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因何主動投案成風?浙江又一例(圖)

2020-10-25 10: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浙江嘉興副市長徐淼日前主動投案
浙江嘉興副市長徐淼日前主動投案(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10月25日訊】浙江嘉興副市長徐淼日前主動投案,就在他投案的前1天,還代表市政府向省督查組匯報工作。主動投案的官員越來越多,說明瞭什麼?

中共浙江省紀委監委10月22日發布消息稱,嘉興市委常委、副市長徐淼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接受審查。

據嘉興市政府官網顯示,在徐淼投案的前1天,10月21日上午,浙江省督查組到達嘉興市,徐淼代表市政府作了專題匯報。次日,他便主動投案。

公開資料顯示,徐淼1968年3月出生,浙江溫州人。自1984年12月進入溫州市國家安全局,任職22年,曾擔任紀委書記、副局長,並兼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2006年11月,徐淼調任溫州市甌海區委常委、副區長。2008年後,他歷任溫州市政府副秘書長、溫州市鹿城區委副書記(正縣級)、天臺縣縣長、溫嶺市委書記、臺州市黃岩區委書記等職。

2017年3月,徐淼入列臺州市委常委,晉升副廳級。2019年3月,他調任嘉興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分管市委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辦公室,聯繫軍隊、武警工作。

除了徐淼,近日主動投案的還有山西陽泉市中院院長陳明華、雲南玉溪市中院院長陳昌等人。據中共官媒,近年來,各地向紀檢監察機關主動投案的官員人數呈現大幅增加態勢,投案正從「現象」變為「常態」。而今年1月召開的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工作報告顯示,2019年全國共有10357人主動投案。

從官員自殺成風,再到近年大量出現高官主動投案自首,這背後有什麼玄機呢?中共的腐敗官員本來都是被「揪」出來的。究竟是什麼驅動原本「安然無恙」的他們,主動投案呢?官媒稱是反腐敗高壓態勢的持續震懾等原因所致。熟悉中國政情的旅美學者張傑撰文分析認為其實有三大原因。

一是官員避險與紀監委的生財有道。

據2019年7月中紀委印發的《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規定主動投案可以從輕、減輕處罰,這對官員是最重要的。

另外,現在自動投案已成為紀監委的生財之道。他們一旦發現官員貪腐或其他蛛絲馬跡,就會將消息透露給官員,官員主動投案,獲得從輕處罰。事後,紀監委官員自然賺得盆滿缽滿。自動投案對官員而言,還可以避重就輕,轉移視線,掩蓋主要犯罪事實。紀檢委官員也需要反腐敗業績,官員主動投案比事後抓捕更能顯示中共反腐敗的力度。

第二個原因是集體作案、集體投案,法不責眾,集體保全。

張傑文章認為,中共對官員貪腐處罰嚴酷,官員們不得不抱團取暖,聯手作案。一旦有官員被發現貪腐,就會出現官場塌方。相關官員聯合主動投案,利用法不責眾,最終集體保全。

第三個原因是被迫害妄想。

張傑說,有一部分官員主動投案是因為恐懼,以至於出現心理障礙,往往做出過度反應。這是因為中共的潛規則就是官員在位時縱容其腐敗,一旦查處就下死手,置於死地而後快。

文章指出,落馬官員的命運比普通民眾悲慘得多。在習近平以反腐敗的高壓下,沒有一個官員是安全的,他們長期處於恐懼之中,不知道哪天會禍從天降。

文章還說,中共官員現在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帶走;二怕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三怕辦公室敲門,怕進來的是紀檢監察幹部;四怕電話鈴響,怕通知‘到紀委來一趟’;五怕回家,怕進小區門迎到紀檢監察幹部。」每個官員都無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門,晚上是否還能平安回來,所有人都活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天長日久,恐懼就變成了被迫害妄想。

文章最後總結認為,中共官員主動投案並不是中共反腐敗的重大成就,而是腐敗的升級,也是紀監委的生財之道。紀監委官員還會通過通風報信謀取巨額利益。官員貪腐牟利,紀監委官員從貪腐中分贓,可謂蛇鼠一窩。在中共體制下,反腐敗運動已經走到盡頭,同時製造更大的腐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