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因果報應 古人為一文錢付出慘重代價(圖)

2020-08-27 09: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神目如電,古代有人為一個銅錢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神目如電,古代有人為一個銅錢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清代康熙年間,北京城裡延壽寺街上廉記書鋪的店堂裡,一個書生模樣的青年站在離賬臺不遠的書架邊看書。這時賬臺前一位少年購買了一本《呂氏春秋》正在付書款,有一枚銅錢掉地滾到這個青年的腳邊,青年斜睨眼睛掃了一下週圍,就挪動右腳,把銅錢踏在腳底。不一會兒,那少年付完錢離開店堂,這個青年就俯下身去拾起腳底下的這枚銅錢。

湊巧,這個青年踏錢、拾錢的一幕,被店堂裡邊坐在凳上的一位老翁看見了。他見此情景,盯著這個青年看了很久,然後站起身來走到青年面前,同青年攀談起來。老翁知道他叫范曉傑,還瞭解了他的家庭情況。原來,范曉傑的父親在國子監任助教,他跟隨父親到了北京,在國子監讀書已經多年了。今天偶爾走過延壽寺街,見廉記書鋪的書價比別的書店低廉,就進來看看。老翁冷冷地一笑就告辭離開了。

後來,范曉傑以監生的身份進入謄錄館工作。不久,他到吏部應考合格,被選派到江蘇常熟縣去任縣尉官職。范曉傑高興極了,便水陸兼程南下上任。到了南京的第二天,他先去常熟縣的上級衙門江寧府投帖報到,請求謁見上司。當時,江蘇巡撫大人湯斌就在江寧府衙,他收了范曉傑的名帖,沒有接見。范曉傑只得回驛館住下。過一天再去,又得不到接見。這樣一連過了十天。

第十一天,范曉傑耐著性子又去謁見,威嚴的府衙護衛官向他傳達巡撫大人的命令:「范曉傑不必去常熟縣上任了,你的名字已被寫進彈劾的奏章,你已經被革職了。」

「大人為何彈劾我?我犯了什麼罪?」范曉傑莫名其妙,迫不及待地問。

「貪錢。」護衛官從容地回答。

「啊?」范曉傑大吃一驚,自忖:我還沒有到任,怎麼會有貪污的贓證?一定是巡撫大人弄錯了。於是急忙請求當面向巡撫大人陳述,澄清事實。

護衛官進去稟報後,又出來傳達巡撫大人的話:「范曉傑,你不記得延壽寺街上書鋪中的事了嗎?你當秀才的時候尚且愛一枚銅錢如命,今天僥倖當上了地方官,以後能不絞盡腦汁貪污,而成為一名戴烏紗帽的強盜嗎?請你馬上解下官印離開這裡,不要使百姓受苦了。」

范曉傑這才想起以前在廉記書鋪裡遇到的老翁,原來就是正在私巡察訪的巡撫大人湯斌。

在這個故事中,「你當秀才的時候尚且愛一枚銅錢如命,今天僥倖當上了地方官,以後能不絞盡腦汁貪污,而成為一名戴烏紗帽的強盜嗎?」。巡撫大人的責問可謂一針見血,使範曉傑啞口無言。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說的是對於好事,不要因為它太小而不屑於去做;對於壞事,也不要因為它小就認為無所謂而去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