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美關係淺說(圖)

2020-12-15 11:02 作者:Descire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美關係淺說
(圖片來源:Dilok/Adobe Stock)

生存與發展是人類的永恆主題。人類在蠻荒時代,生存的壓力來自大自然以及部落之間、國家之間的資源爭奪和征服上; 隨著科學和技術的發展,特別是產業革命以來,人類獲取資源和再生產的能力大大提高,但在爭奪資源和征服方面並沒有停止下來。上世紀連續兩次世界大戰是人類爭奪資源與征服之戰,這是人類科技有了長足發展,資本社會相當繁榮,財富也大量增長的情況下發生的。可見,科技和資本都是雙刃劍,如果人類不能達成一種向善的共識,此二者都可能毀滅人類和地球。一個國家內部的民主和法治,國家之間的公平貿易和科技、文化等方面的平等交流是當今世界的主流,這是物質和精神兩方面都得到平衡發展的結果。然而,從整個世界來看,也一直存在破壞人類社會平衡發展的逆流。在沒能達成共識的情況下,文明程度高的發達國家能主導世界有利人類的生存和發展,這是地球人之幸。兩次世界大戰不致人類毀滅都有美國這個國家的功勞,二戰後冷戰促進蘇聯解體使世界不至於落入共產集權的手中仍然有美國的功勞。今天美國與中國(實際是中共即CCPA)的關係絕非老大與老二的關係,而是水火不容的兩種意識形態之間的關係,更是正邪兩方面的關係。

1.美國和中國是不是老大和老二的關係

認為老大害怕老二的實力超過他,所以要遏制老二的發展,這是一類人的看法。這種看法江湖氣息很濃,也只能落入大多數中國人的氛圍之中。因為在中國信息是被嚴密管控的,大多數中國人得不到國內國際的真實信息,看多了宮斗劇、抗日劇和武俠劇,中國人不會有什麼稍微深入一點的思考;再加上執政黨的宣傳總是敵視美國,這種洗腦工作即使在中美關係向好的趨勢下也是不會變的,且根本就不想變。所以老大老二這種說法通俗易懂。實際上誰想做老大確實也很清楚,看一下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就不難發現。近幾年來中國國內戰狼磚家、官員和媒體,以及戰狼五毛、小粉紅們的表現已經表明中國要做老大了。而真實的歷史和現實卻沒多少中國人願意去瞭解。如有正常思維,即使把美國當做老大看待,那也須要先瞭解老大的性質才能談得上抵制,可是多數中國人並沒有這樣做,這是整體素質問題。近現代以來,哪些國家對中國的危害大,哪些國家對中國的幫助大,作為中國人連這段歷史都不清楚,還蒙在鼓裡談什麼老大老二,這既是鴕鳥心態,也是不負責任的。一個人好歹不分只會自取滅亡,一個國家和民族也是如此。

美國自建國以來佔領哪些國家了沒有?打敗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之後美國為何能幫助這兩個戰敗國進入最發達的國家之列?CCP如此害怕美國,說白了就是害怕美國阻止自己的流氓行為和全球野心,可是這麼多中國人一起瞎胡鬧就不是一個執政黨的問題了,而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問題了。另一方面,如何看待中國是老二這種說法,是國內生產總值(GDP),還是龐大的軍艦數量,還是原子彈?可以說中國以往各朝代的經濟體量比現在中國的造假 GDP更加靠譜。數字造假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是專制國家對資源壟斷打造出來的GDP是沒有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它既是掠奪財富的手段,又是掩蓋經濟泡沫和爭功奪利的遮羞布。只有在自由市場經濟也是法律經濟的社會環境中,GDP才是有意義的。

至於中國的科技狀況,包括軍事科技如何,這些年來已有許多人分析和批判過了,多說也無益;不管是台海、南海還是周邊其他地方,CCP敢動武嗎?打贏就別想了,通過戰爭像「抗美援朝」和對越戰爭一樣凝聚人心可能嗎?東施效顰只會起相反的效果。因為時代變了,領導層和民眾也不可與當時同日而語。炒「抗美援朝」只是黔驢技窮的表現。現在的中國官僚階層多數如中國百姓一樣對歷史的真實性毫不知情,因為受到同樣的洗腦教育,除非自己的父輩祖輩敢於私下提醒。既不知道金日成與斯大林密謀在先,也不知道最初除了好鬥的毛沒人讚同參戰,仍然不知道朝鮮戰爭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如此對待剛剛過去的歷史在現實中只會瞎胡鬧。一個更可悲的事實是,北朝鮮人不知道朝鮮戰爭是中國人打的,就如大多數中國人不知道抗戰是民國軍隊打的一樣。

知道專制國家如何騙百姓是認識上的一個進步,金家三代都是英明領袖,現在的三胖還是宇宙無敵大將軍。但無論如何,鼓動百姓情緒是專制者習慣性行為,且不說70年前的戰爭形態與現在已無法相提並論,就國內的形勢來看,能否找到炮灰,各方面憤怒的勢力會不會伺機反撲,作為當局者應該是很清楚的。所以戰爭不是現在中國當局的選項,也不是強項,滲透才是。一場疫情震醒了全世界,也許一些清醒的中國人也希望中國能發動戰爭,因為這麼一來改朝換代的可能性很大。毛當年對中國的掌控游刃有餘,入朝作戰對其無任何思想包袱,其基本的依據在於可以完全不顧百姓死活(如6億人可以死3億),又是剛剛奪下政權,入朝也是乘勢而去。現在的中國沒有這樣的條件。

所以,認為美國在遏制中國發展甚至因此感到委屈的中國人實在是耳聾目盲的一大群人,既不瞭解美國,也不瞭解中國近百年的歷史;或者說幾代為奴的中國人思想上形成了惰性。也因為這樣,這麼一大群人容易被少數別有用心的統治者鼓動來反美。

2.中美關係在意識形態上形成對立

這是第二類人的看法,完全正確。不管在美國還是在中國,只要受到一定程度教育的人,對於意識形態這種說法都不陌生,與江湖氣息濃厚的老大與老二之間關係的說法相比似乎很學術,但解決不了實際問題。

中國是文明古國,歷史悠久,人口眾多,幅員遼闊,但由於專制王朝反覆輪替,很難吸收外來文明的先進成果;相反卻吸收了更為專制的馬列主義,致使當下中國在精神文明方面與現代文明相距甚遠。這樣的大國,軍事上的強盛會使周邊國家以至全世界都會感到壓力的存在;貧窮和落後單就難民也會影響到全世界。美國是新興國家,建國才兩百多年,但卻是人類文明的集大成者,自由、人權的理念,民主、法治的制度使這個國家一直保持強大和活力,成為世界發展的引領者。所以這兩個國家的發展方向都會對世界產生巨大的影響。意識形態上的明顯差異使得這兩國的對立不可避免,就如曾經的美蘇關係一樣。而且由於馬列主義和毛思想不僅僅是專制思想體系,還突破人性底線,與現代人類文明格格不入,是人類邪惡思想的代表;美國作為自由、民主的風向標也不會接受中國的執政黨CCP對內壓榨百姓,對外膨脹和擴張。

兩個國家制度不同,權利的分配方式不同,國家的目的和意志不同,事實上在各方面形成對立是很自然的事,說成是意識形態的對立是一個概括。社會發展到美國那樣的程度,權力形成制衡機制,國家的存在是為每個個體服務的;而在專制社會,權力集中,國家的存在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各種國家機器和社會機構是壓迫和剝削百姓的工具。這兩種國家的差別顯而易見,且各自都會為自身的存在做出相應的解釋和捍衛。既然差別巨大,除非雙方沒有經濟貿易以及科技和教育等方面的交往,老死不相往來;若有則必然產生矛盾和衝突。因為雙方秉持的交易和交往規則不同。公平交易和平等交往,與弱肉強食和暗箱操作顯然是兩個世界的規則。

在美國,小政府大社會,資本主導社會運行,法治環境是社會運行的保證;在中國,大政府小社會,權力主導社會運行,人治使社會運行的效率低下。 那麼,這兩個意識形態不同的國家一旦湊在一起就有將對方改變得跟自己一樣(或至少相似)這種訴求,以便順利交易和交往。美國要求中國擴大開放,營造法治環境進入市場經濟社會,進行公平交易;中國則要求美國不要干涉內政,並將中國社會的運行模式推入美國。中國模式本質上是腐敗模式,幾十年來實際上已經腐蝕了美國的政界、商界、科技界、教育界、媒體界(使用的手段簡作藍金黃),以至擴展到國際組織和全世界。中國政府拮据的時候還到處撒錢,有了錢更是如此,提出一帶一路概念後,不僅輸出產能,也輸出腐敗;加入WTO之後,中國官員貪腐的財富數量急劇膨脹。而資本來到中國不僅遇不到法治環境,而且與權力結合加劇了中國政府及其官員和各行各業的腐敗,加劇中國資源掠奪和環境破壞,和加速了中國經濟泡沫的形成。因而        CCP更有能力將腐敗推向全世界。

全球化不是問題,即使是商品經濟不發達的古代仍有邊境的物物交換,更何況歷經三次產業革命的現在。全球化是隨著科技進步,社會再生產能力的提高,社會分工精細化的必然結果。問題是不同國家之間制度上的差異造成貿易與其他方面交往的障礙。沒有公平貿易和平等交往,全球化口號與共產主義思想解放全人類的口號沒什麼區別;實際上在專制國家,市場沒開放,新聞媒體沒開放,教育、文化、醫療系統等等,許多方面都不會開放,或者只是有限的開放,這跟全球化是背道而馳的。

所以,中美之間意識形態的對立使二者的往來必然產生衝突,可能在某些時候會出現相對的平衡狀態,但終究不能持續。那麼,必須有一方要改變,那當然是落後的一方;如果先進的一方被改變了那不是等於世界倒退!看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不難領悟這一點。如果中國不能改變自己,那必然會被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所孤立(正在發生),因為它們承受不起中國擴張帶來的危害,到時中國也沒能向那些落後國家撒幣了,那真的被開除球籍了。如果不能向全球擴張,那關起門來建立一個王國也很不錯吧?從這7、8年來的政治傾向看,有些人確實是這樣想的,再從大會堂裡幾百上千只會拍手和舉手的人和數量龐大的五毛小粉紅來看,有這麼多無脊椎動物,王朝的復辟也是可能的。不過還真要看看潮流,看看歷史,一百多年前的袁世凱復辟和張勛復辟也只是曇花一現,毛能閉關鎖國近30年,那是朝初,金家王朝能夠延續,那是因為體量很小。況且,即使中國自己關了鎖了,在宗教迫害、人權迫害、核彈、生化武器等等這些事上面,自由世界還是會關注的。現在的中國又處於荒唐可笑的歷史時期。

3.  美中是正邪之間的對立

這是具有宗教信仰、善惡觀分明、重視法律秩序和道德倫理的一類人的看法,這種看法是從150年左右的共運史得出的。在這麼長的時間內,共產主義運動給人類造成無數的災難。這種看法既簡單又深刻,因為直指人性。當做出這樣的解釋時,中美之間的關係實質上是CCP與美國的關係,因為中國的14億人是被綁架的,中國人無法自主;而美國政府和國會都是靠選舉產生的,可以代表美國國民。

共產黨是在人類社會再生產能力大幅提高,商品經濟充分發展和社會財富有了大量積累的情況下,一種惡勢力的集結。他們要共享社會財富,打著共享的旗號實際是搶奪社會財富,使社會限於混亂之中。所以在歐洲有流氓無產者這個類群,在中國這個類群混跡於所謂的無產階級之中。這個類群基本上都是好吃懶做和投機取巧的貨色,還有不學無術的磚家、學者,他們很容易成為無產階級革命的急先鋒,也是頂層惡勢力精英的炮灰。惡勢力精英在未獲得社會權力和瓜分到社會財富之前,他們會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包括極力鼓動流氓無產者奪權和擾亂社會秩序,他們會製造社會矛盾,挑起社會紛爭,仇視正常的社會秩序。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甚至仇視社會資本,他的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資本來到世間,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可見這些惡勢力精英強有力的煽動性。然而,資本是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科技水平的提高促進社會再生產能力的提高和社會財富的積累,自然而然產生的,仇視資本是沒有任何道理的。因為財富的積累就會產生商品經濟和資本運作,使社會從權力主導的社會進入資本主導的社會。如果資本被權力控制,則社會會從資本主導的社會倒退到權力主導的社會。資本能夠配置社會資源是因為它有一個能產生利潤的天然功能。資本不被權力所控制在於法治的健全。

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基礎性理論,簡言之,是一本從個人到國家層面分析賺錢的機理;作為補充,他又附帶寫了《道德情操論》。卡爾.馬克思寫了《資本論》,對利潤產生機理的分析可謂透徹,之後所寫的就是暴力革命的理論了。暴力革命的前提是有道伐無道,可馬克思主義這種思想所到之處是反過來了,是無道劃有道,像俄羅斯和中國等國都這樣,結果都伴隨屠殺、飢荒和貧窮。資本本身是無罪的,資本在法治環境下運行也不容易產生惡果;歸根到底是人的善惡產生了社會活動的善果還是惡果。兩位思想者的人品和善惡觀從此可見一斑。時至今日,共產黨是破壞社會秩序和社會混亂的根源已經毫無異議。

凡是受到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影響的國家,共產主義很難落地生根。這些國家不管如何動盪,最終都得回到法治軌道上來。如在西歐以及後來的北美、澳洲,由於文明程度高,共產黨在這些地方的奪權並未成功,瓜分社會財富的烏托邦也未能達到目的,否則就是社會退步。最能說明這個結論的是東西德的合併及現在德國的發達程度。這個幽靈(即共產黨,如馬克思所說)雖然在歐洲和美洲仍然隱隱約約,但只在落後、專制的國家生根,並且產生變異,然後又變本加厲地破壞社會。這跟所在國的文化傳統和文明程度有關,表現為個體對權力的依附,崇拜權力,有根深蒂固的忠君思想;個體有權力的時候才能感覺到自身的存在,機械性地順從和執行任務是社會活動的常態。這種變異的共產主義如列寧主義和毛思想輕而易舉地把集權轉化成極權,權力的構架形成精緻的金字塔形,除了塔尖上的一個,誰都可能成為綿羊被宰割。有法治就沒有共產主義及其變種生存的土壤,有法治就能保證社會資源的合理配置,有法治就能保證個體的自由發展,各種文化傳統、各種生活習俗的延續,這樣的社會才可能是繁榮的。

所以只用意識形態還是不足以解釋當下美中之間的對立。集權社會是人類社會經過的一個階段,但從來沒有像社會/共產主義社會那樣對人類文明造成的巨大破壞和人類個體造成的巨大毀滅和傷害,其中最毒的是對人們行為方式和思想的監控和改造。究其原因,馬克思主義思想從西歐到東歐和蘇聯,再到中國,是一次次惡性思想基因疊加的結果。它是如此強大(包含了烏托邦、暴力和謊言的基因),以至於馬列主義和毛思想都滲透到作為至今人類民主法治燈塔的美國去了。然而,不同於蘇中國家,社會/共產主義社會在西歐未能最終成形,在美國同樣沒有成形的社會條件。 因為文藝復興和思想啟蒙運動對人類社會有深遠的影響,美國的社會制度已經相當成熟,法治是防止來自專制社會烏托邦、暴力和謊言等不良基因入侵的重要保證。當然,人性總有弱點被惡性基因侵蝕,如貪婪、幼稚、暴力等,所以那些金融大鱷、口是心非的政客、涉世未深的學生、沒有信仰的烏合之眾更容易接受馬列主義和毛思想,這其中又有煽動者和被利用者之分;更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美國媒體包括做媒體平臺的科技公司的整體性墮落。

4.結語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世界上凡是跟美國關係好的國家都是發達和比較發達的國家,在這些國家經濟、科技、教育、文化各方面都發展得很好,人們也有高水平的生活條件;凡是被美國制裁的國家基本上都是專制國家,那裡的百姓多數生活艱難,社會各方面的發展不是停滯就是倒退。CCP在骨子裡一直把美國當敵人,這是它的思想基因所決定的;70年來多數被洗腦的中國百姓也是仇美的。有趣的是美國成為中國官員和奸商的財產、家庭、二奶和私生子的主要去處;要知道共產主義思想是沒有民族和國家概念的,CCP現在更是不用偽裝,一點都不像中國人。鬥爭是CCP的生存方式,誰強大誰更是敵人;不奇怪,仇美、抗美、滲透美、吃掉美也是CCP的生存方式,所以會在全球推中國模式。那麼,美中關係怎麼會是老大與老二的關係這麼簡單!明顯地,這是發達國家與專制政黨的對立關係,也是意識形態的對立關係;再從共運史看,二者完全是正邪兩方面的關係。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網站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