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開懟「依法治國」 肖氏訴訟法專告法官(組圖)

2020-10-21 11:50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以「肖氏訴訟法」,助公民羅會蘭完成訴訟狀。
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以「肖氏訴訟法」,助公民羅會蘭完成訴訟狀。(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10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中國特色司法制度是指黨對司法的絕對領導,但制度形成的現狀為大案看政治,中案看關係,平常的小案看利益輸送,即為普遍性的枉法裁判、不立不裁、拖延審判等,不是習近平在「依法治國」論述裡提及——讓當事人均能在訴訟過程感受到公平正義。於是,江西人權捍衛者、維權人士肖高昇(原名肖青山)遂發明了「肖氏訴訟」。

杭州法院拖延審判 肖青山使「肖氏訴訟法」開懟司法制度

維權網10月20日報導,針對上述根深蒂固的、中國特色司法的體制性弊病,因司法腐敗而成為受害者的民眾能夠根據法官法,向紀檢監察機關或是司法鑒定的人大行使舉報控告權,那結局基本上就會是石沉大海,或是獲得告知不予受理。對此,全國知名維權人士、江西公民肖青山發明了「肖氏訴訟」,也就是針對拒絕依法的法官及法院黨委負責人提出訴訟,要求人民法院針對拒不依法的這些人的行為進行司法審查。

肖青山還表示,自己願意免費提供法律援助。

肖青山近日提供法律援助的當事人,是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區值夏鎮塘坡村的公民羅會蘭。她是一樁合同糾紛案的原告,被告則是審理這一起合同糾紛案的杭州市拱墅區法院民事庭的法官方素平,以及拱墅區法院黨組書記王美芳。案由為兩名被告拖延審判,「充當違法分子的保護傘」,該法院把一起被法律規定為三個月內應當要審結的簡易程式案件,審理了一年多卻仍沒有結果,亦即為「2020年3月30日開庭審理後迄今無果」。且在開庭庭審過程中,「法官方素平多次數落原告的不是,完全偏向被告騙子杭州微盤公司,並且收了原告全部的證據原件不出具收」。

起訴狀稱:充分證明被告王美芳、方素平已經背叛了中國人民,站在習近平領導的「中國人民的對立面,充當違法分子的保護傘。為此,依法起訴。」

訴訟的三項請求為:「確認被告王美芳,方素平是杭州微盤公司的保護傘」;「判令被告王美方、方素平履行就職宣誓誓言」;判令被告王美芳及方素平儘快回到習近平領導的中國人民陣營來。

在此之前,肖青山還以自己針對特色司法制度而創立的肖氏訴訟法,向江蘇省南京市的虛假合同受害人尹自花提供了同樣的法律援助。雖然迄今南京法院尚未受理該訴訟,但應針對拒不依法審案法官起到監督作用。

江西吉安中級法院群眾接待處拒接待群眾 肖青山訴吿法院院長

公民肖高升以「浪費國家資源糾紛」為案由,狀告吉安市中級法院法定代表人、院長黃建文。
肖青山以「浪費國家資源糾紛」為案由,狀告吉安市中級法院法定代表人、院長黃建文。(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中國正義反腐網-《反腐廉政月刊》雜誌社江西訊今年7月17日報導,近日,肖青山起訴了江西省吉安市中級法院院長黃建文,狀告因由為該法院的群眾來訪接待處雖是豪華裝修大廳,卻拒絕接訪民眾,導致幾百平米的大廳雖是燈火通明、冷氣十足,國家資源卻是白白浪費了。

肖青山告訴記者,吉安市中級法院在幾起行政訴訟案件裡枉法裁定,自2017年至2020年7月之間,他多次前往法院的群眾來訪接待處反映問題,但卻是每次去都見到無人在崗,燈、空調卻都是開著的。

2020年7月3日上午,肖青山又去反映問題,卻被保安攔住、不讓進。保安還告訴他:這裡不接待上訪,有事到別處。

肖青山表示,「他門口打這個牌子,『群眾來訪接待處』,既然這是來訪接待處,你告訴我說這裡不接待,到別的地方去,那你那個接待處幹嘛(用)嘞?」

當肖青山再三強調只是進去看一看、不上訪,保安才肯放他進去。「我進去之後,那個院領導的幾個接待室都沒有一個人,那個大廳,好大一個廳,裡面裝修得很豪華的,就一個工作人員坐在那裡玩手機,其它七八個崗位都空在那裡沒人。」

肖青山認為,那邊掛著接待的牌子卻將百姓拒於門外、不真正的履行職責,是騙人行為,也是在浪費國家資源。自2017年起,他就注意到這問題,因幾年過去了,情況沒有好轉,他遂曝光問題。

肖青山說,「上面說要求政府機關依法辦事,他們一直不改正,所以我這次沒有辦法了,才發表我的言論,才把視頻放到網上去。」

因法院是司法機關,無法成為被告,肖青山於7月15日擬好起訴狀,以「浪費國家資源糾紛」為案由,來狀告吉安市中級法院法定代表人、院長黃建文。肖青山的兩項訴訟請求為:「確認被告單位浪費國家資源的行為違法」;「判令被告公開向全中國人民道歉」。

他強調,自己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希望政府機關能夠依法辦事、依法治國,中國能夠擁有良好的法治環境,「法是我們國家的根本,人民的希望,如果法都沒有了,我們老百姓都看不到希望了,國家的根本都不存在了,那我們不就亂套了嗎?」

吉安市中級法院群眾來訪接待處豪華裝修大廳,在工作時間雖是燈火通明,冷氣充足,但裡面僅有一名工作人員坐在那裡玩手機。
吉安市中級法院群眾來訪接待處豪華裝修大廳,在工作時間雖是燈火通明,冷氣充足,但裡面僅有一名工作人員坐在那裡玩手機。(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其實,「肖氏訴訟法」就是在司法不獨立的中國特色司法制度之下,所問世的無奈之策,說白了就是開懟現今落後的非驢非馬之特色司法制度。此外,成效尚待觀察。

今年53歲的肖青山,江西省吉安市人。他早年在廣東省打工,後來自學法律,在深圳及東莞開設法律服務所,並義務說明農民工維權,但也因此遭受地方政府及公檢法機關的打壓。他曾多次在抗議、上訪期間,遭遇公安恐嚇、拘留、毆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