】前美國總統川普(唐納德.特朗普)、他的商業助理或公司受到刑事指控的可能性本星期又向現實靠近了一步。《華盛頓郵報》報導說,一個特別大陪審團已在紐約市組成,將聽取調查特朗普商業交易的檢察官提出的證據。

美國之音報導,這個大陪審團的預計任期是六個月,比多數大陪審團一個月的任期要長得多。大陪審團成員將聽取一項調查所收集的證據。這項調查已經進行了兩年,還涉及了最高法院所作的兩項裁決,讓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得以獲取這位前總統的稅務報表。

紐約法學院教授、曾在曼哈頓擔任檢察官的麗貝卡.羅伊夫(Rebecca Roiphe)認為,這個大陪審團的任期之長預示,檢察官正準備組織一個複雜而冗長的案件。

羅伊夫說,這只是一個程序的開始,這樣的程序通常會導致刑事起訴。「等它結束時,我們沒看到起訴的情況是不大可能的,」她說。

什麼是大陪審團?

在美國聯邦司法系統以及包括紐約州在內的很多州,在大陪審團認定有「相當理由」(probable cause)認為某個個人或實體犯有刑事罪行後,就會提出刑事指控。

大陪審團的程序與審判不一樣,沒有人會在大陪審團程序中代表犯罪嫌疑人。在美國有關大陪審團的一個常見笑話是,證據標準如此之低,以至於一位稱職的檢察官可以讓大陪審團對一份火腿三明治提出起訴。

不過,羅伊夫說,必須要注意的是,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小塞勒斯.萬斯(Cyrus Vance Jr.)的辦公室已經明確表示,不會把邊緣性的案件提交起訴。「他們不會在最低限度的情況下把案件提交給大陪審團,只是為了得到份勉強的起訴書,」她說。此外,她提到,在證據方面,紐約大陪審團的規則比聯邦規則要為更嚴格,傳聞式證詞不得呈堂。

誰在調查特朗普

萬斯是前國務卿塞勒斯.萬斯(Cyrus Vance)的兒子。兩年來,甚至在更長的時間裏,他一直在調查特朗普的商業做法。上星期,紐約州的州司法部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宣布,另一項最初為民事性質的調查已轉變為刑事調查,而且她的辦公室將與萬斯分享資源,這實際上是把兩項調查結合到一起。

這項宣布讓曾任紐約州副州司法部長和聯邦檢察官的丹婭.佩裡(Danya Perry)這樣說特朗普:「他在這之前就遇到了大問題,這條消息一來,他遇到了更大的問題。」

萬斯和詹姆斯這兩個辦公室結合起來的檢控能力還得到了外部的協助。萬斯採取了不同尋常的舉措,聘用了白領犯罪辯護律師馬克.波梅蘭茨(Mark Pomerantz)。波梅蘭茨曾任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刑事處的負責人,領導了多起高曝光度的有組織犯罪的調查。

人們對調查所知多少?

雖然有關細節並未公開,但過去一年來,部分由於特朗普為了讓調查喪失信譽而公開反擊,外界可以清楚看到的是,調查人員正在查看多起可能存在的犯罪行為。

「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知道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辦公室一直在就一系列可能的刑事犯罪而在調查他,包括稅務欺詐、保險欺詐、偽造文件記錄之類,」佩裡說。

這項調查也可能把特朗普的一些子女捲進來。他的兒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已收到作證的傳票,還有報導說,調查人員正在查看特朗普集團付給他女兒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款項,這些款項被註銷為諮詢費。

誰是艾倫.魏塞爾伯格?

檢方似乎對艾倫.魏塞爾伯格(Allen Weisselberg)特別感興趣。他長期擔任特朗普集團的首席財務官。據信,檢察官查看的事項包括魏塞爾伯格是否從特朗普那裡得到了報酬卻沒有向國稅局(IRS)報稅。

外界普遍猜測,檢察官盯上魏塞爾伯格是為了向他施壓,讓他與檢方達成協議,爭取讓他提供對前總統特朗普不利的證詞。

在特朗普接管公司之前曾為他父親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效力的魏塞爾伯格自從2000年以來一直擔任首席財務官,他所處的位置應該讓他知道這位前總統本人是否知曉或參與任何非法活動。

特朗普會坐牢嗎?

對這個問題的簡短答覆是「有可能」。這位前總統如今已是普通公民,而被調查的活動多數發生在他就任總統之前,這意味著他的前總統身份並不能成為保護他的法律屏障。

更長一些的答案則是:「事情嘛,是複雜的。」美國歷史上還沒有任何一位前總統面臨過刑事指控,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經認為這個起訴是出於政治動機。

無助於維護檢方信譽的是,紐約州的州司法部長詹姆斯在競選這一公職時就已誓言要起訴特朗普,這使這項調查更加政治化了。最起碼來說,這意味著檢察官們明白,在公開針對這位前總統提出任何刑事指控之前,他們必須確保這些指控無懈可擊。

特朗普怎麼說?

特朗普一直高調地宣稱,紐約的這個調查是非法的。在傳出組建大陪審團的消息後,他星期二夜間發表博文,再次發出這樣的抱怨。

「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獵巫的延續,」他寫道。「這從我走下特朗普大廈的電動扶梯的那一天就開始了,而且從來也沒有停止過。他們浪費了兩年的時間和4800萬美元納稅人的錢,用於(特別檢察官)穆勒和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彈劾騙局之一、彈劾騙局之二,而且它以非法泄露的機密信息,延續到了今天。」

他補充說:「紐約市和州正在蒙受他們歷史上最高的犯罪率,他們不去捉拿謀殺犯、販毒分子、人口販子和其他人,卻來打擊唐納德.特朗普。」

接下來會怎樣?

紐約法學院的羅伊夫說,雖然大陪審團任期為六個月,但不能僅僅因此就認為這起案件會拖那麼久,專家普遍預計會有起訴書,但起訴書什麼時候會下達,目前還不清楚。

不過,假如起訴書出來了,這不等於會有迅速審判。人們預計,不管被告是特朗普、他的公司或是他的助理,這位前總統將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來讓這個程序緩慢到爬行般的速度。

「我們已經看到前總統特朗普把這個案子拖了好幾年了,」前檢察官佩裡說。「絕對毫無疑問的是,他會儘可能長的延續這樣的辯護策略。在很多方面,對一位刑事被告來說,拖延就是勝利。」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