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八九六四」中斷了中國民主化進程嗎?(圖)

2021-05-28 06:13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六四天安門
六四天安門(圖片來源:公用領域/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1年5月28日訊】今年的六月四日將是「八九六四」三十二週年,各類紀念活動將在世界各地舉行。紀念不僅是為了回憶過去,更重要的是面對未來。圍繞「八九六四」存在一些敏感的問題需要回答。

第一,「六四」鎮壓以後,鄧小平南巡,中國進行市場經濟改革,但政治體制改革停止,「六四」阻礙了中國民主化進程嗎?

「八九六四」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分水嶺。之前的胡耀邦和趙紫陽執政時期,改革開放既有經濟體制改革,也有政治體制改革。但天安門大屠殺後,中國的改革開放成了跛腳鴨,只有經濟體制改革。是八九民運和六四大屠殺中斷了中國民主化的進程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要說清兩個事:

1、「八九」民運的產生

在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趙紫陽執政時期,中國政治相對開明,言論自由,各種西方民主自由的思想進入中國,中國進入政治啟蒙時期。政治開明必然促進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加之,當時的經濟雙軌制帶來的腐敗以及胡耀邦的突然離世,中國人希望中共加快政治體制改革。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八九」民運產生了。大學生作為時代的弄潮兒,自然率先走上了歷史的舞臺。所以,我們可以說,「八九」是時代的產物,是中國人民的政治覺醒。但中共統治集團顯然沒有思想準備,進退失據,「四二六」社論的錯誤定性,加劇了官民衝突,也使民運像火焰在全國迅速蔓延。一句話,「八九」的民運產生具有必然性。

2、「六四」鎮壓

鄧小平和中共保守派對「六四」的殘酷鎮壓是他們個人的歷史恥辱,也是中共對人民犯下的罪行。「六四」大屠殺是中共當局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殘酷屠殺,舉世罕見。

我們說清楚這兩個問題,就可以來回答「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與中國民主化的問題了。我的看法是「八九」民運不僅對中國民主化做出了巨大貢獻,而且推動了世界民主化進程,如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它證明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追求是強烈的、渴望的,駁斥了中國人和中國文化不適合民主的觀點。

「六四」的確中斷了中國民主化進程,但這是中共中斷的,不是中國人民,更不是民運學生、市民中斷的。原因是中共害怕喪失政權,害怕被人民清算。即使不發生「八九」民運,一旦中國出現危及中共政權的事件,中共都會毫不猶豫地鎮壓。

沒有「八九六四」,胡耀邦、趙紫陽的政治體制改革就能走下去嗎?答案是否定的。趙紫陽在晚年的回憶錄中曾指出,鄧小平的政治體制改革只是提高行政辦事效率,不會改變一黨專制的根本。

今天,中國沒有發生學潮,但習近平政權仍然拒絕憲政民主,轉而向毛澤東極權主義回歸。

六四事件告訴我們,在極權主義中國,政治改良沒有出路。

第二,為什麼「六四」以後,世界其他地方爆發了顏色革命,但中國再沒有發生民主運動。「六四」讓中國人對民主化失去了信心嗎?

顏色革命,又稱花朵革命,是指20世紀80、90年代開始的一系列發生在中亞、東歐獨聯體國家的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他們通常採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他們的標誌,如烏克蘭的「栗子花革命」、菲律賓的「黃色革命」、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吉爾吉斯斯坦的「鬱金香革命」、香港的雨傘運動等等。

目前,顏色革命已經在喬治亞、烏克蘭和吉爾吉斯等幾個國家取得成功,推翻了原來的親俄政權,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建立了自由民主政府。但部分中東國家新政府建立之後,因世俗派與伊斯蘭主義派的爭鬥,未能建立有效的民主政權,政治爭端不斷。近年發生在委內瑞拉和白俄羅斯民眾抗議活動都帶有顏色革命色彩。

中國沒有發生顏色革命有多種原因,一是政治制度不同。顏色革命一般發生在威權國家,有民主選舉和言論自由,而中國處在後極權主義,黨國一體;二是社會控製程度不同。中共政權已顯現出末世景象,它汲取了蘇聯解體的教訓,把防範政治風險置於首位,對顏色革命高度戒備。

中國未來存在發生顏色革命的可能嗎?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分析發生顏色革命的主要條件。我認為顏色革命的發生一般具有七個條件:一是執政黨腐敗;二是社會分配不公;三是經濟發展停滯;四是民族矛盾突出;五是政治反對力量崛起。六是非政府組織存在;七是西方民主力量支持。

對比中國,應該說這些條件基本具備。中共的腐敗可謂登峰造極,幾乎到了無官不腐,全民腐敗的地步。習近平之所以嚴厲反腐,其目的就是保住共產黨和它的紅色江山。但由於習近平反腐不是制度性反腐,目前新一輪腐敗已經捲土重來。中國權貴集團掌握著國家的經濟命脈,社會分配嚴重不公導致了兩極分化,盛世螻蟻。習近平的國進民退政策使中國經濟增長直線下降。外資紛紛撤離,中國中小微企業大規模倒閉,洶湧的失業潮正在席捲各地,房市、股市、金融等也頻頻報警。在習近平治理下,民族關係全面惡化。中共對維吾爾族實施種族滅絕的行徑已引起國家社會的強烈譴責和制裁。

人權觀察發布的2019《世界人權報告》表示,中共當局修憲濫權,鎮壓藏人、維吾爾人,迫害宗教自由,是人權倒退最快的政權之一,已經達到了「六四」大屠殺以來的最嚴重程度。目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已經覺醒,將中國、中國人民與中共區分開來,呼籲中國人民反抗中共極權暴政。

中國人民從來沒有失去對民主的希望和信心,看看武漢疫情期間,中國人對李文亮醫生的懷念,對言論自由的呼籲,就會明白外表平靜的中國,地下早已燃燒著熊熊的地火。

第三,今天中國民主化的目標是實現憲政民主,而「八九六四」並沒有提出憲政民主訴求,今天是否應該走出「八九六四」或者說告別「八九六四「呢?

「八九六四」發生在1989年,它有歷史侷限性,當時不可能提出憲政民主的訴求。就是提出來,也難以得到社會的回應。記得余志堅等三君子對天安門毛澤東畫像潑墨,被學生扭送到了派出所。

「八九六四」是歷史,是中國民主化的重要資源。因為中國曾經爆發過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過去可以,今天也一樣可以。「八九六四「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街頭運動。我們在香港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中都可以看到它的影子。

我們今天紀念「八九六四「不是要回到過去,而是要走向未來。

正如胡平先生所言:「六四」不但屬於中國,而且還屬於世界。「六四」發生在舉世矚目的天安門廣場,藉助於現代傳媒,全世界的人民都如同身臨其境,見證了那場殘暴的屠殺。「六四」屠殺不但是對全中國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踐踏,也是對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釁。如果中國不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大道,那麼,不但是中國自己,還有整個世界,必將遭遇巨大的災難。去年新冠疫情的全球爆發就證明了這個觀點,至今已有上億人感染,300萬人死亡。

中國人對民主化失去了信心嗎?我的回答是不僅沒有,相反中國正在迎來新的民主化浪潮。

習近平的政治倒行逆施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和憤怒,不斷發生的公共事件使每個中國人感到恐懼不安;內憂外患的國內國際形勢使中國人感到失望;習近平的個人崇拜使中國人感到愚蠢和荒唐。信息的屏蔽使各種謠言廣為傳播。習近平忘記了中國人不是北韓人,是經歷過八九六四的,大多數中國人認同普世價值。正如許章潤先生所言,中共維持政權合法性的四條底線:改善民生、保障私有產權、有限自由和政府任期限制均已突破,習近平與人民成了對立面。

隨著房地產和貨幣經濟泡沫的破滅,當中國人再次面對經濟困難和政治高壓時,自私、功利的中國人就不得不站起來。習近平的粗暴、蠻橫和狹窄的性格特徵決定了他會一條道走到黑。這樣習近平對內民心盡失;對外喚醒了西方世界對法西斯的慘痛記憶,迫使它們不得不為民主自由而戰。

拜登總統說,與中國的對抗是民主與專制的對決,西方文明世界必須贏得這場戰役。只要中國還處在共產暴政之下,世界的自由民主就不能不受到嚴重的威脅;中國沒有自由民主,世界就沒有和平與安寧。

最後,讓我們用胡平先生紀念「六四」的文字結束今天的文章:埋葬中共暴政,埋葬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專制強權,任重道遠,我們的抗爭無比艱難,也無比神聖,無比光榮。對自由的渴望深深地植根於人心之中,它永遠不會熄滅。自由民主好比不死的鳳凰,它可以失敗一百次一千次,但每一次它都會浴火重生。相反,共產專制只能輸一次,它一旦倒下,就再也爬不起來。只要中國人不屈不撓,堅持抗爭,最終的勝利必定屬於中國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議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