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文杰:为何要痴心期待一个独裁政权?(图)

2020-09-07 10:20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郑文杰难得逃出北京魔掌,他却选择站出来向世界讲出真相,其代价是沦为政治难民,后来更被列为港版《国安法》的“通缉犯”。流亡英国的他仍多次被跟踪恐吓,却继续为港人发声。资料照。
郑文杰难得逃出北京魔掌,他却选择站出来向世界讲出真相,其代价是沦为政治难民,后来更被列为港版《国安法》的“通缉犯”。流亡英国的他仍多次被跟踪恐吓,却继续为港人发声。资料照。(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9月7日讯】郑文杰一年前“被失踪”、“被嫖娼”事件轰动全港,难得逃出北京独裁政权的魔掌,他却选择站出来向世界讲出真相,其代价是沦为政治难民,后来更被列为港版《国安法》的“通缉犯”。流亡英国的他,仍未逃离北京阴霾,多次被跟踪恐吓,他却决意从受害人成为行动者,拒绝沉默,继续为香港人发声,并且成立组织,支援流亡抗争者。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短短一年间,郑文杰的身份就由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职员,变成英国首名香港政治难民。此访问在伦敦海德公园进行,他忆起去年8月底被中国安全保卫局羁押虐待的经历,仍有余悸:“中共秘密警察同我讲,喺香港有好多线眼同人员,随时可以绑架我返大陆,企图警告我唔可以讲出真相。”

恐吓并没有令郑文杰噤声,深知惟有逃到安全的国度,才能够揭开真相,他作出人生最艰难抉择,离开了家园:“做呢个决定时其实真系好挣扎、好伤心,因为一离开好可能系成世,但可以令香港人嘅抗争精神保存落去,我觉得系值得,亦无后悔,唯一遗憾系要断绝同屋企人嘅关系。”

为了发声别无他选,郑文杰只能忍痛离开家乡与家人,逃到台湾。他在去年11月底流亡伦敦,寻求政治庇护,申请在今年6月26日获批,是首名获得政治庇护的港民兼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的持有人,可以在英国逗留5年,往后申请永久居留权及英国公民资格。

郑文杰:“好感激英国内政部,一般申请需时系以年计,但我嘅个案处理得好快,半年就批咗,而且政治庇护申请者通常头一年都唔可以工作,而我就有工作权,而且唔受限制。”

“英国政府相信港府会将政治犯送中”

郑文杰表示英国政府审批制度严谨,需要进行两轮面试,并要提交出文件和证据,以核实他是否受到政治迫害。而其申请获批,反映了英国政府对“一国两制”逐渐失去信心。

郑文杰:“内政部本来仲认为香港系唔属于中国大陆嘅司法管辖区,我最多只系受中共迫害,香港仲可以维持独立性,但系我解释,就算系英国公民李波,都可以喺香港直接被消失、被老笠,佢哋就明白,其实已经有先例发生过,所以好难去回避,再去承认香港嘅一国两制仍然存在。”

郑文杰强调其申请在《国安法》实施之前获批,证明英国政府不相信《国安法》没有回溯力,亦不相信港府及港警不会逮捕政治犯送中。自己这个首例,改变英国政府对香港人权状况的认知,帮日后有需要的港人铺路。

虽然获得政治庇护,可不代表在英国人身安全就有保障。访问当日,郑文杰比约定时间稍迟到达,原来他搭乘地铁时会特意转乘多条不同路线,避免被跟踪,记者亦观察到,他经常在留意周围有没有可疑人物,以及有否被尾随。如此警惕,全因为在伦敦有多次被跟踪经历。

捍卫港人自由和权利被通缉视为荣耀

在郑文杰被《国安法》通缉前一日,民主前线前召集人黄台仰从德国乘火车赴英国与他会面,在月台发现被一位戴口罩的中年亚洲男子跟纵,两人决定回望该名男子,对方亦愕然停下,并且继续注视两人,似在确认黄台仰跟谁见面。

隔日,郑文杰在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外示威之后查看手机,惊见自己的名字在《国安法》通缉名单上面。

郑文杰忆述当时感觉非常震撼:“当然我预计到中共一定会揾位报复,因为我将真相讲咗出嚟。但当我第一次被升级,变成一个喺《国安法》下嘅政治通缉犯,对我嚟讲系非常大嘅震撼。因为我唔系好似长期喺呢场运动嘅activists,揽住几条罪,可能已经习以为常,而系第一次承受咁重嘅政治罪名。”

对于自己被通缉,郑文杰斥责北京政权乱扣帽子,不过如果捍卫港人的自由和权利是“罪行”,他会视为荣耀。

当时郑文杰身在伦敦市中心,内心的冲击仍未平复之际,却又发现被多名戴口罩的中年亚洲男人跟踪。于是他决定反跟踪其中一名男子,而对方的行为极之可疑:“𠮶个男人知道俾目标发现咗,仲被反跟踪,当时有一架红色双层巴士经过,佢就突然喺最后一刻跳上巴士。”

第三次被跟踪当天,他收到署名“CY Leung”的恐吓电邮,用英文写道:“中共特务会找到你并把你带回来,只是迟早的事。”稍后郑文杰在家附近买午餐,发现一架可疑车辆,司机为一名戴口罩的中年亚洲男子,正在注视着他,“我行近架车,佢话系Uber司机等紧乘客,问我系咪上车。”

郑文杰记下车牌作调查,发现该车没有在伦敦市交通运输局登记,该人也非Uber的司机。

“身处自由国度,有道义继续发声”

即使远在英国,北京的监控仍如影随形。面对打压恫吓,郑文杰没有退缩噤声:“香港人面临恶法冇办法发声,我身处海外民主自由国度,有道义责任为香港人继续发声!”

在伦敦的绝大部份时间,郑文杰都投放在倡议香港民主的事务上面。他与其他三位流亡海外的港人,包含在德国的黄台仰、台湾的林荣基以及美国的梁继平,成立了“避风驿”,为抗争者提供庇护资讯,并且视乎其情况提供不同的方案和协助,现时单单他负责的英国范围,每日就至少收到10到15个查询。

郑文杰亦成立了“英国港侨协会”,目的是团结来到英国的港人,融入当地社会,同时保留港人的身份及文化,特别是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信念。他认为这是续打国际线重要的一环。

郑文杰:“未来香港民主运动嘅重心越嚟越多会放喺国际战线,因为《国安法》出台后,喺香港合法地争取民主自由嘅空间越嚟越细,所以点样令海外战线嘅港人同喺香港嘅港人连结,系非常重要。”

另外,郑文杰积极推动影子议会的概念,赋权予海内外港民选出自己的代表,在这个民间团体发表意见,令香港的自由之火延续下去:“点解我哋作为争取民主嘅人,唔自己赋权畀自己,而要等北京政权施舍,点解要对一个独裁专制嘅政权有痴心妄想嘅期待?只要系中共惧怕嘅idea,我就觉得it works,要继续尝试去做。”

郑文杰:“离开唔系结束,只系开始。我坚信终有一日,我系会返去香港呢个屋企,𠮶时就系香港有真正民主自由嘅𠮶日。我要同时间竞赛,尽力争取喺屋企人仲在生嘅时候,可以返去见佢哋一面。”

这个信念,驱动郑文杰全力在异地为香港抗争,即使如今背负着北京赋予的罪名,牺牲了家人和前途,他仍然从不后悔,如果可以再从头选择,鸡蛋和高墙,他还是会站在港人的一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