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官員大規模主動投案 學者析三大原因(圖)

2020-10-05 06:11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從官員自殺成風,再到近年大量出現高官主動投案自由,這背後有什麼玄機呢?
從官員自殺成風,再到近年大量出現高官主動投案自由,這背後有什麼玄機呢?(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0月5日訊】從官員自殺成風,再到近年大量出現高官主動投案自由,這背後有什麼玄機呢?熟悉中國政情的旅美學者張傑撰文分析了當中原因。

張傑發表在《議報》的文章稱,現在中國老百姓都不敢在政府大院附近溜躂,不是怕警察,而是怕被砸。因為官員跳樓太多,說不定市長、書記大人就會從大樓呼嘯而下。這些官員平時胡吃海喝,大都肥胖,身體沈重,砸到誰誰亡。

但為什麼中共官員自殺成風呢?經濟學家汪丁丁曾認為,官員自殺是因為他們覺得繼續活著的成本太高。但張傑認為這個解釋違背人性,因為人都貪生怕死,好死還不如賴活著。只要有一線生機,誰都想求生。於是近年中國官員跳樓率開始直線下降,主動投案率直線飆升。

文章盤點說,據中共官媒,近年來,各地向紀檢監察機關主動投案的官員人數呈現大幅增加態勢,投案正從「現象」變為「常態」。而今年1月召開的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工作報告顯示,2019年全國共有10357人主動投案。

今年9月28日,上饒市政府副市長祝宏根主動投案。進入9月以來,已出現多名廳局級以上幹部主動投案,主要有:邯鄲市委書記高宏志、青海省副省長文國棟、雲南省文山州政協原副主席陳曉華、陝西省公安廳二級巡視員雷雨、河南省國土資源廳副巡視員劉維德、雲南機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書記向日炎等。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書記、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文國棟主動投案。

前河北省政協副主席艾文禮是監察法實施後首個主動攜贓款贓物投案的省部級幹部。2019年4月18日,蘇州市中級法院對艾文禮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百萬元。官方通報中首次使用了「提出減輕處罰的建議」的表述。

而前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是第一個投案自首的省部級一把手。2020年9月10日秦光榮受賄案開審,被控受賄2389萬餘元。秦光榮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張傑認為,中共的腐敗官員都是被「揪」出來的。究竟是什麼驅動原本「安然無恙」的他們,主動投案呢?官媒稱是反腐敗高壓態勢的持續震懾等原因所致。但張傑認為,這個觀點顯然不能解釋中國官員貪腐越演越烈的現實。

張傑文章認為有三大原因,一是官員避險與紀監委的生財有道。

據2019年7月中紀委印發的《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規定主動投案可以從輕、減輕處罰,這對官員是最重要的。

張傑舉例,2019年5月19日晚11點,官方發布,前證監會主席、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主動投案。官方通報提及其公開發表不當言論,缺乏政治警覺和保密意識。張傑認為,劉士余投案應該不是因為貪腐,而是「公開發表不當言論」因言獲罪,得罪了中央領導。據媒體分析應該是他的言論得罪了習近平。劉士余是王岐山的愛將,在王的暗示下,他主動投案,獲得從輕發落。後來,劉士余果然只是受到留黨察看二年、撤職處分。

現在自動投案已成為紀監委的生財之道。他們一旦發現官員貪腐或其他蛛絲馬跡,就會將消息透露給官員,官員主動投案,獲得從輕處罰。事後,紀監委官員自然賺得盆滿缽滿。自動投案對官員而言,還可以避重就輕,轉移視線,掩蓋主要犯罪事實。紀檢委官員也需要反腐敗業績,官員主動投案比事後抓捕更能顯示中共反腐敗的力度。

第二個原因是集體作案、集體投案,法不責眾,集體保全。

張傑文章認為,中共對官員貪腐處罰嚴酷,官員們不得不抱團取暖,聯手作案。一旦有官員被發現貪腐,就會出現官場塌方。相關官員聯合主動投案,利用法不責眾,最終集體保全。

文章舉例,2019年6月19日,四川省遂寧市新城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建培到遂寧市紀監委,主動交代了其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項目招標、工程款撥付等方面為承包商賀某等人謀取利益,先後34次收受他人所送現金122.5萬元的問題。其他官員見張建培主動投案,於是河東新區29個官員也相繼主動投案。後張建培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8個月。遂寧市經濟開發區原黨工委委員張光寳插手工程項目招標謀取利益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查處,該經濟開發區就有34人相繼主動投案。

第三個原因是被迫害妄想。張傑說,有一部分官員主動投案是因為恐懼,以至於出現心理障礙,往往做出過度反應。這是因為中共的潛規則就是官員在位時縱容其腐敗,一旦查處就下死手,置於死地而後快。

文章指出,落馬官員的命運比普通民眾悲慘得多。在習近平以反腐敗的高壓下,沒有一個官員是安全的,他們長期處於恐懼之中,不知道哪天會禍從天降。

文章還說,中共官員現在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帶走;二怕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三怕辦公室敲門,怕進來的是紀檢監察幹部;四怕電話鈴響,怕通知‘到紀委來一趟’;五怕回家,怕進小區門迎到紀檢監察幹部。」每個官員都無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門,晚上是否還能平安回來,所有人都活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天長日久,恐懼就變成了被迫害妄想。

文章舉例,8月16日晚間,年僅58歲的中國鐵道設建築集團董事長陳奮健跳樓身亡。6月24日至8月15日,國資委黨委第二巡視組入駐中鐵建。陳奮健是在巡視組結束工作的第二天跳樓的。知情人士稱,8月13日巡視結論已經做出,完全沒有涉及陳奮健的問題。

張傑認為,既然巡視組報告根本沒有涉及到陳奮健,他為什麼要自殺呢?陳奮健很有可能是因恐懼而被嚇死的,演繹了一起極權政治下的烏龍事件。而這些事件的發生,也逼使更多的官員願意選擇主動投案。

文章最後總結認為,中共官員主動投案並不是中共反腐敗的重大成就,而是腐敗的升級,也是紀監委的生財之道。紀監委官員還會通過通風報信謀取巨額利益。官員貪腐牟利,紀監委官員從貪腐中分贓,可謂蛇鼠一窩。在中共體制下,反腐敗運動已經走到盡頭,同時製造更大的腐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