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留學生打黑工15年 改變家庭命運(圖)

2021-02-27 05:29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日本 中國留學生 打黑工
日本街頭(示意圖/非本文圖片/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1年2月27日訊】丁尚彪和丁琳,是來自上海的一對普通家庭的父女,他們的名字,也許你從來沒有聽說過,因為,他們只是千千萬萬普通人中的一員。然而,他們一家的故事,卻製作成記錄片《含淚活著》,十幾年前在日本熱播時,當地電視臺收到了全日本400多萬件來信,創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他們的故事即便今天再次讀起,依然讓人感慨萬千。當今,還有多少個中國家庭在上演《含淚活著》的故事?

逃離中國

1954年出生於上海的丁尚彪,小時候吃不飽穿不暖,長大了又遇上「上山下鄉」。16歲那年,丁尚彪初中畢業後被派往安徽淮北插隊,從此荒廢學業,最好的年華卻在窮鄉僻壤蹉跎。那時的安徽鄉下,當地人過著乞丐般的貧苦生活,糧食的緊缺迫使丁尚彪每天都要干10小時以上的體力勞動。

在這裡,丁尚彪遇見了同樣從上海下鄉的妻子陳忻星。1977年,因那場十年浩劫而中斷的高考得以恢復,但此時幾十萬人擠上一座獨木橋,能夠考上大學的精英卻是寥寥無幾。更多人就像丁尚彪和他的妻子一樣,在鬱鬱不得志中回到久別的城市,成為沒有一技之長的底層老百姓。

苦苦在底層掙扎,35歲時,丁尚彪心有不甘。當時,赴日留學熱潮方興未艾,一次偶然的機會,丁尚彪在街頭看到了一份「北海道飛鳥學院」的招生簡章,於是他花了五毛錢,買了這份日本留學的資料。「去日本我有兩個打算:一個是讀點書,爭取回國後有更好的發展;一個是賺點錢,給家庭一條出路。」

1989年6月12日,丁尚彪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後,坐上了飛往東京的班機。

初到日本

來到北海道,丁尚彪發現這裡和宣傳冊上無比美麗的旅遊景點,完全是兩碼事。

這裡常年因寒冷而封山,學校四週一片荒山野嶺。部分留學生與學校交涉,表示自己如果不一邊學習一邊打工,根本沒法生存,在向校方申請轉校無果後,這50多個中國留學生決定策劃逃離。

一天深夜,他們只拿著最重要的東西輕裝上陣,在夜色的掩護下疾步穿行,跳上開往札幌的電車,逃離了阿寒町。這是1988年6月,這一事件震驚中日並被日本NHK電視臺報導,史稱「北海道大逃亡」。丁尚彪,就是「逃亡者」之一。

為了女兒 他決定「黑下來」

逃亡出來後,丁尚彪不甘心也不願意回到上海,他自己無法實現的大學夢,他要將它寄託在女兒身上。丁尚彪決定放棄讀書在日本「黑下來」打工賺錢,用來栽培女兒。

「黑戶」代表著無法辦信用卡,不能去醫院,不能做任何需要表明法定身份的行為……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無比難挨。

牆上掛著的女兒照片,成為了他堅持下去的信念80年代,那時在國外打工一天的工資,相當於國內干一個月的錢,很多人受到高薪誘惑,千方百計找一個出國打工的機會,試圖改變貧窮的生活。在東京,只要肯吃苦,工作機會並不少。

無日無夜的打工生活

當時,丁尚彪同時找了好幾份工作,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就去料理店當廚師,週末去當清潔工,每天天不亮就出門,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因為下班時間太遲,趕不上末班電車,於是就拖著疲憊的身子一路走回家。

打工賺來的錢,除了日常生活開支,基本上全都寄回國,用來還債、給女兒當學費。為了省下更多錢,丁尚彪就租最便宜的老舊單人房,他買最便宜的菜。

這種孤單的生活,一過就是15年。由於簽證過期,丁尚彪既不能回中國看望自己的妻女,也不能離開日本,因為一旦出境就永遠不能踏上日本國土。就連母親去世,他也不能回上海奔喪。

在日本雖然是黑戶,但丁尚彪每年都按時繳稅,他知道遵守規則的重要性,也懂得在一個講究信用的社會裡面,他這樣做所能給他帶來的好處。一方面他需要稅單作為證明,擔任女兒讀書的經濟擔保人;而憑著報稅後的外國人登陸證,丁尚彪也能夠以此考電焊工、調車工等多種執照。由於出門在外隨身攜帶的稅單,丁尚彪還遇上過警察念叨著「走吧,走吧,賺好錢早點回去!」並放走他的經歷。

15年只和親人相見2次

在日本15年間,丁尚彪只見過家人兩次。

第一次,是在8年後,女兒丁琳拿到錄取通知書,赴美國留學。在前往美國的途中,日本作為中轉站,可以逗留24小時。在機場送別女兒的那天,丁尚彪的妻子在虹橋機場泣不成聲。8年前同樣在這個地方,她送別了自己的丈夫,至今還未相見,此刻再度送別女兒,又不知何日再見。

此時,遠在東京的丁尚彪也早早為女兒的到來做起了準備。由於進出機場需要身份證,丁尚彪不能去機場接機,父女二人就相約在一個叫「日暮裡」的站點碰面。當電車開門的那一霎那,再次見到女兒,丁尚彪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當年離開上海時,只有8歲的女兒才剛剛讀小學,如今已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准大學生了。

一路上,丁尚彪為掩飾激動的心情,故意找一些輕鬆的話題,兩人含著笑說著家鄉話,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自始至終,丁尚彪的眼睛,就沒有從女兒身上離開過。

24小時轉眼就過去了,面對又一次分別,此時的兩人一路無言,卻努力憋著眼淚,倔強而又堅強。直到丁尚彪必須在機場的前一站下車,積蓄已久的情緒才在這一刻釋放出來,一窗之隔的父女兩人,都哭得一塌糊塗。

時間又過了五年,這5年丁尚彪比以往幹得更多,來支持女兒留學的學費和生活費。為了找到更多更賺錢的工作,他一口氣考了五個專業技術資格證書。此時,不過四十出頭的他因為常年的辛勤勞作,已經頭髮花白、兩眼昏花,牙齒也掉了幾顆,稀稀鬆松。

來到日本的第13年,丁尚彪終於等來了妻子。這一次,去美國探望女兒的妻子,可以在日本逗留72小時。去接妻子的電車上,丁尚彪策劃了路線,要陪她出去逛逛。兩夫妻的重逢沒有激情相擁的場面,卻在相顧無言的微笑中,寫滿了愛意。

來到丈夫的住處,妻子看著丈夫在窄小的房屋內張羅晚飯,看著他花白的頭髮,看著牆上女兒的照片,看著床上他們結婚時買的枕套,妻子的心裏有說不出的酸楚悲涼。

接下來的兩天多時間裏,他們按照丁尚彪精心設計的路線旅遊,在明媚的春光裡品味著久別重逢的溫馨和喜悅,從東京到淺草到上野,他們在一個個景點,留下勝利的V字和滿臉的幸福。

但相逢的時間總是短暫,丁尚彪和5年前一樣,在機場前一站下了車。丁尚彪在日本打拼的15年來,他腳踏實地、勤勤懇懇,像蝸牛一樣慢慢地、費力地爬著。家人靠著他寄回來的錢,改善了生活;女兒成績優異,考上了美國的大學,也是靠著他寄回來的錢,支付了留學的費用。

在日本最後的幾年裡,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分散在上海、東京、紐約三地,在離別和思念的淚水中度過。但他們把對親人的思念和情感放在心中,把家放在心上,為了一個共同的理想而奮鬥。而這,就是「含淚活著」的含義。

終於,醫學博士畢業的女兒,成了一名出色的婦產科醫生,不僅在美國成家立業,還生下了兩個孩子。丁尚彪和妻子則隨女兒移民到美國,祖孫三代過上了其樂融融的生活……

故事總算是 Happy Ending,然後,過程中卻是付出了無盡的艱辛、孤獨、寂寞……

當丁尚彪的故事被製作成記錄片在日本播出時,當地電視臺收到了全日本400多萬件來信,創有史以來的最高記錄。《含淚活著》的影片海報旁貼滿了日本觀眾的觀後感:

「人生就應咬緊牙關,含淚前行,這是為歡笑做出的準備。如此世代相傳。」——27歲女性

「深感擁有目標能夠使人變得堅強。」——53歲女性

「深受感動。我離開父母有10年了。有許多相同感受。再次懷念家人的情感。我想今天就給家人打電話。」——29歲女性

「令人心情沈重的劇情。我自問能否成為真正的母親。」——37歲女性

「咬緊牙關的堅強父親,是真正的男人。」——62歲女性

「這個記錄片使我的人生觀改變了。」——20歲女性

「這是一部能夠洗刷心靈污垢的充滿力量的作品。」——33歲男性

不過,也有網民覺得:「15年的家人分離,真的值得嗎?」

責任編輯: 江雪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