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警惕中共「語言病毒」的危害(圖)

2020-11-20 08:17 作者:林傲霜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洗腦教育
中共語言病毒(圖片來源: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1月20日訊】所謂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已經禍害了整個世界。但與此同時中共還有另一種即便用電子顯微鏡和任何試劑都難以檢測到的「病毒」,也正在禍害世界,尤其是禍害中國和臺灣的廣大人民。這東西就是中共發明出的「語言病毒」。

二戰前納粹德國情景再現

中共專制政權腐敗透頂危機四伏,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這個政權卻至今不但能苟延殘喘,且藉助其不守世貿規則與盜竊知識產權而偷搶來的大筆不義之財而財大氣粗。尤其近年來更斥巨資擴充軍備,窮兵黷武,大步地走向軍國主義化,成了世界上所謂第二軍事大國。致使許多民主國家只好對其綏靖讓步,姑息遷就。酷似「二戰」前納粹德國在歐洲的情景。而與此同時中共當局更善利用金錢收買、控制媒體,發出所謂「中國聲音」(實則是中共聲音)。更欺騙愚弄了千千萬萬善良的人們。這就是中共自鳴得意的所謂「軟硬兩手」。

今天許多中國人也像當年德國人被希特勒玩弄於股掌之上一樣的可悲。他們的閉塞、愚昧、偏頗、盲從甚至更勝於當年的德國人。也正是這樣一幫愚昧的人群,幫助了中共能在世界的民主大潮中茍活倖存下來。而中共當局對此也有清楚的認識,並在這個問題上可以說是不惜血本,下足了工夫的。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必須要「狠抓意識形態領域裡的鬥爭」。所謂「意識形態領域裡的鬥爭」,說白了就是當局的愚民政策與不願被愚弄,不接受愚弄的人們之間的一場愚弄與反愚弄的鬥爭。

日常行文用語中潛移默化的「洗腦」

中共當局最善於在日常報刊、媒體、網上的用詞、用語中,不經意間便潛移默化地對人們進行著洗腦和愚弄。當局在這方面的種種伎倆,是當年希特勒和戈培爾們都望塵莫及的。舉其大端,特別能愚弄人的莫過於諸如:「人民解放軍」、「共和國」、「人民政府」、「新中國」、「解放後」……以及近來被中共大力宣揚的「我的祖國」、「愛國情懷」,一類的高級騙人術語。

眾所周知,中國的軍隊,就是中共的私家軍,黨衛軍,就是它一黨私有的武裝。它自己都說必須「黨指揮槍」,中國軍隊的最高領導機構是共產黨的軍事委員會,而國家軍事委員會不過是空挂個名,所有機構和人員設置和共產黨的軍委都完全一回事。中國軍隊更明確宣稱此軍隊是要「聽黨的指揮」,「黨指向那裡便打向那裡」。事實上也正是如此,1989年鄧小平一聲令下,叫軍隊向民眾開槍。這支軍隊的槍口便「指」向愛國學生,「指」向市民群眾,公然以致命性的武器、衝鋒槍外加坦克向學生和市民開「打」。這樣唯一黨之命是從的軍隊,當局卻生拉活扯拿來裁在「人民」的頭上。這已經是名不副實。但卻還要再給它冠上「解放」二字更是指鹿為馬。所謂「解放」者,是指解除束縛,得到自由或發展。可是中共這支軍隊,從一開始就是領蘇聯的盧布、受蘇俄領導的共產國際之雇佣,聽命於蘇俄的外囯雇佣軍。它來奪取政權就是對中國民眾的壓迫和奴役。與「解放」不但風馬牛不相及而且是恰恰相反。1949年中共在大陸奪取政權後,這支軍隊更一貫都是緊密配合一黨專制的政權幹盡了鎮壓民眾的壞事,說它雙手沾滿了民眾的鮮血,半點也不過份。因而被中共當局譽其為「刀把子」。如此血腥,如此殘暴的武裝暴力集團與「解放」有半點關係麼?更莫名其妙的是,許多國外自由傳媒報刊似乎也被中共洗了腦,在其文稿中一口一個「解放軍」地叫著。尤其今年9月以來,中共空軍飛機,一再飛越臺灣海峽中線,竄入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對臺灣進行武嚇侵擾。國民黨的媒體以及馬英九等人談及此事時當然一口一個「解放軍飛機如何如何」,這體現人家「一家親」,一點不奇怪。但有的綠營人士,甚至軍方發言人也這麼講,就不得不令人既感氣憤,更覺難以理解,明明是敵機怎麼是「解放軍」?它來「解放」誰?這不等於把盜賊稱為「天使」,一樣的可笑麼?直接稱其為「共軍」不就行了嗎?由此可見,中共這語言病毒何等厲害,不知不覺中,有些人就成了它「大外宣」的「俘虜」了!這真應驗了希特勒的「喉舌」戈培尓先生的那句「名言」: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會変成真理。外國人,臺灣人也被中共潛移默化地給「忽悠」了。不能不令人感到可悲。

病毒目標是騙取人民的感情

其實只要稍加細心研判便不難發現,這類「語言病毒」在中共的詞典裡決不只這一個「品牌」,與此關聯的所謂「解放前」、「解放後」、「人民政府」、「共和國」也是由中共炮製出後,而今成了不少人國內、外人士,在言談及見諸文字時的「習慣用語」了。尤其是那個「共和囯」一些自詡持民主立場的知識份子,也在他們的文章中提到中共國時,也會經常出現這樣的「硬傷」。所謂「共和國」必須是經民眾普選授權產生的合法政府方能配用這一稱號。中共在國際共產勢力支使、支持下奪取政權後,至今沒有進行過一次真正的民主選舉。便賴在台上不走。由它自己制定所謂的「憲法」。借所謂「憲言序言」,自己規定自己當然、必須、永遠「領導」這個國家。這與帝王自稱為「天子」,乃「受命於天」,「神權天授」有何區別?這就是喬裝改扮的帝國,與「共和國」毫不沾邊。但中共當局同樣通過重複謊言而潛移默化地讓人們接受,甚至許多自認為是有民主思想的知識份子。也被悄然「同化」。在他們的行文中也公然左一個「共和國」,右一個「共和國」地稱呼北京執政當局,叫人看了啼笑皆非。這不能不是許多中國人、臺灣人,特別是民主知識人極大的悲哀。

中共在取得上述「勝利」的基礎上更得寸進尺,由「黨政不分」進而變成了「以黨代國」,黨即是國,甚至黨就是「中華民族」了。例如毎年的10月1日,本來它就是個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的紀念日,當局竟將其呼為「祖國華誕」,「祖囯母親的生日」。中共「央視」播音員如此奉旨信口雌黃,下級官員,市井愚民當然只有跟著鸚鵡學舌。而更令人吃驚的是,號稱中國最高學府的北大,也竟然在其官方微博上大聲歡呼「慶祝祖國母親的生日」。終於有不怕事的網民在其評論欄中回帖道:「北大建校一百多年了,你母親怎麼才七十歲?是年輕的後娘,還是充話費時贈送的?」一通調侃,終使北大官方不得不將該條博文刪除。然而在官方的語境中,黨即是國,早已視為天經地義。所以誰敢批評中共半點不是,外國人便是「反華敵對勢力」,臺灣人便被扣上「台獨份子」的大帽,大陸百姓便是「漢奸賣國賊」。並以此掀起義和團式的「愛國」狂熱。他們的這套做派,與伊斯蘭極端份子,敬拜「先知」,「圖騰」都形同是從一個模子中鋳造出來的一樣令人感到噁心與恐怖。中共也正是靠著這樣不是邪教、更勝似邪教的「信仰」來維持其權貴專政的統治。

個別臺灣歌手為「語言病毒」獻唱頌歌

今年的10月1號恰逢又是中秋節。再加大陸疫情初步得到控制。於是北京當局大肆慶祝所謂「雙節」。按以往慣例總得拉幾個「國際客人」來裝點門面,以顯示有「天朝大國」之風範。但可惜當今中共在世界上已沒有什麼朋友了。甚至北韓、柬埔寨都不搭理它了。但「犯賤」的人還是有的。臺灣藝人歐陽娜娜與張韶涵在大陸的市場與金錢的誘惑下,便主動向北京投懷送抱,9月30日晚,歐陽娜娜與張韶涵登上中共「央視」投入所謂《中國頌.祖國夢》國慶晚會演出,其中歐陽娜娜與任達華、惠英紅等六名藝人合唱中共的革命紅歌《我的祖國》。歐陽娜娜自己給自己打了一百分。可是中共央視並不拿她當回事。短短3分25秒的演出中,筆者在大陸電視機前親眼目睹1/3的畫面穿插中國風景人文,而歐陽娜娜與其他藝人排排站著獻唱,卻僅給了她歐陽一個特寫鏡頭,大約只6秒一閃而過,因此幾乎未給人留下任何印象。這個自打的一百分真堪稱是位「臉皮太后(厚)」的傑作。於是招來臺灣廣大網友強烈的反彈,遭到一派嘲罵。原因就因為她唱的這首中共紅歌中充滿了典型的中共「語言病毒」。

這個《我的祖國》是中共所謂「革命電影」《上甘岑》中的主題歌。歌頌的是1950年出兵支援北韓金家王朝侵略韓國的共軍(中共稱其為「中國人民志願軍」這既是謊言,也是「語言病毒」),這支共軍當時正瘋狂地對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進行對抗,因此是一首歌頌侵略的反美歌曲。其中的「名句」是「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當時中共把制止北韓侵略的聯合國軍誣為「美國野心狼」。由此可見,這哪裡是什麼在歌唱「祖國」?而是在歌頌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際輸出「革命」,對韓國進行赤裸裸的侵略。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中共與金家王朝的上述行為已被聯合國大會於1951年2月1日以壓倒多數票通過第498號決議,認定中共軍隊「進入朝鮮是侵略行為」。至今這個決議仍然有效,是不能翻的「鉄案」。是畄給中囯人永遠的恥辱。當然,由於當時中國廣大民眾處於被奴役的無權狀態,因此應承擔罪責和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是當時的執政的權勢者,首要就是毛澤東!因此歐陽娜娜去唱這樣的讚美侵略的獻媚歌曲,受到臺灣廣大民眾與政府的責備,不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的嗎?

然而國民黨的一幫政客、文人則假裝不知此歌的背景與內容,揣著明白裝糊塗,以所謂藝術表演自由之類的胡攪蠻纏而加以開脫。只能說明這些人真的快成中共的「好同志」了。由此可見中共的「語言病毒」的確是一種不容小覷的顛倒黑白,淆亂是非的洗腦武器。善良的人們必須百倍提高警惕,像防所謂「新冠肺炎病毒」那樣認真地對付這個害人的精神病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