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用川黑的矛 戳川黑的盾 怎麼樣?!(圖)

2020-12-08 07:43 作者:副舍長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川普
12月6日,喬治亞州支持川普集會(圖片來源: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2月8日訊】大選日之後,川普(特朗普)首次離開白宮演講,前往目標地喬治亞州,進行該州兩個參議員席位的拉票。人山人海是川普活動的標配,川粉座無虛席,更有甚者,早就於前一天晚上,支起帳篷在零下溫度中連夜等待。

得助如此,川普何求。種種感人情景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難怪美媒在四年中,不厭其煩地宣傳他是民粹頭目、令人恐懼的川特勒。

某個層面上來說,選總統的重要性堪比選人生伴侶,這種熱情何錯之有?回想三週前他們在華盛頓遊行抗議,秩序井然,整潔有序,比驢派圈養的黑命貴與Antifa的素質不知高多少倍,但美媒就是喜歡昂頭做睜眼瞎,啥也裝著沒看見,這裡正式吐一口濃唾沫給它們!

檢點此次大選,到目前為止拜登「得票」超過八千一百萬,比川普七千四百萬多出七百萬,但參議員以及眾議員席位,驢派相較得票比例都輸給像派。何其反常,代表宇宙真理的數學邏輯都無法解釋,恐怕只有拜登大選前自己親口說出的「我們組織了世界上最大的欺詐集團」才能令人信服。

當然,川黑很少有按事實講道理的,就差他們沒有得瑟出驢叫:這怨不了誰,拜登命好,躺著都能贏。

反常的數據還有很多,數不勝數,拋開有證人宣誓的指證不說,單論川普在演講中引用的歷史統計,就非常有說服力:沒有任何在任總統增選票而敗選的,而他今年比2016年增加了1100萬票;沒有任何一個候選人黨內初選贏75%而敗選的,而他狂贏94%;沒有任何候選人贏了佛州和俄亥俄州還輸了大選的,但他被美媒棄多州詭異作弊於不顧,硬是「輸給」傳奇拜登。

實際上,大選作弊風波醞釀到現在,稍微有點邏輯與常識的觀眾都會相信已經發生了等同政變的盜票案件。

只是川黑們偏不,驢脾氣上來,他們就是這麼任性,這麼囂張跋扈。並且他們還能擺出一副就事論事的正經神情,如此辯解:證據呢?實錘呢?法官都一次次駁回川普團隊的訴訟,難道你又要來質疑司法系統爛透了嗎?

接著,他們再使出大殺招:我承認拜登沒什麼魅力,但投票給他的就是討厭川普,你怎麼就不接受他已敗選的現實呢?

——這個論調應該是他們認為最堅固的防守,我這些天在不同的場合都見識過。現在借川普在喬治亞州的演講現場氣氛來做反駁。

假設拜登沒有作弊,再假設投票給拜登的都討厭川普,然後得出川黑利用票數將川普趕下臺的動機。簡要概括即:趕川普下臺。

既然要趕川普下臺,那麼八千一百萬的票民,尤其那些要趕川普下臺的,在川普高喊拜登作弊近一個月的時間內,為什麼沒有人去組織一場反對「川普高喊拜登作弊」的聚會?

按正常的邏輯,川普有川粉站臺,那拜登的票民熱情更高才是,因為他們都能不講真情,鐵下心投票給拜登以此趕下川普,那在川普團隊用證據圍攻拜登時,已經深深威脅到他們的終極目標,反擊的熱情應該更高才會合情理。

然而,這一切沒有發生。公開場合,只見一潭死水般的沉靜。

不僅驢派顧左右而言他,驢派票民只暗地裡嘀咕(30%的驢票相信拜登作弊),而用冷酷票趕川普下臺的群體在哪裡?是因為都跑到網上懟挺川派,抽不開一點點時間嗎?

這個問題肯定沒有一個川黑能夠回答,用他們的矛攻他們的盾,答案只有一個:他們只是為黑而黑,從他們嘴裡講出的「邏輯」根本經不起推敲,脆弱的破璃心一碰就碎。

尊重歷史選擇,感慨川票勢眾,承認川普以巨大的優勢贏得勝利,真有那麼難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貓眼看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