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戴东尼专栏】情中明事体 理外见天机(组图)

2020-12-05 08:20 作者:戴东尼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吴湖帆 水绘园图 (局部)(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冒广生(1873年—1959年),字鹤亭,号疚斋,祖籍江苏如皋,生于广州。著名学者、诗人、官员、收藏家。其先祖为元世祖忽必烈;冒氏为如皋大族,书香门第,冒辟疆是他的祖辈。冒辟疆是明末四大才子之一,一生著述颇丰,其中《影梅庵忆语》洋洋四千言,回忆了他和董小宛的爱情生活。著名的如皋水绘院便是冒辟疆和董小宛的栖隐之处。

吴湖帆(1894—1968)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斋号“梅景书屋”。他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三四十年代与画家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其收藏宏富,善鉴别、填词。山水从“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冲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灵秀、缜丽清逸的复合画风独树一帜,尤以熔水墨烘染与青绿设色于一炉并多烟云者最具代表性。


冒广生(左)与吴湖帆(右)(图片来源: 图片合成)

冒广生是一代词宗,文采风流,遥接两百年前的“明末四公子”之一、文学家冒襄;而吴湖帆,近代海上画坛盟主,清代著名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吴大澄之后,他们同样是世家子弟,跨越了三个朝代,他们对文化历史有感同身受的共同记忆。

依据文献的记载可知,从上世纪20年代后期开始,吴湖帆与冒广生就有密集的交往,当然是因词结缘。冒广生不论是年龄、资历还是学问,都是吴湖帆的前辈了。1932年9月,吴湖帆、陈方恪主持午社词会,冒广生拈得石州慢,作了《赠吴湖帆》词一阕。吴湖帆得奉教于当代词宗朱古微先生,又与冒鹤亭、夏剑丞、林铁尊、潘兰史诸君结沤社,相唱和。吴湖帆在词学方面的造诣,冒广生是充分肯定的。1938年3月,适逢冒广生66岁之寿,词坛同人雅集于水绘园唱和,冒广生还请吴湖帆画了一幅《水绘园图》,以纪其盛。


吴湖帆 水绘园图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吴湖帆的夫人潘静淑曾收得一幅蔡含、金玥合作《秋花白鹇图》,蔡含、金玥为冒辟疆的妾,俱工书画,而真迹至罕。十数年来仅获蔡画真本一件而已,金氏则绝未见。吴湖帆十分看重这幅画,并珍重收藏。后潘静淑故世,吴湖帆十分思念爱妻,不仅影印二人的画册《梅景书屋画集》,而且恳请冒广生为潘静淑撰写墓志铭。吴湖帆考虑到冒广生为冒襄族裔,又是他尊敬的前辈,便将此画作为润笔费相送冒先生了,还在画的裱边长跋记述此事。而据《冒鹤亭先生年谱》记载,在吴湖帆这次题跋之前的8月,冒广生已作《挽潘静淑》,并与林子有做东,借用复旦中学召集词社社员,向他们分赠吴湖帆及夫人潘静淑遗迹单行本,于此可见他们的情谊是何等的深厚而无法用文字来述说。吴湖帆在1950年的时候还曾应冒广生之求画了《水绘庵填词图卷》,冒氏题跋百味杂陈。


吴湖帆 鹤寿图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苏富比拍卖行)

此幅《鹤寿图》画于1952年春,描绘了仙鹤、乔松和瑞石,造型严谨,设色妍美,属于典型的吉祥贺寿题材,画面虽尺幅之微而意境无穷,是为祝贺冒广生八十岁生日而作。《冒鹤亭先生年谱》中对此画有专门的记述。吴湖帆在画中所题写的《大酺》词,冒广生是赞誉有加,并称“堪为杰作”。《鹤寿图》这样一幅独特创意的佳构,词画风流至今传,给我们展示了一段无法复制的历史。

在“文革”爆发之后,冒广生墓被毁令人唏嘘,“文革”后其后人在北京植物园内樱桃沟建了一个衣冠冢。吴湖帆于1965年10月因中风住进了上海华东医院,1966年12月26日,吴湖帆因为“地主”身份而被医院的造反派逐出,回到了嵩山路家中继续养病,但身体每况愈下。据说,在吴先生生病、住院或去世时,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来关心、探望吴先生。也就是说,这二年零九个月中,吴湖帆似乎已经被人“遗忘”或“抛弃”了。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一日,弥留之际的吴湖帆,鼓起最后的勇气拔下了插于喉头的导管后,很快就沉入了昏迷。除了在几日前,他在病榻上为前来探视他的外甥朱梅邨写了两句犹如偈语的绝笔:‘情中明事体,理外见天机’之外,这一代大家没有任何遗嘱,也没有人知道他临终前在想些什么。然而人们从他最后的举动中似乎看到了他可杀不可辱的铮铮傲骨。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