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戴東尼專欄】情中明事體 理外見天機(組圖)

2020-12-05 08:20 作者:戴東尼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吴湖帆 水繪園圖 (局部)(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蘇富比拍賣行)

冒廣生(1873年—1959年),字鶴亭,號疚齋,祖籍江蘇如皋,生於廣州。著名學者、詩人、官員、收藏家。其先祖為元世祖忽必烈;冒氏為如皋大族,書香門第,冒辟疆是他的祖輩。冒辟疆是明末四大才子之一,一生著述頗豐,其中《影梅庵憶語》洋洋四千言,回憶了他和董小宛的愛情生活。著名的如皋水繪院便是冒辟疆和董小宛的棲隱之處。

吳湖帆(1894—1968)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齋號「梅景書屋」。他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最重要的畫家之一,三四十年代與畫家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其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


冒廣生(左)與吳湖帆(右)(图片来源: 圖片合成)

冒廣生是一代詞宗,文采風流,遙接兩百年前的「明末四公子」之一、文學家冒襄;而吳湖帆,近代海上畫壇盟主,清代著名學者、金石學家、書畫家吳大澂之後,他們同樣是世家子弟,跨越了三個朝代,他們對文化歷史有感同身受的共同記憶。

依據文獻的記載可知,從上世紀20年代後期開始,吳湖帆與冒廣生就有密集的交往,當然是因詞結緣。冒廣生不論是年齡、資歷還是學問,都是吳湖帆的前輩了。1932年9月,吳湖帆、陳方恪主持午社詞會,冒廣生拈得石州慢,作了《贈吳湖帆》詞一闋。吳湖帆得奉教於當代詞宗朱古微先生,又與冒鶴亭、夏劍丞、林鐵尊、潘蘭史諸君結漚社,相唱和。吳湖帆在詞學方面的造詣,冒廣生是充分肯定的。1938年3月,適逢冒廣生66歲之壽,詞壇同人雅集於水繪園唱和,冒廣生還請吳湖帆畫了一幅《水繪園圖》,以紀其盛。


吴湖帆 水繪園圖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蘇富比拍賣行)

吳湖帆的夫人潘靜淑曾收得一幅蔡含、金玥合作《秋花白鷳圖》,蔡含、金玥為冒辟疆的妾,俱工書畫,而真跡至罕。十數年來僅獲蔡畫真本一件而已,金氏則絕未見。吳湖帆十分看重這幅畫,並珍重收藏。後潘靜淑故世,吳湖帆十分思念愛妻,不僅影印二人的畫冊《梅景書屋畫集》,而且懇請冒廣生為潘靜淑撰寫墓誌銘。吳湖帆考慮到冒廣生為冒襄族裔,又是他尊敬的前輩,便將此畫作為潤筆費相送冒先生了,還在畫的裱邊長跋記述此事。而據《冒鶴亭先生年譜》記載,在吳湖帆這次題跋之前的8月,冒廣生已作《挽潘靜淑》,並與林子有做東,借用復旦中學召集詞社社員,向他們分贈吳湖帆及夫人潘靜淑遺蹟單行本,於此可見他們的情誼是何等的深厚而無法用文字來述說。吳湖帆在1950年的時候還曾應冒廣生之求畫了《水繪庵填詞圖卷》,冒氏題跋百味雜陳。


吳湖帆 鶴壽圖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蘇富比拍賣行)

此幅《鶴壽圖》畫於1952年春,描繪了仙鶴、喬松和瑞石,造型嚴謹,設色妍美,屬於典型的吉祥賀壽題材,畫面雖尺幅之微而意境無窮,是為祝賀冒廣生八十歲生日而作。《冒鶴亭先生年譜》中對此畫有專門的記述。吳湖帆在畫中所題寫的《大酺》詞,冒廣生是讚譽有加,並稱「堪為傑作」。《鶴壽圖》這樣一幅獨特創意的佳構,詞畫風流至今傳,給我們展示了一段無法複製的歷史。

在「文革」爆發之後,冒廣生墓被毀令人唏噓,「文革」後其後人在北京植物園內櫻桃溝建了一個衣冠塚。吳湖帆於1965年10月因中風住進了上海華東醫院,1966年12月26日,吳湖帆因為「地主」身份而被醫院的造反派逐出,回到了嵩山路家中繼續養病,但身體每況愈下。據說,在吳先生生病、住院或去世時,沒有一個親戚朋友來關心、探望吳先生。也就是說,這二年零九個月中,吳湖帆似乎已經被人「遺忘」或「拋棄」了。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一日,彌留之際的吳湖帆,鼓起最後的勇氣拔下了插於喉頭的導管後,很快就沉入了昏迷。除了在幾日前,他在病榻上為前來探視他的外甥朱梅邨寫了兩句猶如偈語的絕筆:『情中明事體,理外見天機』之外,這一代大家沒有任何遺囑,也沒有人知道他臨終前在想些什麼。然而人們從他最後的舉動中似乎看到了他可殺不可辱的錚錚傲骨。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