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習近平敗局已定 前中共高官一語成讖(圖)

2021-05-12 19:18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49
    小字

鐵流和李銳
李銳(右)先生一語成讖:習近平文化水平低下,並且不會接受任何忠告。(圖片來源:攝影:鐵流/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5月12日訊】5月1日,《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的文章,題為《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習近平在文章裡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世界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一個「亂」字,而這個趨勢看來會延續下去。」「同時,我們必須清醒看到,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雖然我國發展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機遇和挑戰之大都前所未有,總體上機遇大於挑戰。」

這篇文章是習近平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就在習近平發表講話前數日,美國發生了川普(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山的事件。

文章中,習近平還不忘自我表揚。他說:「這次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國的領導力和制度優越性如何,高下立判。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

我相信習近平的話源自他的真實想法。但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判斷呢?民主世界固然少不了爭吵、相互攻擊,甚至出現衝擊國會山這樣出格的事,但三權分立的民主體制並未動搖,民主自由的價值觀並未發生改變。「亂」是因為人民有權利表達,有權利集會和示威遊行,反觀中國,「靜」是沒有言論自由,沒有集會自由,人人害怕因言獲罪。這次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是從中國首先爆發,然後擴散到世界。如果中國在疫情爆發的早期及時採取措施,世界的疫情也不至於演變為一場舉世慘禍。為什麼習近平眼裡的世界與我們如此大不同?

事實上,理解習近平的思維也不難,李銳老先生早就給出了答案。2018年,李銳先生在病中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就表示,習近平文化水平低下,並且不會接受任何忠告。

對李銳的評價,我們可以解讀為:習近平不僅文化水平低,而且狂妄。因為文化水平低下,其思維至今還停留在毛澤東極權主義時代,而不知憲政民主已是歷史大勢;由於文化水平低,眼界狹窄,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國家和自己的份量,盲目自大,以致於狂妄。所以,習近平作出「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的世界大勢判斷並不奇怪。

現在,我們思考一個問題:習近平是馬克思的忠實信徒嗎?有人說,如果中國還有一個馬克思主義信徒,他就是習近平。也有人說,從習近平的中國夢和中華民族復興的言論,以及他對中國百年前的遭遇憤憤不平而言,他只是一個民族主義者。馬克思主義無非是他的一件外衣,畢竟中共宣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

我認為,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藉助李銳先生這面鏡子。一個忠實的馬克思信徒為什麼會告別馬克思主義?李銳出生於1917年,他的父親曾追隨孫中山,是早期同盟會會員,參加過辛亥革命。李銳在湖南度過了整個少年時期,他痛恨國民黨的腐敗和蔣介石的獨裁統治,加上受到左翼書刊的耳濡目染,逐漸向共產黨靠近。進入武漢大學就讀後,他頻繁參加和組織學生運動,並在1937年正式入黨。李銳先生「一二.九」運動前後加入共產黨、要求抗日救國的青年,是以敢言聞名的中共改革派人士。他曾身居高位,說服毛澤東推遲三峽工程上馬,組建後備幹部「第三梯隊」;也與許多其他中共高官一樣,在數次政治鬥爭、高層博弈中身陷囹圄,起起落落。

陳奎德指出:「1937年國共合作之後,到延安去參加中共的一批年輕知識份子,他們帶有左翼傾向,同時又追求自由民主。但後來,中共自己沒有走這條道路。這批人到了晚年覺醒了,他們有了一點點空間,可以發出聲音來,所以又恢復到原來的初心,原來追求民主自由的初心。」胡平先生認為:李銳晚年已經對共產黨有很嚴厲的批判。他講過,共產黨完全是錯的,而且他告別了馬克思主義,說這只是一個烏托邦。晚年的李銳一直唸唸不忘的是中國的民主憲政。他88歲時,曾作了一句詩,「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李銳先生對身後事留有遺言:「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李銳先生的一生就是追求真理、信念的一生,他的態度就是真誠,他也曾誤入歧途,但他的真誠使他反省,並最終走入正途。

現在,我們再回到習近平的問題上。從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和中國向馬克思故鄉贈送雕像來看,習近平有點像馬克思的信徒,但他的執政理念又很不像。

馬克思作為一個學者,他追求言論自由和普選,但習近平打擊言論自由並反對普選,強調黨領導一切。李銳的「真」讓他走出迷霧和險境,最終擁抱憲政民主。李銳直言,毛澤東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習近平主張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毛澤東是他的精神之父和恩師。1984年,從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任上離休後,李銳著述了大量涉及中共黨史的文字,揭露中共統治的真相,以致外界認為,他最大的貢獻就是為20世紀的中國歷史作證。

綜上可見,我們通過李銳這面鏡子可以看出,習近平並不是馬克思主義信徒,他也不是什麼民族主義者,他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他的目的是保護中共的江山,讓中共長期統治中國。

習近平通過反腐集中了軍隊權力,又通過設立若干個行政領導小組集中了政府的權力,可謂集權有術,頗得毛澤東九陰真經的真傳。習近平能夠成功嗎?能夠成為超越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的一代梟雄嗎?李銳先生所言:「習近平文化水平低下,並且不會接受任何忠告」事實上,已經預言了他的敗局。

中共理論刊物《求是》雜誌,2019年2月16日發表了習近平2018年8月4日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的一部分講話,題為《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該文較為充分地體現了習近平的依法治國實際上是人治,他指的法是嚴刑峻法。習近平一方面強調「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另一方面表示要加強共產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及「司法獨立」的路子。既然習近平承認人民主權原則,「憲政」、「三權鼎立」及「司法獨立」就是其中應有之義,就必然要限制共產黨的權力。

對此,北京獨立學者查建國曾表示:「民主制度的設計就是司法獨立、多黨競選、三權分立,就是為了使權力掌握在人民手中,而不是掌握在少數的篡權者、少數的掌權者手中。」貴州大學經濟學前教授楊紹政認為:所有權利來源於人民這些不是西方的,是我們憲法的本意。既然如此,我們國家的現行體制要嚴格依照現行憲法的形式,共產黨領導一切,沒有憲法依據啊,一切權力來源於人民,並不是來源於共產黨。習近平拒絕憲政民主,企圖將中國帶入極權主義時代,人民不答應,所以此路不通。

習近平還強調,全球治理體系正處於調整變革的關鍵時期,中國要積極參與國際規則制定,做全球治理變革進程的參與者、推動者、引領者。這體現出習近平的狂妄。中國一個人治國家,沒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在西方文明世界看來是個怪物,沒有理性,你如何能夠做全球治理變革進程的參與者、推動者和引領者呢?說到這裡,我不由想起一個國際笑話。

2019年2月10日,世界經濟論壇在網路上發布了一場主題為「當全球秩序瓦解」的座談視頻。當時,主持人問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中國怎麼看全球秩序,以及在其中的角色。方星海回答說:「我覺得,最重要的因素是,西方國家你們現在國內非常困難,你提到的民主出了很大的問題。你們得認識到這一點,你們的國家需要政治改革。」方星海的話音一落,場內爆出一陣笑聲。有網友說:「我在現場的話應該也憋不住,一定笑出來。中國沒有民主,所以沒有民主問題。」《流浪地球》這部影片曾經在大陸很火,契合了習近平要引領世界,解決人類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問題,為人類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的願望。我想說,拯救地球之前先拯救一下自己吧。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習近平認為「世界的時與勢在我們這一邊」的世界大勢判決,顯然是錯誤的。恰恰相反,今天的習近平政權內外交困、四面楚歌。國內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發展停滯;已進入人口老齡化;社會群體事件不斷發生,民眾不滿情緒增長;對新疆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政策正在製造中國分裂;在香港強制實施國安法和改變選舉制度,使一國兩制民心盡失。國際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正在聯合起來,共同對抗中國。美國維持對中國商品的高關稅,歐盟暫定審議《中歐投資協定》。美國、英國、加拿大、荷蘭已將中國的新疆政策界定為種族滅絕,並對中國實施制裁。

世界的時與勢到底在哪一邊呢?僅就臺灣而言,臺灣防控新冠疫情已成世界楷模,與世界文明國家互動頻繁,可謂朋友遍天下。反觀中國,大好的國際形勢毀於一旦,目前已成孤家寡人。習近平文化低,看不懂世界大勢。又因為文化低,坐井觀天,狂妄自大。李銳先生一語成讖。

責任編輯: 徐智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