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東方縱橫】川普赦免 歷史最少(視頻)

2020-12-30 09:20 作者:東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20年12月29日訊】您好,謝謝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

美國憲法賦予總統赦免罪行的權力,具體說來有兩種形式:一個是Pardon,赦免,就是推翻法院的判決,恢復清白,恢復被剝奪的公民權利,比如投票、參政、經營執照登,但不能刪除公民的犯罪記錄。另一個是Commutation,免除刑罰,但不推翻法院的判決。

截止到12月23號,川普(特朗普)赦免了79人,包括他的親家也在赦免之列,為26人頒布了免除刑罰令,左媒又猛烈批評了川普一把,說他濫用總統的赦免權,要我看,川普這麼做很正當,為什麼呢?

Andrew Weissmann是當年Robert Mueller穆勒特別調查組的第二號人物,也就是調查川普通俄門的第二號人物,穆勒調查組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動用了聯邦政府可以動用的一切資源,最後也查不出什麼結果,不了了之。但是到今天,Andrew Weissmann還在左媒上發表評論,還在指責川普妨礙司法,阻礙通俄門調查,但他到今天也拿不出任何川普競選團隊通俄的證據。當年他們雖然拿不出任何證據,無法下結論川普通俄,但他們針對川普競選團隊的個人和支持者提起訴訟,用跟通俄無關的罪名起訴,比如起訴Paul Manafort違反了外國遊說法,這是一個幾乎從來沒有執行過的法律,後來他們又以逃稅給Manafort定罪;他們還給George Papadopoulos、Alex Zwaan定罪,什麼罪名呢?調查過程中撒了一次謊;用阻礙國會調查的罪名起訴Roger Stone。這些被起訴的人有沒有違法,有沒有犯罪?有,Manafort的稅務是有罪的,Roger Stone也做了違法的事,但顯而易見的是,他們被起訴不是因為他們違法,而是因為他們是川普的支持者。美國法律有一個基本原則,Prosecute Crime not person,也就是對事不對人。一個人犯了罪,就針對具體犯下的罪進行調查、起訴、判決,不能因為看一個人不順眼就找個理由起訴。美國的法律太複雜了,就是律師自己都不可能通曉所有的法律,所以才有各種專門的律師,有專門負責商業合同的律師,由針對憲法的律師,有的律師專門負責破產,有的專攻言論自由、第二修正案,有的專門處理離婚案件,如果要整一個人的話,如果動用美國政府的資源的話,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罪犯,都可以找到一條你違背的法律,比如少繳了三毛八分錢的稅,紅燈時過馬路,遛狗的時候沒有簽繩子,在家自釀葡萄酒,等等等等,因為法律太複雜,有的法律太老已經過時,比如美國就有法律規定,不同種族間不可通婚,雖然早就不執行,但法律還在,所以要用法律整人太容易了,這才有對事不對人的原則,prosecute crime not person。

穆勒特別調查團就是利用了美國政府的資源,用法律進行打擊報復,打擊川普的支持者,就是到今天都不放棄,還在等待時機進行報復,還在等待著到哪一天也許能有這樣的證據。雖然穆勒調查組不遺餘力的雞蛋裡找骨頭,用威脅、逼迫、起訴的手段希望撬開一個缺口,但始終沒有找到這樣的缺口,因為本來就是無中生有嘛。你想想,你要是站在川普的立場,你會不會赦免他們?就像弗林將軍那樣,FBI動用不正當的手段,逼迫弗林將軍,不認罪就找他兒子的麻煩,最後弗林將軍認罪。好在今年春天他的律師鮑威爾堅持水落石出,要求司法部從新調查,司法部長巴爾同意,調查結果證明弗林將軍是屈打成招,司法部決定撤訴。可是呢,法官所利文就是不答應,甚至想通過法院直接調查,他的目地是想拖到下一任總統,下一任司法部長,從新啟動調查,沒辦法,川普直接赦免了弗林將軍,赦免令下達之後,所利文法官也只得同意司法部撤訴。

當然,部分川普的赦免也是有爭議的,比如赦免前共和黨眾議員Duncan Hunter、Chris Collins,這兩位議員承認違法,承認自己辜負了公眾的信任,其實川普可以免除他們的牢獄之災就可以了。但是川普為那些可能被通俄門調查組政治打擊的盟友執行赦免是可以理解,應該支持的。通俄門是一場鬧劇,是深層政府動用國家機器進行黨爭,他們不服川普的當選,非法對川普團隊進行跟蹤、竊聽,這是比水門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越權行為,繼而動用特殊調查組雞蛋裡挑骨頭,挑不到骨頭就針對個人提起訴訟、打擊,是穆勒調查組傷害了美國政府機構在選民心目中的地位,川普動用總統赦免權是作為自衛反擊而已。

川普的任期還沒有結束,也許會赦免更多的人,按照目前已經赦免的人數看,川普赦免的人是相當少的,

他赦免了79人,免刑了26人,

他的前任歐巴馬,赦免216人,免刑1.712人;

小布希,赦免192人,免刑8人;

克林頓,赦免400人,免刑64人;

老布希,赦免76人,免刑4人;

里根,赦免392人,免刑16人;

卡特,赦免536人,免刑28人;

赦免最多的是二戰時期美國總統羅斯福,赦免了2,819人,其次就是杜魯門,赦免了1,912人。

歷史上有爭議的赦免多了去了,舉例說明。

1795年,總統華盛頓赦免了所有參與威士忌暴亂的民眾;

1868年,Andrew Johnson總統赦免了所有參與內戰的南方將士;

1952年,Harry Truman,杜魯門總統為Oscar Collazo免刑,從死刑降為無期徒刑,他試圖刺殺杜魯門;

1974年,Gerald Ford福特總統,赦免前總統尼克松;

1977,1981年,卡特總統,赦免了20萬拒絕應徵入伍參加越南戰爭的美國人;

1989年,里根總統赦免了紐約洋基棒球隊老闆George Steinbrenner,他的罪名是像尼克松競選連任提供非法政治獻金;

1992年,老布希赦免了前國防部長Caspar Weinberger,赦免了前國家安全顧問Robert McFarlane和另外四名助手,罪名是涉入伊朗門事件;

2001年,克林頓總統赦免了他的兄弟Roger Clinton,罪名是吸毒;

2007年,小布希為Lewis"Scooter"Libby免刑,他是副總統切尼的幕僚長,罪名是妨礙司法;

2017年,歐巴馬總統赦免了大兵Chelsea Manning,罪名是泄密。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