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官方文件窺探校內性侵夢魘(圖)

2021-02-17 22:07 作者:溫喬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 校園  性侵
中共權貴為了自己那點髒事將聰明才智發揮到了極致,一次次的開創司法之先河。(示意圖/非本文人物/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1年2月17日訊】最近看到武漢除夕之夜菊花賣脫銷;寫輓聯的比寫春聯的生意好得多的消息,難掩去年武漢真實死亡人數的慘狀。在中共統治的和諧社會人們永遠只能靠折射出的社會現象去揣摩事實本身。今天我們就從另一個角度「官方文件」透露的信息中來窺探從小學到大學的性侵事件的普及程度。

首先來看幼小階段。

2020年9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教育部、公安部聯合發布了一份文件《關於建立教職員工准入查詢性侵違法犯罪信息制度的意見》。文件中規定「中小學校(含中等職業學校和特殊教育學校)、幼兒園對新招錄的教師、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安保人員等在校園內工作的教職員工,在入職前應當進行性侵違法犯罪信息查詢。對經查詢發現有性侵違法犯罪信息的,教育行政部門或學校不得錄用。地方教育行政部門未對教職員工性侵違法犯罪信息進行查詢,或者經查詢有相關違法犯罪信息,地方教育行政部門或學校仍予以錄用的,由上級教育行政部門責令改正,並追究相關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相關人員責任。」

咋一看起來,最高檢教育部公安部這三個國家最高權利機關要加大力度杜絕校園性侵案了,真是大快人心。但是孩子們是不是從此就避免被騷擾了呢?仔細一看原來司法部門往小了說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往大了說就是甩鍋了。

因為「性侵」是違法犯罪行為,應該通過司法部門進行懲處。現在把這種事件派給教育部了,明顯弱化了犯罪的性質。而且文件中並未提及一旦性侵發生,如何處置監督失利的相關教育行政部門,只說追究責任,這又是個含糊用語。而且我們都清楚,能去學校當老師和相關工作人員的十有八九和教育局的領導有七大姑八大姨的關係。把處置權交給地方教育行政部門了,以後都是關起門來自家事自家辦了,真有性侵發生可能兩瓶酒一條煙就搞定了。這不是更增強了色狼犯罪的信心了嗎!

 

為什麼司法部門把校園性侵責任甩給教育行政部門了呢?大多是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社會現象了。公安部在2020年組織的「公安部等就建立教職員工准入查詢性侵違法犯罪信息制度答問」中親自承認的「今年以來,各地公安機關先後破獲強姦、強制猥褻、猥褻兒童等侵害未成年人案件1.2萬餘起」。而在「兒童性侵案的困境」一文中指出「被媒體廣泛引用的兒童性侵隱案率為1:7,即每1起曝光的性侵案背後至少還有7起未得到曝光的案件。」

一種現像一普遍就漸漸演變成一種服務了,司法部門弱化犯罪性質是不是迎合有特殊癖好的領導們?從文件本身來看只是把教師、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安保人員等在校園內工作的教職員工列入查詢範圍。並未提及作案率極高的校長階層。把鍋甩給教育部門就像只在教育口產生色狼似的。看看紅黃藍幼兒園發生的那些令人髮指的事吧。那還是在幾年前曝光的。現在中共社會被一片暢喝,一片和諧。究竟這冰山一角中的冰山有多大,誰又會知道!

 

從司法判決上來看性侵兒童案有一半是按猥褻兒童罪定罪處罰的。刑期多分布在一年以下。而且受害兒童在爭取民事賠償中面臨重重困難,幾乎得不到法院的支持。賠償額最高的一例僅五萬元,還是以「調解」之名。也就是說搞得滿城風雨,隱私暴露了還得不到什麼,只能窩一肚子火。賠的那點錢還不如和色狼私了得到的多。所以在多起性侵案件中因錢財的「消弭」而潛入水下。

說完了中小學我們在來看看大學校園。

近年來研究生因與導師關係處理不好而自殺的事件頻頻發生,因此2020年11月教育部發布了《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為準則》。說是個別導師存在指導精力投入不足、質量把關不嚴、師德失範等問題。大家都明白如果是個別導師誰有這麼大範兒讓教育部都給他下文件,能驚動教育部了能是鳳毛麟角嗎?一定是遍地開花。

 

《準則》中提到「不得要求研究生從事與學業、科研、社會服務無關的事務,不得違規隨意拖延研究生畢業時間。不得以研究生名義虛報、冒領、挪用、侵佔科研經費或其他費用。不得侮辱研究生人格,不得與研究生發生不正當關係。」

看看內容就知道研究生導師這種絕對的社會高知階層都做了哪些猥瑣的事情了吧。男研究生基本就是被研究生導師抓壯丁,不但生活中這些粗話都得包攬還得幫導師寫著作,而且要冠以導師的名字發表。我們頭腦中出現的研究生形象會幹這些生活中的瑣事嗎?他如果會幹就考不上研究生了吧。那女研究生顧名思義就得貢獻身體了唄。否則這二者都得被拖延畢業時間啊。

而最近的原北大副校長勸慰朋友不要把女兒送到北大當博士生的文章在網路熱傳。這位副校長說:「我不是不想幫你的忙,你如果不想自己的女兒被你這樣年紀的老頭玩弄,就不要讓她在國內讀博士,送到國外去吧。」他表示據他們北大教授圈內的統計,全國高校中高達70%以上的女博士被博導誘姦,如果想帶上博士帽就必須過這一關。

 

說到這裡不禁慨嘆:一個孩子從小到大,從買學區房開始掏空父母的6個錢包,又補習又上特長班無論從物質上還是精神上孩子和家長都是備受折磨。真能學出來的考上了研究生,以為真是衝出了埃及來到了這片迦南美地。殊不知是進了淫窩。如果不就範就拿不到學位,而且之前付出的都前功盡棄。過去我們一直認為這種逼良為娼的事情只發生在妓院。可如今在最高學府屹然幾乎成為一種標配。

輪姦不叫輪姦,叫輪流發生性關係,強姦叫買春,帶套不算強姦,強姦幼女算嫖宿……中共權貴為了自己那點髒事將聰明才智發揮到了極致,一次次的開創司法之先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誰又能保證自己不東窗事發呢?從文革開始就沿用的口袋戰術,誰又能保證自己是永遠的贏家呢?在絞肉機的體制下,不但要把官職攪碎還要把財產攪碎;不但把肉體攪碎還要把靈魂攪碎……對內沒有良好的輿論環境,對外沒有良好的法制環境,身在其中的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