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五中全會金融亂 央行和財政部又鬥起來(圖)

2020-10-28 10:1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五中全會 金融 中國央行 中國財政部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召開,雙方爭鬥又有爆發的苗頭。(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10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中國央行中國財政部之前就因金融問題將矛盾公開化,中國總理李克強發聲才平息。而趁著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召開,雙方爭鬥又有爆發的苗頭。

中國央行研究局課題組在《中國金融》2020年第11期發文稱,歷史經驗表明,財政和中央銀行職責邊界清晰,中央銀行獨立執行貨幣政策,有利於幣值穩定,促進經濟發展。反之,財政和中央銀行的職能邊界模糊,甚至財政凌駕於中央銀行之上,「大口袋裡套小口袋」,就會出現貨幣超發和通貨膨脹。在財政與中央銀行合併成「一個口袋」的極端情形下,中央銀行作用實際上無從發揮。

這實際上已經道出中國經濟常年存在的問題,中共政府下轄的央行和財政部爭鬥不斷,也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10月23日,中國央行就《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

《意見稿》規定,人民幣包括實物形式和數字形式,為發行數字貨幣提供法律依據;防範虛擬貨幣風險,明確任何單位和個人禁止製作和發售數字代幣。

這實際上為數字人民幣的發行,鋪平了道路。

並且《意見稿》還將「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明確寫入立法目的,引導金融體系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根本定位;同時,繼續堅持央行不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它政府債券,不向地方政府提供貸款的原則。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10月21日發文認為,今年財政收入目標是21萬億,財政赤字目標是3.67萬億。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應該提倡量入為出。但對中央政府來說,這種觀念在今天就偏於保守了。只要政府債務還處於可控範圍之內,就不必過於擔心財政赤字的增加。因此央行就應該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購買國債。

10月26日,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進行工作報告,並就《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討論稿)》向全會作了說明。

隨著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召開,當局對經濟的規劃勢必將左右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所以,中國央行和中國財政部的爭鬥又有爆發的苗頭。

今年5月,曾擔任過中國央行副行長的吳曉靈撰文稱,「我們的財政政策是否合適,效率如何?中國的銀行體系儘管在信貸的公平性上存在問題,但傳導機制是正常的。」

她表示,中央銀行通過公開市場購買國債,就是對財政的支持,也藉此吐出基礎貨幣實現信用擴張並創造貨幣。之所以中央銀行不直接購買一級市場的國債,是希望對政府財政有一個市場約束。

事實上,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配合的討論一直是學界議論的熱點話題,除了學術討論外,也難掩背後的金融部門之爭。

吳曉靈的一個視頻也曾在網路上流傳,她表示,財政與金融之間的定位和關係爭論不斷,其實很多事情央行是明白的,但操作中受到掣肘。

此前,原中國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撰文稱,「多個現象表明積極的財政政策不夠積極,甚至是緊縮的」;「中國的財政透明度很不夠,信息披露大而化之,缺少公眾監督,不要說人大代表看不懂財政報表,我也看不懂。沒有有效的信息披露,事實上監督制衡無法實現。」

隨後有財政官員發文表示,財政是國家治理體系的基礎和支柱,並且諷刺央行沒能管理好金融機構,「金融機構在地方債亂象中,很大程度上扮演著‘共謀’或‘從犯’的角色。地方政府不規範舉債的各類形式、各個環節,幾乎都有不同類型金融機構參與,其包裝操作之複雜,遠超出基層財政部門的工作水平。」

央行和財政部爭鬥愈演愈烈,使得李克強主持會議,要求「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穩健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暫時平息了兩大金融部門之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