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培育出戰爭狂人——對「趙盛燁現象」的分析(圖)

2020-09-17 18:5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國網絡大V趙盛燁口出狂言,提出3招「用核彈毀滅世界」的狂想,這是中共七十年來洗腦教育「成果」,中共七十年來的「教育」,培育出一批很可怕的人。(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片)
中國網絡大V趙盛燁口出狂言,提出3招「用核彈毀滅世界」的狂想,這是中共七十年來洗腦教育「成果」,中共七十年來的「教育」,培育出一批很可怕的人。(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片)

【看中國2020年9月17日訊】(編按:本文作者程翔是香港著名時事評論人,對中國時局有深入了解。早年畢業於香港大學後,程翔出任《文匯報》駐京記者站主任、副總編。1989年間參與六四採訪工作,六四後因不認同當局的處理手法,與數十名同事一起辭職;1996年,程翔出任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首席特派員。2005年程翔在大陸蒙冤被捕,香港各界發起聲援活動,2008年時逢北京奧運,他方才獲釋返港。出獄後,程翔出版了回憶錄《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他表示,「要透過自己的牢獄之災,為剷除製造冤假錯案的土壤貢獻一分綿薄的力量,否則,我這個牢就是白坐」。今次程翔撰文,分析中國網絡大V趙盛燁瘋狂言論的背後,是中共洗腦教育的作祟。全文內容如下:)

中國「紅客聯盟」發起人、自稱「野生大國師」的趙盛燁日前狂言,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心與中國抗衡」,「插手解放臺灣戰爭」,將帶來「全人類一同毀滅」的結果,他還提出3招「用核彈毀滅世界」的狂想。

這個網紅趙盛燁在中國微博有「大V」認證,據稱粉絲超過300萬。他在9月12日發文說,以前做軍事研究時,多認為只有把核彈頭放到美國本土才能毀滅美國,但事實上幾百、幾千枚核彈,延伸出來的災害就能毀滅世界。趙盛燁還舉3個自認能毀滅地球的招數:一,在太平洋引爆裝滿核彈頭的核潛艇,掀起超過2000米巨浪,青藏高原以外的地區全部淹沒;二,在喜馬拉雅山脈引爆數千枚核彈,改變地球的公轉軌道,地球將帶著全人類飄向黑暗宇宙;三,在四川盆地深鑽1萬米,埋入數千枚核彈同時引爆,激起地心塌陷,全世界人類滅絶。他最後警告說,「如果川普(特朗普)一心與中國抗衡,甚至插手『未來解放臺灣的戰爭』,『其行為帶來的最終結果就是全人類一同毀滅』,認為美國人不能『既反人類又獨善其身』,若想插手中國事務,就要做好見上帝的準備」。

這位超級戰爭狂人是高級工程師,瀋陽工學院教授。筆者建議,國際有名的「電力及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及「計算機協會」(ACM),應該即時以其鼓吹「反人類罪」而開除其會員資格,否則對這兩個協會是個嚴重的玷污。他這番滅絶人性的話發表後,沒有被中共網警「秒殺」,相對於其他發表「極端思想」即遭封網的帖子來說,明顯是有人「網開一面」,讓他的極端觀點能夠有機會流傳。

趙盛燁是中共七十年來洗腦教育「成果」的佼佼者。中共七十年來的「教育」,培育出一批很可怕的人,他們的特點是:一,沒有做人的道德底線;二,淺薄愚陋不知天高地厚;三,莫名其妙地反美仇美恨西方。雖然不是所有人都有這些缺陷,但由於中國人口基數大,哪怕只有1%的人中了毒,絶對數也有1400萬人,他們將會為世界帶來嚴重災難。從這點看,中共70年來的宣傳不僅是荼毒中國人民,更是對世界造成潛在威脅。

事實上,趙盛燁這種毫無道德底線的想法,是中共歷來視人民生命如草芥的殘暴思想的自然延伸,而直接源頭是中共黨魁毛澤東。毛澤東是一個毫不吝惜別人生命的魔王。根據張戎(Jung Chang)及喬.哈利戴(Jon Halliday)夫婦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記載,毛澤東在1957年11月18日在國際共產黨莫斯科會議上談到核戰爭時說:「要設想一下,如果爆發戰爭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億人口,可能損失三分之一;再多一點,可能損失一半。……我說,極而言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二十七億,一定還要多」。在場的義大利代表英格勞(Pietro Ingrao)對我們說:大廳裡聽眾感到震驚、生氣,感到「人」對毛無非是數字,死人他滿不在乎,核戰爭他毫不介意,還挺歡迎。南斯拉夫首席代表卡德爾聽毛講完後想:「再清楚不過了,毛澤東想要戰爭」,就連信仰史達林主義的法國共產黨也很反感。張戎的書是根據蘇聯解密檔案整理而成,具有高度可信性。事實上在張戎之前,蘇共領袖赫魯曉夫下臺後寫的《回憶錄》也有相同的內容:《赫魯曉夫回憶錄》說:「80多個黨的使者前來莫斯科。我們討論了國際局勢,以及防止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導彈核戰爭一向是這種會議的主題」。「毛在這次會議上就戰爭問題發言。他的講話內容大致是這樣:不要怕戰爭。既不要怕原子彈,也不要怕武器。無論這場戰爭是什麼戰爭,我們社會主義國家都一定會取勝。具體談到中國時,他聲稱:『如果帝國主義把戰爭強加給我們,而我們現在6億人,即使我們損失其中的3億又怎麼樣,戰爭嘛,若干年之後,我們培育出新人,就會使人口得到恢復』。他發言之後,會場上是一片墳墓般沉默」。他還說:「這次會後各代表團開始談感想。我還記得諾沃提尼(1904∼1975)時任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和捷克斯洛伐克總統同志說:『毛澤東同志說他們準備損失6億人口中的3億。那我們怎麼辦?我們只有1200萬。我們到那時將全部損失掉,就沒有人來恢復我國人口了』」。從這段記載看,毛澤東的確是拿人民的生命來為他統治全球的目的作鋪墊的。

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之間,大陸中共與駐守在金門島的國軍發生激烈炮戰。當時美國威脅若中共奪取金門馬祖,美國可能對中共採取核打擊(後來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否決了此建議)。對可能來自美國的核打擊,毛澤東表現得滿不在乎。根據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在其《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提到,毛澤東對他說:「美國最好插手進來,在福建什麼地方放一顆原子彈,炸死個一兩千萬人」。而根據張戎與哈利戴上述的書,毛澤東下令炮轟金門後,赫魯曉夫即派外長葛羅米柯到北京評估局勢。毛澤東寫信給赫魯曉夫說,「他為中國能單獨與美國打核戰感到很高興。他說,『為了我們最後的勝利,為了完全消滅帝國主義,我國人民願意承受美國的首次核打擊,這不過是死一大堆人罷了』」。毛澤東對生命的涼薄充分顯露出來。張戎的書還有多處記錄毛澤東類似的講話,篇幅關係不一一引用。

如果說,毛澤東是基於要建立強大「心防」而作出不怕核戰的論述,他的出發點是防禦性的,那麼他的徒子徒孫們發出不怕核戰的狂言,其出發點是攻擊性的。在這方面遲浩田和朱成虎是代表者。

2005年2月,網上流傳了前國防部長遲浩田的一個內部講話,題為:〈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他說:「無論如何,我們中國共產黨是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的!我們寧肯要這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現在不是有什麼『核捆綁』理論嗎?就是說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到一起。我看事實上還有另一種捆綁,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就完了」。他提出,為了迎接中華世紀的來臨,必須「解決美國」。他說:「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解決其它一切問題的關鍵。第一,這使我們有可能向那裡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第二,解決了『美國問題』,歐洲西方國家就會向我們屈服,臺灣、日本和另外小國就更不在話下了。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歷史交給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任務」。

遲浩田還說:「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國『清場』,才能把中國人民帶領過去。這是唯一的一條道路,而不是我們願意不願意的問題。用什麼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國『清場』呢?飛機大砲導彈軍艦之類的常規武器不行,核武器之類的高破壞性武器也不行,我們不會傻得真要用核武器與美國同歸於盡,雖然我們高喊為了臺灣問題不惜一切代價。只有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人武器才能把美國完好地保留下來。現代生物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新的生物武器層出不窮。當然我們也沒有閒著,這些年來我們搶時間掌握了這類殺手鑭,我們已經有能力達到突然把美國『清場』的目的。小平同志還健在時,中央就高瞻遠矚地做出了正確決策:不發展航母戰鬥群,而集中力量搞滅絶敵人人口的殺手鑭」。

最令人震驚的是,遲浩田透露了中共軍隊做了一個民意調查,調查的結果讓他非常激動,他說:「我今天很激動,因為我們委託新浪網做的大型網上問卷調查說明,我們的下一代大有希望,我們黨的事業後繼有人。在回答『你會向婦孺和戰俘開槍嗎?』這個問題時,有超過80%的人做了肯定回答,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料」。在他的眼裡,原來中國「下一代大有希望」、「中共事業後繼有人」」的標誌就是年青人敢於殺戮無辜!這是多麼可怕的一種邪念。

他解釋說:「我們為什麼要委託新浪網對我們的人民進行這項問卷調查?⋯⋯表面上的核心問題是要不要對婦孺及戰俘開槍,但體現出的意義並不侷限於這一點。粗看起來,我們主要意圖是摸索中國人民對於戰爭的態度:如果這些未來的戰士連非戰鬥人員都敢大開殺戒,對於戰鬥人員自然會百倍殺戮,所以對問卷的回答能夠體現出人民對於戰爭的總體態度」。他繼續說:「事實上,我們的真正意圖不盡在此。中央決定搞這次調查的目的是進行思想摸底,我們想瞭解,如果我們中國向全球發展,必需伴隨著敵對國家人口的大規模死亡,我們的人民能否接受,我們人民是擁護還是反對」。他又解釋其終極目標是向全世界擴張。他說:「大家都知道,小平同志的核心思想是『發展是硬道理』。錦濤同志也總是強調,『發展是第一要務』,要緊緊扭住它不放。但同志們往往理解片面,以為只是侷限於我們國內的發展。而事實上,我們的『發展』,指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復興,當然不會侷限於我們現在這片國土上,當然要擴展到全世界」。

遲浩田這個講話,自從十多年前在網上傳出以來,中共從未否認或刪除掉,因而增加了它的可信性。他整個講話的內容,歸納起來有幾點:

一,中國的民族復興必然是向全世界擴張,為此必須做好戰爭的準備。他強調「軍刀下的現代化是中國下一步的唯一選擇」。為了摸清中國人民對戰爭的接受程度,中共做了一個向婦孺和戰俘開槍的民意測驗,結果令中共十分滿意。

二,中共認為中華民族復興最大的障礙是美國,因此要實現對美國的「清場」,因此他強調「解決『美國問題』就是歷史交給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任務」。

三,誰要共產黨下臺,中共就要全世界與它同歸於盡。他說:「我們寧肯要這整個世界甚至整個地球與我們黨共存亡也不會退出歷史舞臺!」。

從遲浩田這番講話可以看出中共這個政黨的邪惡性。正是執政黨這種瘋狂才會培育出像趙盛燁這樣的戰爭狂人。

所謂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遲浩田這種滅絶人性的觀點,很快就有下屬響應。就在他講話不久,2005年7月6日解放軍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少將朱成虎在國防大學發表了一個內部講話。稍後在7月14日外交部邀請他和一批外國記者交談。在交談中,朱成虎把他在國防大學內部會議上講話的主要思想又說了一遍。這就說明,他在國防大學的講話是反映了官方的意見,而他與外國記者見面,也是中共有意讓美國人知道中共的一些想法。

朱成虎當然沒有把他在國防大學的內部講話和盤托出,他對外國記者透露的僅僅是萬一美國干預中共武統臺灣,則中共準備同美國來一場核戰,中共已經做好準備,犧牲西安以東的大片國土變成廢墟,來交換美國西部數百個城市被它摧毀。

他沒有透露的更是喪盡天良的計畫。他說:「我認為,我國政府應該丟掉一切幻想,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來全力發展核武器,爭取能夠在十年之內,儲備足夠消滅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他還設計了幾波的核打擊,意圖毀滅世界大多數國家的人口,然後說:⋯⋯「到時機成熟時,就果斷地迅猛發起對其他國家全面核打擊,爭取能夠在對方反擊之前就消滅掉其大部分人口⋯⋯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人口估計也消耗過半了,但是只要我們掌握了主動,正確地實行了先期的分散遷移工作,我們的人口消耗比例會比其他國家少得多,至少我們在西安以西的部分都能夠倖存下來,這樣我們也就在核戰後的世界格局中佔據了有利位置了」。他最後總結說:「在核大戰中,我們失去的只有一百多年來的沈重負擔,而我們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以上兩處黑體字是筆者標註的)。

自從兩次世界大戰以來,人類社會邁向現代文明的重要標誌之一是通過了一系列的戰爭法,規範戰爭行為,禁止殺害平民或俘虜。就以中共有份簽署的《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為例:

第48條規定,「衝突各方無論何時均應在平民居民和戰鬥員之間、在民用物體和軍事目標之間加以區別,衝突一方的軍事行動僅應以軍事目標為對象。」

第51條第2款還專門具體規定了對平民的保護:「平民居民本身以及平民個人,不應成為攻擊的對象。禁止以在平民居民中散佈恐怖為主要目的的暴力行為或暴力威脅。」

第51條第5款第2項規定,「戰鬥人員不得發動有可能附帶使平民生命受損失、平民受傷害、平民物體受損害、或三種情形均有而且與預期具體或直接軍事利益相比損害過分的攻擊」。

第57條第2款第1項補充規定:「計畫或攻擊的人應:儘可能查明將予攻擊的目標既非平民也非民用物體,而且不受特殊保護,而是第五十二條的意義內的軍事目標,並查明對該目標的攻擊不是本議定書的規定所禁止的;在選擇攻擊手段和方法時,採取一切可能的預防措施,以期避免,並無論如何,減少平民生命附帶受損失、平民受傷害和民用物體受損害。」

制定這些戰爭法,本來是人類社會進步的一個重要標誌,中共表面上籤署了這些協議,但暗地裡卻在醞釀極端反人類的、對全球進行滅絶性屠殺的念頭,這說明中共不單止是在開人類歷史的倒車,更是有可能為全人類帶來滅絶的厄運。

(文章為授權轉載,按此點擊原文鏈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