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落羽松的美 小彎嘴知道(組圖)

2021-02-07 07:30 作者:張易書(文/攝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小彎嘴 落羽松 白尾鴝 張易書
(文/攝影:張易書)

落羽松的美,小彎嘴知道。

新光中庭落羽松,為寒所勒,棕紅耀眼,在藍天下,煞是惹人鏡頭垂憐,非為人們如此,連小彎嘴也迷戀的在落羽松間,跳來跳去。

不過,這是我聊賴的感覺,總覺得有另一種生物,也跟我一樣,走過路過這落羽松時,總會仰著頭讚嘆,這麼高大、挺拔、有層次、又那麼的有姿態的落羽松,小彎嘴畫眉同人嗎?也知曉這美,一年就這麼一季,扣掉雨啊、陰啊、靄啊之後,擁有藍天的機會,更是剩下幾天,怎麼可以不來訪呢?

殺風景的來說,只要多觀察一會兒,就會發現,小彎嘴畫眉不是來怡情養性、樂落羽以消憂的,那小彎嘴畫眉來落羽松幹麻?人家是來落羽松「食堂」的啦!落羽松成為「食堂」?你沒有看錯?冬天也是落羽松上毛蟲結繭的季節,這對嘴爪不是那麼俐落的小彎嘴來說,可是比毛蟲容易找到的食物了,所以,不是為了欣賞,而是為了顧三餐。

顧三餐難道就沒有美感嗎?人如俗子,有誰不會三餐操煩?在我心滿意足的飽嚐落羽松的美之後呢?不也是踏入教室,講課賺生活費去?為了三餐忙碌,應該也值得美。

白尾鴝,陳董梅園。

走在梅園中,沒有特別期待遇見鳥,前幾年賞梅的經驗中,就真是的只有梅花,頂多就只有綠繡眼,但這回走在陳董梅園,最上頭一般遊客懶得上來的地方,意外的遇到一對白尾鴝

白尾鴝的名稱,其實有些名不符實,因為尾羽猛一看還是寶藍的,除非運氣不錯遇到尾羽開屏,那就可以看到比較多的白尾部分,像這張就只能看到一條細細的白尾而已。

白尾鴝雄雌異色,這張照片是雄鳥,雌白尾鴝羽色呈現棕色有雜點,不若雄鳥的搶眼。

這張白尾鴝的距離稍遠,不若幾年前在溪頭遇到幾乎可以完整呈現細節,畢竟溪頭遊人多,那裡的白尾鴝已經習慣遊人在旁邊漫行,陳董梅園的白尾鴝,還是野了些,於是只能遠了些了。

責任編輯: 朱泥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