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如何善用有限資訊作出客觀決定?(圖)

2020-11-25 18:50 作者:布拉斯藍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資訊 客觀 心理學 民調
如何善用有限資訊作出客觀決定?(圖片來源:Adobestock)

你做出的選擇,真的夠客觀嗎?其實少量的資訊,就能徹底形塑當下的決定

查特的想法符合心理學中一項最為耐久的發現,那項發現挺過了當時因研究可信度問題而起的懷疑浪潮。心理學家馬托(TheresaMarteau)說:「這是心理學取得的一大成就,證明我們大部分行為都是被環境給引出,往往落在我們的意識以外,這種效應要比我們人類所願意相信的大得多。」

我們並不像自以為的那麼愛反思,我們的行為也不像自以為的那樣經過深謀遠慮。少了這個船錨,可想而知我們會被風浪動搖、會不一致,因為那些作用於我們的影響並不一致,而我們對那些影響的關注必然是零零碎碎。難的是怎麼說服我們承認這一點。

2017年,財政研究所(Institutefor Fiscal Studies,IFS)研究員米勒(Helen Miller)做了一項小型實驗,用模擬民調來測試資訊對人們的看法有多少影響力。她和同事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廣泛來說,你覺得英國稅制公平嗎?

她說,在許多方面上,這個問題太過廣泛,讓人難以得知結果能拿來做什麼。只不過,那些結果有助於揭示,面對不一致的資訊框架,我們的回應會有多反覆。

在作答之前,參與者被隨機分入三組:

第一組只得到上述問題。

第二組(「富人繳很多稅」組)也收到了以下兩項真實統計數據:

‧所得稅免稅額在近年來有所提高。現在10個成人中就有4人免繳所得稅。

‧所得稅制頭重腳輕。前10%的所得稅納稅人繳了全部所得稅的60%。

正如他們所說,這就是「富人繳很多稅」組。這兩項統計數據肯定助長那樣的印象。或許你也有同感。

第三組(「富人沒繳很多稅」組)也收到以下兩項真實統計數據:

‧前10%富有的所得稅納稅人所賺的收入多於整個後50%的人。

‧4萬5000英鎊收入者多賺1英鎊要繳的所得稅等同於14萬5000英鎊收入者。

就我們所知,這些統計數據都是正確的。

米勒說:「這次民調的結果很分明。沒給任何資訊的話,有51%的應答者認為富人繳太少造成稅制不公」。一旦給了資訊,結果就大幅變動。在「富人繳很多稅」組裡,認為富人繳太少造成稅制不公的比例跌到33%。在「富人沒繳很多稅」組裡,這個比例則升到72%。

「我們會如何看待公平,取決於我們手邊的資訊。」米勒的說法呼應了查特的看法。對於這些可憐的研究受試者,我傾向投以同情的眼光,在測試一致性的時候,發現他們對稅收選擇性資訊的看法並不一致。

他們的看法變來變去並不奇怪,除非我們假設我們的信念和選擇應該是穩定的,以及我們已經知道我們所需要知道的一切(儘管會被種種對立的事實片段所困擾)。

不過我得重述一下,那會要求我們要麼把所有相關資料都記在腦裡,然後能在回答問題時想起來好好權衡,要麼在原則層次上就一次定案,而能應付任何扔向我們的新資訊。

如果我們有錯,並不是錯在未能維持一致性,而是錯在我們自以為應該總能辦得到。每當被要求交代我們的信念和選擇,我們有多常會說這是來自某零碎雜事的未知輕推呢?

「我之所以會相信這個,很可能是因為我在酒吧聽到的最後一件事,它讓我從我的心智衣物團抽出相當於一隻紅襪的東西……」我想這種說法大家聽了都不敢恭維。這一半的解釋就像在別處那樣,也隱藏在我們的自我理解之外。

財政研究所的提問是模擬民調的一部分,受試者就是那些選擇進行線上調查的人,樣本很小而不具代表性。米勒寫道:「但是,這些結果確實有助於展示這樣的事實,亦即少量的資訊就可以徹底形塑人們的表述看法。」
 

本文整理、節錄自布拉斯藍德(Michael Blastland)《只有一半的真相 為什麼科學看不到全貌?》一書,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由天下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責任編輯: 皇輔 来源:天下文化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布拉斯藍德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