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螞蟻上市被叫停 馬雲背後「貴人」膽更大?(組圖)

2020-11-07 04:26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馬雲遭約談後,螞蟻集團上市也被緊急叫停,引發諸多猜測。
馬雲遭約談後,螞蟻集團上市也被緊急叫停,引發諸多猜測。(圖片來源: Wang H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1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馬雲遭約談後,螞蟻集團上市也被緊急叫停,引發諸多猜測。香港媒體稱,這一事件不僅打破資本市場的一場盛筵,更觸動內地很多利益集團。馬雲背後的其中一位「貴人」黃奇帆被點名,黃奇帆曾連續提及幫助馬雲的舊事。

馬雲被約談螞蟻上市告停 港媒點名黃奇帆

綜合媒體報導,阿里巴巴持有的螞蟻集團,原定5日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A+H股),但在馬雲等三大核心人物2日遭中國四大監管機構約談後,上交所宣布延後螞蟻集團上市,港交所跟進,螞蟻集團本次IPO宣告暫停。事件衝擊阿里巴巴股價驟跌,馬雲的財富一夜之間暴跌近30億美元。

連日來中共官媒繼續追打馬雲,官方發聲嚴厲。有觀察認為,螞蟻被叫停明顯是政治事件,未來上市恐怕是遙遙無期。而馬雲能否翻身,要看在中共體制下背後雙方勢力的較量。

香港《明報》11月5日發表孫嘉業評論文章指,螞蟻金服誰屬?當然是實際控制人馬雲及阿里巴巴集團。但螞蟻的成長壯大,卻有多名體制內「貴人」相助。重慶市前市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主任黃奇帆,就是其中一位。

黃曾公開憶述,2013年馬雲到重慶跟他說想搞個貸款公司,稱當時浙江義烏、溫州的小貸公司在整頓,全遭凍結。黃答允馬雲,只要不搞P2P(個人對個人借貸),「我三天就幫你全部辦完」,結果,螞蟻金服現在百多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利潤中,45億來自黃當年批准設立的兩家小貸公司。

文章說,黃奇帆是螞蟻金服的「接生婆」。重慶現在仍是中國網路貸款重鎮,佔內地網貸餘額的60%。當螞蟻發展受到當局留難時,是黃奇帆為其訂造了資本證券化(Asset Backed Securitization)不逾3倍、追加資本金到10%、槓桿比率不能太高、保證信用、貸款對象必須是本身客戶等5條規矩。

螞蟻上市被叫停馬雲背後「貴人」膽更大?
黃奇帆(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馬雲成敏感人物 黃奇帆仍提與馬雲交往舊事

值得注意的是,馬雲這次「出事」被業界認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而身為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的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卻在今年不同時間披露自己2013年幫馬雲的那段舊事,疑似力挺。

黃奇帆在10月下旬這次為期3天的外灘金融峰會的第3天上午發表了約有15分鐘的演講。他在演講中提及了他和馬雲當年在一次飯桌上的對話:

「你有什麼困難?有什麼事想做還沒做成?」

「我想搞個貸款公司。」

「你是浙江的老大公司,貸款公司地方政府就能批,這有什麼難的?」

「我們浙江義烏、溫州這會小貸公司在整頓,全部凍結了。」

「你如果到我這搞小貸公司,只要不搞P2P,我三天就幫你全部辦完。」

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舉辦的線上會議中,黃奇帆講到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徵和發展路徑這一話題時也透露,2013年馬雲到重慶找他「想搞個貸款公司」的往事。

今年8月他在出版的新書《結構性改革:中國經濟的問題與對策》中,再次提及此事。黃奇帆在書中還提到,這是皆大歡喜的結局,監管部門健全了體制機制,解決了高槓桿風險,重慶地區也增加了數百億元金融企業的資本金,螞蟻金融貸款公司得以恢復運轉。他形容,有些事情在發展過程中出了問題,也不要用一刀切的方式去處理,不要潑髒水的時候,把小孩也潑掉。

馬雲惹麻煩 因得罪王岐山

10月24日,王岐山以視頻方式在第二屆上海外灘金融峰會的開幕式上發表了致辭表示,金融脫離實體經濟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必須堅持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原則。他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

王岐山強調,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金融業遵從的安全性、流動性、效益性三原則中,安全性永遠排在第一位。

隨即,馬雲當天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演講時,發表與王岐山針鋒相對的觀點。

馬雲稱,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根本就還沒有形成金融系統。由於缺少健康金融系統,現在是「旱的旱死,澇的撈死」。他直言不諱的說:「我們要建設金融健康系統,(而)不是擔憂金融系統風險。」

馬雲強調,創新一定會犯錯,問題在於犯錯後能不能完善、修正。堅持創新、做沒有風險的創新,其實就是在扼殺創新;把風險控制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

馬雲批評,現在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比如總想著抵押和擔保,害了很多企業家。要麼是資產全押了出去、壓力巨大,要麼是肆無忌憚貸款、不斷加槓桿、把負債搞的很大。

他還說,現在中國的政策愈來愈多,導致的結果是「誰都幹不了什麼事」,「誰都可能出事情」。因此中國需要的是政策專家。

馬雲的這些言論很快就引發了網路圍觀與討論。有網友發帖調侃說:「馬雲此番言論句句有所指,敢公然叫板王岐山,啥信號?」「背後靠山夠硬!」

馬雲和王岐山當天的發言被外界後來解讀為馬云「硬槓王岐山」、「捅了馬蜂窩」。

署名「財經冷眼」的財經評論人士表示,在外灘金融論壇上,王歧山剛致辭強調系統性金融風險,就被馬雲直接反駁打臉:你們連金融系統都沒有,這是最大的風險!這一巴掌打擊面非常廣,挑釁監管層的意圖外行都看得出來,非常高調。

分析指習擔心金融政變 習江這回撕破臉

也有分析認為,馬雲捅了馬蜂窩,涉及習近平擔心5年前的金融政變重演。

推特帳號「LIFETIME視界」表示,馬雲被約談,有些媒體認為馬雲的言論冒犯了王岐山,說明還是不瞭解習近平的心胸。馬雲不幸被習近平選做殺雞給猴看的雞。馬雲調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話被認為挑釁習近平的「金融安全」,因此全球史上規模最大的螞蟻金服上市突然被叫停。

資深媒體人王劍分析,螞蟻集團如果有違規,根本走不到上市這一步,早就被監管部門拿下了。顯然螞蟻上市被叫停跟其金融業務無關,而是跟螞蟻集團背後的政治角力有關係。

王劍表示,金融領域是中共的心頭肉,外人是不可能染指的,馬雲能在其中活到現在,可見其背景是不一般的。

過去人們聽說過馬雲與江派權貴子女如劉樂飛、江志成的「故事」。而且還有曾慶紅家族的影子。但他們之間的真實關係無從證實。而2015年大陸爆發的大股災,就被認為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當局的經濟政變,或金融政變。

王劍說,螞蟻上市涉及幾百萬股民,上萬億資金,涉及面相當大。但是「老大」一翻臉,不管不顧,掀了桌子,這就是極權的任性。這也說明江澤民現在也壓不住了,誰來都不好使,習不給江面子,習江這次是徹底撕破臉。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向《蘋果日報》分析說,雖然無法證實事件與中共權鬥有關,但可以肯定,官方對大型集資非常恐懼。他認為,中央擔心有人富可敵國,甚或形成一個跨派系、跨界別的利益集團,加上一旦該集團在外國有聯繫渠道,中央會設想對其政權穩定構成威脅。

黃奇帆背靠「上海幫」 隨時會玩完?

據《明報》孫嘉業文章稱,黃奇帆是上海出身的官員,與江澤民、吳邦國等關係密切,現在任職的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主任就是原副總理曾培炎,董建華和周小川都是顧問。

資料顯示,黃奇帆2001年前仕途一直在上海,並曾擔任市委、市府大秘超過7年。之後他在重慶則經歷賀國強、黃鎮東、汪洋、薄熙來、張德江和孫政才六任書記。其中2010年起就開始擔任重慶市長。

黃奇帆與薄、孫搭檔多年,特別是和薄熙來搭檔時,自稱與薄合作「如魚得水」。而薄和孫政才都被指是江派的權力繼承人,在北京當局的公開措辭中,兩人都被列為「重大政治隱患」,被指「野心家」。

曾有網路文章質疑,黃奇帆雖然在薄熙來和孫政才兩案中暫時脫身,但是這兩人都被當局定性為「野心家」「政治隱患」,黃奇帆恰是不可能不知情者。

但儘管薄、孫倒臺,黃奇帆一直不倒,其官場能混的手段被指不尋常。

2012年11月20日,在重慶新書記孫政才和老書記張德江交接的幹部大會上,市長黃奇帆在發言中兩度落淚,哽咽難語。網民調侃黃更像在演戲,是「新時代的影帝」。

有港媒報導稱,黃奇帆政壇「不倒翁」的秘密,除了臉皮厚賣主求榮,就是心黑手辣貪得無厭,早前如果不是吳邦國等江派大佬護著他,早就撤職坐牢。現在也很難說何時「玩完」。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