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只想換工作 根治不了痛苦(圖)

2020-09-26 17:29 作者:克莉絲坦.扎沃(Kristen J. Zavo)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Kristen Zavo 生活 工作 痛苦
只換工作,根治不了痛苦。(圖片來源:Adobestock)

只換工作,根治不了痛苦

瞭解走到這個地步的原因與現在的處境,會有助於你確保自己不會留在不適合自己的工作上,你的下一步也會跟你的目標保持一致。如果你只是從痛苦的工作,換到另一份同樣痛苦的工作,而且還要再次面對認識新公司、文化和工作模式這些挑戰,那這無疑是雪上加霜,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了。

要找到解決工作不滿的辦法,首先要找出原因。我希望你花點時間認真思考,找出工作上讓你不滿、不快樂的原因,並寫在你的日誌或記事本,或是手機打開新的筆記、筆電上打開Word檔,針對以下幾點,思考一下自己的感受:

‧你實際的日常工作

‧你的工作量(太多、太少)

‧工作環境、位置、工作安排(封閉式或開放式格局、辦公小間或獨立辦公室)

‧跟你共事的人,以及你回報的對象

‧文化、政治、職業道德

‧升遷、降級的流動率,或者根本沒有這種制度

‧工時、通勤時間、出差量

‧上面的回答裡,有多少是你的部門、公司或產業本來就有的?

要是我早點回答這些問題,那麼我也許會說,雖然我確實喜歡工作的某些部分(策略、企劃、報告),但我卻鄙視大多數日常的實況。數據輸入、小型債權人談判、無止境地編輯、修改根本沒有人會看的簡報。我重視生產力和效率,而且渴望有更多工作以外的時間。

但這個產業吸引的,儘是些埋頭苦幹、逃避個人生活的工作狂。我永遠忘不了,一個剛訂婚的同事告訴我,他會在凌晨五點出家門趕班機,比必要抵達的時間提前了好幾個小時,只為了遠離即將新婚的太太,好讓自己可以有「安靜」的時間工作,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不想成為那樣的人,也不想跟那樣的人結婚。

在現今的文化裡,這樣的工作狂通常會獲得現金、升遷的獎勵,或只是上司或同儕的肯定。無可否認的,是長時間工作被視為榮譽與驕傲的象徵。

我曾跟我的客戶凱薩琳(Catherine)談過這個問題,她是曼哈頓(Manhattan)的律師。她告訴我一段職涯早期的經歷,改變了她對長時間工作的想法。

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她,第一年就擔任紐約市一間精品式法律事務所的合夥律師。她記得在六月初收到一封驚喜的郵件,裡面是一本商業帳簿、來自公司負責人的一百美元鈔票,還有一張感謝她在紀念日加班的紙條。當時她覺得很特別,這鼓勵了她在假日或週末加班,並讓她為此感到自豪。

幾年很快地過去了,這個曾經充滿熱情與野心的律師,因為過度的疲勞,變得疲憊不堪、憤世嫉俗,生活層面也受到了影響。她體重增加,因為壓力過大服用降血壓的藥物。她幻想著結婚辭掉工作,但過於擁擠的行程表,讓她光想到要找出時間約會,就覺得可笑。

說這些並不是指不需要努力工作;不努力就不會有今天的你。但當它影響到你的健康和快樂的時候,就得要考量優先順序了。

我們都聽過臨終的人最遺憾的事;有些被澳洲作家布羅妮‧韋爾(Bronnie Ware)在部落格《靈感之茶》(Inspiration and Chai)上留下難忘的記錄,廣受歡迎。在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人們不是希望自己有更多成就和賺更多錢。相反地,他們後悔花了太多時間工作,沒有忠於自己,也沒有讓自己快樂。

本文整理、節錄自克莉絲坦‧扎沃(Kristen J. Zavo)《我只是好好生活,工作竟然變順了》一書,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由采實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