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清僧嘆一聲出一句 預言沒有不應驗的(图)

2021-04-24 06: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湖北(16:9)
段文昌在湖北江陵長大,年少時喜愛蜀文化。(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原西川節度使段文昌,字景初,在湖北江陵長大。他父親叫段鍔,是支江縣縣宰,後來任江陵縣令。段文昌年少時喜愛蜀文化。後來去遊歷成都,曾拜謁韋皋。他很為自己的才學而自負,與他交遊的都有高士之名。

後來他又去了南康之府。當時金吾將軍裴邠之鎮守樑川,任他為從事,推薦他參與朝廷人才的審查錄用。有一次,段文昌到達興元以西四十里的地方,那兒有個叫鵠鳴的驛站,它濱漢江,前倚巴山。有個叫清的和尚在山上修行,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人。他常常感嘆一聲,忽然說出一句預言,沒有不應驗的。

段文昌在官府時,就曾經聽說過清僧之異,便向他求宿,想請教前世今生的事。他們通宵達旦地暢談,清忽然問段文昌說:「蜀中旌旗招展,隆重而來的人是誰?」段文昌說:「是高崇文吧!」清說:「不是,你再說一個。」段文昌說:「代替高崇文的武黃門。清說:「十九郎你過不了幾天就和此人一樣,比他更為顯赫。」段文昌詢問原因,清卻說:「瘋顛胡說罷了。」於是兩個人大笑,從此段文昌非常自負。

戶部官員韋處厚出任開州刺史,這時段文昌任都官員外,正審理私販鹽鐵的案件。段文昌特意將韋處厚送出官署大門。韋處厚精通佛學,來到鵠鳴向和尚清請教,清高興地迎接韋處厚。韋處厚問自己回來的時間,清回答說:「一年半載,一年半載。」韋處厚又問自己最後能當什麼官?清說:「宰相,必須在江邊得到。」韋處厚又問自己死在什麼地方?和尚不回答。韋處厚問段十九郎(段文昌)以後怎麼樣。清回答說:「已經同他說過了,快了,快了!」等到韋處厚調回來,正好三年時間,應驗了清的一年半載加一年半載的說法。

長慶初年,段文昌以宰相的身份鎮守西川,果然應了和尚清所言。韋處厚就是弄不明白在江邊得宰相這句話的意思,於是到處請人解釋。有人說韋處厚必定是先在浙西夏口任職,從這兒入朝做宰相。等到唐文宗皇帝在江邸即位,首命處厚為宰相,到這時清的話才完全得到驗證。韋處厚與鄒平共同修建清公塔,並刻石記錄了上述事情。

又有趙宗儒管理興元的時候,曾向清公謁問他今後的動向,清公在紙上寫了兩句詩:梨花初發杏花初,旬邑南來慶有餘。趙儒宗問這詩句的含義,清公還是說:「瘋顛和尚胡說。」第二年二月,趙宗儒任檢校右僕射,鄭餘慶代他管理興元。

(事據:定命錄)

責任編輯: 岳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