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青天白日的傳奇故事(上)(圖)

2021-03-25 09:3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那娟娘聽了,羞得滿面泛紅,低頭半晌才慢慢的說:「君子請稍待,我先去辦事,回來再說。」
那娟娘聽了,羞得滿面泛紅,低頭半晌才慢慢的說:「君子請稍待,我先去辦事,回來再說。」(繪圖:志清/看中國)

說有一個人,名叫南宮認庵,姓南宮,名字叫認庵。祖籍是浙江人。他的父親名叫南宮琥,在廣東做官。父親為官清廉,兩袖清風,因此家中很清貧。認庵自幼跟著父母在廣東生活。跟著父母也學了讀書認字,還頗讀了些經史。後來母親死了,不久父親也去世了。只剩下認庵一人孤苦伶仃。

這裡他剛剛操辦完喪事,那邊傳來消息說發現府庫財務有虧空。父親死了,「父債子還」,官府追查虧款,要抓認庵抵債,入獄服刑。

認庵一人年紀還小,四顧無親,沒人商量,但是他不想被關監獄,也不信是父親使得府庫虧空,但自己人小力單,也沒有辦法。想起自己還有個叔父,是父親的唯一的兄弟,名叫南宮璧。聽父親說過他在蘇州給人做幕僚。於是打算去蘇州找叔父。怕人發現,南宮認庵偷偷的把父母的遺骸挖出來,焚燒成灰,放在一個竹籠裡,自己背著,趁著黑夜,悄悄的走了,直奔蘇州而去。

一路上風餐露宿,跋山涉水,走了一年才到了蘇州。可是蘇州很大,人海茫茫,只知道叔父名字,一個小孩子家,舉目無親。上哪裡去找這麼一個人呢?真猶如大海撈針。找了多時也沒有一點音信。那時正趕上蘇州遭災,年景歉收,認庵眼看手頭僅有的一點兒錢也要花光了,於是就傾其所有,用僅剩下的一點兒錢買了半畝地,把父母親的骨灰裝殮,埋葬,加以祭奠,還請人立了一個石碑,作為銘志。自己在墓旁用茅草搭了一個就像種田人看守瓜地住的那麼一個茅草屋,就守在父母的墳墓旁,每天夜裡住在那裡。也沒有洗漱等日常生活器具,日久竟然混的是蓬頭垢面,靠著乞討為生,淪為了街頭乞丐。

雖然如此,這認庵每次討來了殘羹剩飯,只要稍微像樣一點的,都會記著先給父母的墳前上供,祭奠,然後自己才吃。自己心裏還念叨說:「上供人吃,心到神知!」那時認庵剛剛十五歲,但是生性孝順,而且很聰慧,即使淪為乞丐,但是面貌清癯不顯乾枯苦相。平時常聽到蘇州當地小兒唱的山歌,悅耳受聽,於是就自己學了來。效仿古時候伍子胥的行徑,給人們唱山歌,賣唱乞討。這樣就勉強可以餬口,不至於凍餓而死。

每日裡走鄉串鎮,轉眼三年過去了。有一天,他偶然的坐在一個古寺的門口,晒著太陽擇虱子。對面就是一個富貴人家的花園。抬頭可以看見園中的繡樓上不時地有美人向外眺望。忽然,就聽「吱呀」一聲,從花園的後門裡走出來一個小丫鬟,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的樣子,黑髮粉面,身姿妙曼。出來後回身把門虛掩上,就朝西邊走去。只見她走了沒幾步,忽然俯下身來,隱沒在草叢中。不一會兒,立起身來,整了整衣服又走了。沒走幾步,認庵就看見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那女子身上掉下來,落在地上。那東西卻是細軟無聲,掉了那個女子一點兒沒有發覺。

認庵呼喊著告訴她掉東西了,可是那女孩子竟沒聽見,逕直的走了。認庵急忙過去一看,原來掉在地上的是一個織錦包袱。打開看裡面裹著金釵玉釧,許多零星珠寶,還有一封書信。

認庵從小隨著父母,也頗認字,看那信中寫道:「十郎哥哥足下,妹與哥哥自幼親上做親,合家歡喜。不料哥哥家中忽遭變故,貧困猶如司馬相如。聞二老有悔婚之意。妹不改初心,因此將自己所有積蓄,贈送檀郎。苦於無人傳遞。小婢娟娘,名為主僕,情同姊妹。仗義傳書。希望能幫助哥哥進修學業。待他日蟾宮折桂,再訴衷腸。」底下簽字是:「秦氏小妹貞璞再拜」,原來是表妹寫給表哥的。

信中稱這位表哥為「十郎」,大意是兩姨兄妹自幼父母做主訂了親,但最近因為十郎家發生變故,貧困潦倒,女子的父母要悔婚。女子不願意,為了幫助表哥,就委託自己的丫鬟,名叫娟娘的,給表哥送去自己存的私房珠寶首飾有金有玉,還有一百顆珍珠。要表哥用來度日並用功讀書,將來考試中舉,再來迎娶云云。還說了如果家中非要強迫退婚,自己也不會改變初衷,會以身殉節。

這認庵看了這封書信,不由心驚,心想:「好險哪!這信中說的明白:沒過門的女婿落魄,富家賴婚;鍾情女子冒險越禮,贈金助貧。這東西要是被他人揀去,不單是這個婢女小命沒了,這小姐身敗名裂。就是這一對兒苦命鴛鴦,也只能是如同牛郎織女,遠隔霄漢,遙遙無期了!唉,我還是坐在這裡等等看吧。」

不一會兒,就見剛才那個小姑娘匆匆回來,面色死灰,花容失色。慌慌張張的在草叢間倉惶尋覓,東撥西找,什麼也沒找到,不由得仰天長嘆,自言自道:「天哪!娟娘死不足惜,辜負小姐重托,連累主人一家,可如何是好?!」

認庵上前問道:「小娘子丟了什麼貴重東西?怎麼就說到死了?」

那個小丫頭看了看他,覺得他話中有話,於是哀哀的祈求他:「好哥哥,求求你,是不是被你撿到了?」

認庵回答說:「你如果能夠明明白白的跟我說明白是什麼東西,怎麼回事,或者能夠完璧歸趙,也說不定的。」

那丫鬟娓娓道來:「我家主人姓秦,我是他家的奴婢名叫娟娘,每日裡伺候我家小姐。今日因我家主人看到原定的女婿家道衰落,想要悔婚。我家小姐日夜啼哭,難過。娟娘心中可憐她,同情她。請她把自己積蓄的價值大約五百兩黃金的金銀首飾包裹起來,內附一信。我親自給未婚女婿家送去。囑咐他用此金度日苦讀,待到科考高中,再來迎親。哪裡想到,皇天不佑,被小女子丟失包袱,我死不足惜,但小姐的事情必會被泄露。豈不害死了小姐?!怎能不傷心呢!」話沒說完,已是大放悲聲。

認庵又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娟娘抽泣著回答說:「我也沒臉回去見小姐了。只有一死而已!」

認庵從懷中拿出那個小包袱,遞給她看,問道:「你看看,是不是這個?」

那娟娘一見這個包袱,正是那個包袱!立時匍匐在地,給認庵叩頭不止。認庵急忙伸手將她挽起,口中不斷地安慰她。

娟娘感謝不盡,問他:「你以乞討為生,大不容易;今日拾得如此多的財寶,一時可得暴富,真的甘心舍棄了嗎?對君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該怎麼報答呢?」

認庵說:「你要想報答我,也不難。只恐怕對我來說是容易,對你來說是有點兒難了。對我來說是甜美的,可能對你來說是苦的呢。」

娟娘聽了,不知所以,說:「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你試試說說看?」

認庵說:「小子雖然已年快二十,(已及冠,)但還是童子身一個。小娘子你實在是貌美至極,在下實在不能自已。不知道你能不能讓我一享巫山雲雨,令我銷魂一次呢?」

那娟娘聽了,羞得滿面泛紅,低頭半晌才慢慢的說:「君子請稍待,我先去辦事,回來再說。」看著娟娘拿著包袱遠遠走去,認庵才轉身離去。

過了幾天,認庵偶然又經過這個花園後門,遠遠的聽見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哎,你來啦?」抬頭一看,原來是娟娘!半開著園門,探出頭來,正衝他招手呢。

(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