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赫魯曉夫和鄧小平 到底誰更聰明智慧?(圖)

2020-11-18 11:00 作者:曾節明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左:邓小平与毛泽东。右:赫魯曉夫批判斯大林。
左圖:鄧小平與毛澤東。右圖:赫魯曉夫作報告,批判斯大林。(網絡圖片)

在蘇聯、和中共國的歷史上,有兩個政治人物頗具可比性,在相似的歷史關頭,這兩個人物分別主導其所在國,起了不同的轉折性的作用,這兩個人就是赫魯曉夫鄧小平

當今中國大陸社會對赫魯曉夫和鄧小平的評價,與十多年前相比已經悄然改變:對赫魯曉夫的評價更低;對鄧小平的評價,卻似乎比「六四」後的幾年更好了,這評價隨著歲月的流逝,浮漂著一層毫無來由脂粉,如今的中國人,無論老少輕壯,且不說普遍對改革「總設計師」主導的八十年代「計生」、「嚴打」這樣殺嬰、殺人運動毫無感觸,就連「六四」北京那漫天的血腥氣,也似乎因為時間的「久遠」而產生了距離美……

大陸不少人認為:赫魯曉夫是個傻瓜,他全盤否定斯大林動搖了共產黨統治的權威、動搖了蘇聯的權威、誘發了布拉格事件和匈牙利事件……這是十足的引火燒身的蠢行;赫魯曉夫弱化斯大林集權、實施分權和集體領導,給了勃列日涅夫、希斯洛夫等反對派充分活動的空間,造成自己被政變趕下臺,這是典型的鋸斷自己所坐樹枝的蠢豬行為……

這種觀點在當今中共國官僚幹部隊伍中頗有市場。

大陸不少人認為:鄧小平是具備大智慧的領導人,鄧小平對毛澤東的「三七開」,避免了統治集團的振蕩和混亂,這是他比赫魯曉夫聰明的地方;鄧小平堅持的經濟搞活、政治搞死的跛腳改革,既促成了經濟繁榮,又避免了中共國像蘇聯那樣解體,還保住了權力,這是他比戈爾巴喬夫聰明的地方……

這種觀點在當今中共國官僚幹部隊伍中、在廣東人、深圳人當中都頗有市場。

赫魯曉夫與鄧小平到底誰更聰明?

要客觀地評價這兩人,就必須分析在相似的歷史關頭兩人的所作所為,並且由此引發的深遠後果。

斯大林一死,赫魯曉夫就帶頭串聯蘇聯黨政軍頭目,成功發動政變,清除了斯大林餘孽貝利亞勢力,剪除了克格勃系統過大的權力,從而制止了斯大林暴政在斯大林死後繼續延續;具有劃時代里程碑意義的行為是赫魯曉夫對斯大林徹底否定:經過精心準備,1956年二月,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以突然襲擊的方式向大會代表作了《關於個人崇拜極其後果》的秘密報告,以鐵的事實否定了斯大林的暴政、全面地揭露了斯大林的罪行。赫魯曉夫這樣做的本意是把斯大林和共產黨區別開來,徹底根除斯大林的影響力,防止斯大林的暴政今後重現,以改良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順便在對斯大林的「撥亂反正」當中樹立自己的權威。赫魯曉夫的行為代表了當時多數中央委員的真實意願,因為斯大林的暴政不僅對老百姓是災難,也使得特權官僚集團人人自危,他們也渴望告別這種恐懼的生活,而要想徹底擺脫這種恐怖,唯有徹底否定斯大林。

赫魯曉夫否定斯大林的本意雖然是想改良共產黨的統治,卻引發了意想不到的意識形態大地震:由於披露的真相如此觸目驚心,自然啟發了前蘇聯、乃至整個東歐民眾對馬克思社會主義國家體制的懷疑: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類似政教合一的個人崇拜?斯大林何以能如此「濫用權力」?在所有的西方國家為什麼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是什麼為斯大林濫用權力大開方便之門?毫無疑問是體制,是馬克思主義政黨一黨專政的體制!

赫魯曉夫「愚蠢」地全盤否定在蘇聯和整個東歐引發了深刻的反思啟蒙運動,這確實動搖了共產專制的根基,但也使得斯大林主義在蘇聯捲土重來再無可能,由於斯大林被批倒批臭,使得後任的蘇聯領導人,即使保守倒退如勃列日涅夫,也不得不繼續否定斯大林,和斯大林主義劃清界限;赫魯曉夫清算斯大林的舉動,不僅將蘇聯人民從極權暴政下解救出來,也保護了自己,使得自己在失去權力之後,能夠免遭斯大林式的「清洗」,得以安享晚年。是赫魯曉夫,客觀上抽掉了鬆動共產極權堡壘的第一塊磚、鏟起了埋葬共產極權的第一鏟土,正是赫魯曉夫的「解凍」運動,啟蒙了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可以說,如果沒有赫魯曉夫,前蘇聯、東歐共產陣營就不會那樣快覆亡,中共的統治就會更穩固,人類的苦難將會更長久。赫魯曉夫對斯大林實事求是的英勇否定,必將人類歷史上輝煌的正義之舉而永載史冊!

而中國的赫魯曉夫鄧小平「聰明」地對毛澤東「三七開」,這確實維護了中國的共產專制,但也使得毛主義在中國捲土重來至今仍有可能,由於毛澤東被「三七開」,使得後任領導人,即使開明如胡耀邦、趙紫陽者,也不敢公開否定毛澤東,不敢公開否定毛澤東思想,使得如今的當權者胡錦濤敢於再次高舉毛澤東旗幟、蠢蠢欲動、不動聲色地復辟毛式政治;鄧小平對毛澤東的「三七開」,不僅誤導和壓制了中國的反思啟蒙運動,也不利於鄧小平自己和自己家族的長久平安,以至於為了防止被清算,不惜動用軍隊開槍屠城,毀了通過改革開放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一世聲望,把自己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住上。鄧小平雖然抓住權力到死,他的子女、家族的命運卻得不到保證,仍然有可能遭受毛式清算。

相比之下,赫魯曉夫的開明是真開明、是實質性的動作、突破性的嘗試,赫魯曉夫的「愚蠢」是大智若愚;而鄧小平的開明是假開明,是小恩小惠、「收放自如」,鄧小平的「聰明」是小聰明、是大愚若智。

這就是共產中國和前蘇聯、東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走上不同的道路的領導人人格素養上的根源。

當今中國大陸社會對赫魯曉夫和鄧小平的評價的這種變化,既反映了中國傳統的那種不顧原則、不擇手段的成王敗寇糟粕價值觀在今天依然甚囂塵上,也反映出因為信仰缺失而生的更加可悲的趨向:道德敗壞、世風頹靡、國民的精神愈來愈卑瑣化、市儈化、經濟動物化——只要搞到錢就行,管他自由不自由、民主不民主……

不容樂觀的現實說明了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緊迫性、艱鉅性——中國的自由文化運動任重而道遠。

2007年9月14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