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謝田時間】美中關係陷僵局 川普和習近平從「朋友」到水火不相容?(視頻)

2020-08-20 12:04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謝田時間 (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8月20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隨著美國對中共的各種制裁越來越多,美中關係也日漸緊張。有報導指,美國失去對美中貿易第二階段談判的興趣,這可能意味著美中貿易協議第一階段作廢、最終兩國走向脫鉤。據悉,自川普總統上臺以來,最初積極倡導了美中貿易談判協議,川普也在多次公開場合中稱習近平是自己的好朋友。但今年年初開始的中共病毒、武漢瘟疫從中國擴散到全球、在全球爆發後,讓川普和習近平的「朋友」關係也陷入困境。最近川普的講話也不再稱習近平為朋友,並拒絕與習近平對話。是什麼讓川普對習近平的看法改變?川普和習近平的「朋友」關係為什麼難維繫?川普與習近平交往的初衷又是什麼?中共對美國做了些什麼?對此看中國記者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川普(特朗普)是個成功的商人 作為美國總統不同於一般政客

很多人認為川普一開始和習近平打交道時,稱習近平為朋友是因為川普是商人,先考慮的是經濟利益。謝田認為,首先川普不僅是個商人,也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商人一定要考慮經濟利益,川普在商場上也經歷了風風雨雨,起伏了很多次。他有在曼哈頓房地產做得很成功的一部分,在大西洋賭城實際上他跌得很慘,輸得很慘,最後破產,後來就關掉了。所以這些我覺得都是一種歷練。對他來說,總的來說他還是非常成功的一個商人,並且成功不限於在商業上,甚至在媒體上。他還客串演過好萊烏電影,還有一個自己非常成功的節目《The Apprentice》。」

謝田指出,川普作為商人一定要考慮經濟利益,但他現在作為總統,並且在競選承諾中他也說過,他實際上考慮的是美國的利益,為美國國家賺錢。「我覺得確實跟一般的政客、政治家都非常不一樣,因為我們知道一般的搞政治的人,他實際上是分蛋糕,很擅於這個蛋糕拿來以後怎麼切,怎麼分,分給誰,給各種利益團體來爭這個蛋糕。

商人就會想到要賺錢。我覺得從商業的角度看,我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比方說,這次微軟收購抖音的事。一般來說,作為一個總統,美國政府要求就完事了,但川普突然說,你收購抖音的過程中,我們美國政府也拿一份,這讓全世界人都大吃一驚。不過實際上也是自然的,因為在商業中,我們知道這種大公司之間的Mergers and Acquisitions併購,中間有一個Broker,可能是會計公司或者Financial Broker財務經紀人中間牽線,搭橋。實際上如果微軟真的把抖音從字節跳動Bytedance中國的母公司買下來的話,這個購買的過程,是美國政府從中促成,美國政府拿佣金、抽成10%也很正常。就是說我覺得他的思路很出乎人們的意外,但是他的初衷也好,或者他的目的也好,顯然是為了美國政府,美國的強大,所以他考慮經濟利益,我覺得是件好事。對美國來說,對美國人民來說也是好事。」

謝田也特別指出川普任總統期間,實際上他是犧牲了很多個人的經濟利益。「《紐約時報》很敵視川普的,它實際上一直在觀察川普,盯著川普,盯著川普集團那些財務的數字。他們發現過去一年川普的集團,就損失了3億美元。當然我們也都知道,川普把每年40萬美元薪水全部捐了出來,所以他考慮經濟利益,實際上是考慮國家的利益。」

美國人天性真誠善良 川普也一樣

有人認為,川普一開始稱習近平為朋友,其實是對習近平認識不清。謝田認為,川普應該是對習近平有些認識,但可能認識的不夠。「畢竟他是美國人,一直是商人,他跟一些外國的首腦,尤其是共產黨國家首腦打交道,還是應該是有限的。」

謝田強調,總體來講美國人有著真誠善良的天性。「還有一點我覺得跟美國人的心性有關。我是從大陸來美國已30年,就我對於美國人的瞭解,美國人整體來說非常善良。一個善良、真誠的人,他會假定你也是一個真誠善良的人。有些中國人來美國以後說這個美國人好騙!他抱著一種欺騙別人,哄騙別人或者是來詐騙別人的心態與美國人交往,實際上這是很糟糕的。從這個角度來講,對方美國人根本不設防,不提防,完全沒有戒備,你會覺得好騙。如果這些中國人在中國大陸搞詐騙,搞欺騙,可能兩邊人都很精明,不太容易騙,所以他覺得美國人好騙。

實際上是美國人真誠善良、優良本性的體現。並不是可以真的欺負他。你真的欺負他,可能騙了一次,但你下次再騙,那你就完了。並且你在美國,你一旦騙人,你一旦失去了信用的話,就永遠完蛋了。不管是從有跡可查那種Credit Score信用分數也好,銀行之間的保留的,還是一般個人信任就沒有了。」

川普稱習近平為朋友的初衷

謝田認為,儘管川普知道習近平是共產黨政權的首腦,但他還是會從個人的角度去看,去接近,去觀察。「我覺得川普很願意跟人直接交往,甚至跟金正恩,習近平……我覺得他是相信這個人心中善良的那一面。他假定你是誠實的,善良的人,然後再慢慢觀察。就像那個里根總統。很多人把里根跟川普相比。當時他們在對付蘇聯共產黨的時候,有這麼一句話,trust and verify,就是我先假定你是誠實的,先相信你,但是後面一步步來核查,當然他是跟蘇聯在談這種核武器,削減核武器那些談判。

我認為川普基本上也是抱著類似的一種心態,就是說我假定你是誠實的,善良的一個人。但是他可能在習近平身上也許還真看到了一些習近平比較好的那一面。所以他願意跟人交往,願意跟人交朋友,甚至也會跟金正恩交朋友。但是交不成以後,那是後面的事情。所以不是說川普像想先禮後兵,不是說他已經有了這種兵戎相見的打算,已經埋伏好了,沒有。

實際上我相信從美國跟中國一開始的交往,我們知道美國跟中國從1979建交開始到現在,整個交往都是抱著一種善意、善良的心態去做的。這跟美國國民個性是一樣的。但是美國幫了中國那麼多,以前在軍事合作上,後來技術轉讓,到後來加入世貿組織,開放市場,投資技術,經濟援助,這些都沒帶來任何好的回報,而是把中共這個惡棍養大,養肥了,現在反而來咬美國一口,甚至要咬世界一口,這是美國國家得到的一個教訓。現在美國人都清楚了,進行反思。」

有報導指,儘管美中貿易談判中,中共幾次出爾反爾,已經簽的協議又毀約,但川普當時還是把習近平個人作為朋友。對這一點,謝田認為,「我認為川普在跟習近平個人交往中,他們一定有很多機會私下交往,中間只有一個翻譯。這樣他應該可以有機會去瞭解習近平的個性。還有一個,在早期17年習近平跟川普交往的時候,我個人的推測,習近平可能告訴了川普一些我們還不知道的東西,比方向川普披露中共內部是怎麼樣的一種惡鬥情況。我想中共領導人經常是這樣,他會把中共內部的惡鬥,或者內幕骯髒很多事情告訴美國人。實際上他這樣做,是想求得美國人的諒解,讓美國人知道我們在這邊不容易。我想在中共政權內混的話,也確實不容易。中共它像絞肉機一樣,隨時可能會被推翻,隨時可能會政變,或者有各種各樣的力量。我們當然知道習近平面對的江派,江澤民、曾慶紅這種力量的反撲。他可能會以一種哀兵的情勢,告訴你我的困難,我在那邊的難處,希望能得到你的諒解,這樣給我一些寬限的時間。我覺得由於這個原因,雖然中共幾次的出爾反爾,但基本上你可以說川普還耐著性子,一次一次的還是容忍,寬容。」

謝田表示,美國人的這個大度跟這種基督教的傳統有關係。「基督教裡有一種善良和寬恕,好的優良本性。寬恕就是說你即使犯了錯誤,我本來不應該相信你了,但是我至少給你一個機會,也許你是有原因的,出於一種苦衷,一種不得以,我可以原諒,再給你一次機會。

我覺得就是處於這種情況,你看從最早的貿易談判的時候開始,然後北朝鮮的核武,這個實際上也是橫在中美之間關鍵的問題。因為我們看到北韓,每次它跟美國談的差不多了,幾乎要放棄核武了,或者可能有希望了,出現曙光的時候,金正恩跑到北京去朝聖,換回點資源,換回點援助,它又開始強硬起來。中共肯定在裡面起了不好的作用。所以我們看到即使有這個北韓橫在中美之間,我想川普對習近平還是比較寬容,還是比較相信。你看他的用詞,最早是說習主席是我的好朋友,習近平是好朋友,他在日本說習近平是很棒的,非常好的朋友。你看他用的詞可能不太一樣,但是基本上還是一樣。

但是我覺得實際上是從18、19年開始慢慢轉變,特別是19年。一個是跟伊朗問題有關。我們知道美國在制裁伊朗,伊朗也在反對美國,或者跟美國作梗,對立,不管伊朗核武器的問題,還是伊朗聯合國的禁運,我們也知道美國一方面在制裁伊朗,另一方面在後面繼續支持伊朗政權實際上就是中共。這個肯定會插在其中,成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一個不可逾越的東西。」

川普和習近平「朋友」之間無法逾越的鴻溝

謝田認為,最大的轉變就是19年底開始的武漢瘟疫。「我想現在美國政府應該有很多證據表明,即使病毒不是中共刻意製造出來的,但是中共肯定是有意不去管束,不去把它給限制在中國境內,而是任由它放出,然後危害全世界。換句話說,即使這個病毒不是中共製造,也可能是中共無意中合成的,或者可能在研發武器中不小心做成的,或者怎麼樣,但是沒有很好的控制,沒有及時告訴其他國家,而任由這個來傷害其他國家,這點實際上中共絕對是在撒謊,在欺騙、掩蓋。我想這個可能是導致川普對習近平的稱呼、關係開始轉變的最大的開始。

所以後來貿易戰的問題也好,瘟疫也好,川普就說了,他說我在懷疑我們是不是朋友,我在懷疑我們可能不是朋友了,他用這樣的詞。從原來好朋友,最好的朋友,非常好的朋友到可能不是朋友了,然後可能不太親近了,一直到最後成了他的敵人。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這並不是美國人或川普想要看到的,而是中共、習近平他自己,一次次的違約,違信,並且一次次在幹著這種傷害美國的事情。」

謝田進一步指出,川普和習近平這兩個人之間確實有一個無法逾越的鴻溝,就是中國共產黨。「我們知道即使川普認為習近平個人還是一個比較好的人的話,只要習近平在中共這個總書記黨魁位置上,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中共共產黨作為一個威脅全人類,禍害全人類這麼一個邪惡政黨,它和美國倡導自由,人權價值的美國,實際上已經是水火不相容。作為黨的總書記習近平他根本不可避免,即使他人本質上可能有一點好,有點良心,但是實際上他只要繼續捍衛這個共產黨,繼續保黨,注定他跟川普一定會成為敵人。所以成為敵人,實際上是早晚的事情。」

川普對中共政權有進一步比較清晰的認識

有報導指,美國最近發生的「黑命貴」騷亂,中共也參其中,這讓川普更加看清中共。謝田對此表示:「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說到關閉休斯頓領事館的時候說的很清楚,並不是他們隨便撿了一個,因為中國在美國不是有五、六個領事館嗎?隨便撿了一個就關掉了,不是這樣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考慮。現在也看到報導說,實際上中共通過休斯頓領事館在控制、主導在美國巨大的間諜網,並且休斯頓領館跟黑命貴BLM是有關係的,他們通過特定的軟體,甚至金錢上給予支持,我想川普政府可能是有更多的證據了,FBI會有這個證據,現在可能還沒有公開,可能調查在繼續進行。」

謝田認為,中共支持黑命貴騷亂,這個大家應該很容易理解。「黑命貴的本身實際上就是要想求一種共產主義革命,無產奪取政權。有消息曝出,一些黑命貴的人,在西雅圖街區,一個白人的房子外面,白人這棟房子正好在很多黑人住的區,這些黑人就在下面喊口號,叫囂說,你應該把這房子免費送給我們,當年的黑奴你欠我太多,所以現在要這個人把他的房子貢獻給這些黑人。然後有女的在喊,把你的錢包打開,把你的錢都給我們。這個就是赤裸裸的跟當年無產階級流氓奪取財產,強奪資產一模一樣,跟無產階級革命一模一樣。

顯然川普也發現了這個背後有中國共產黨的支持,這個肯定會對他跟習近平的關係產生決定性的影響。現在甚至川普說不願意跟中國再談第二階段的貿易協議了,不願意見他,不願意跟他們交往。

另外,黑命貴實際上還涉及到跟美國國內的那種社會主義思潮有關,跟民主黨左派左翼背後的支持煽動有關。他們這樣會損害美國的經濟。所以我想即使從川普個人競選的角度看的話,他也有理由對中共感到非常的生氣。當然最大的理由,我們知道中共掩蓋瘟疫,現在已經死了15萬美國人,他肯定不會善罷干休。」

中共現糧荒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 並非支持川普

有報導指,中共其實害怕與美國脫鉤,為了討好美國,討好川普,最近大量購買美國大豆等農產品。對此謝田認為,買美國農產品是不是支持川普?這肯定不是。「這次我們知道,美中本來有一個高層的磋商來核查貿易協議第一階段實施的過程,但是會談被取消了,無限期的推遲。我覺得如果再繼續推遲下去的話,可能會開不了,協議恐怕也要作廢了。顯然中共現在已經、也從來就沒有意願,現在看來也沒有什麼能力,真正的去實現它第一階段的承諾。

第一階段承認在兩年之內要購買兩千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其中包括500億的農產品,還有500億的能源產品。500億的農產品現在好像只購買還不到100億,能源產品根本沒買。從一月份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個月了,所以這個實際上我看很渺茫。

現在中國買農產品,買了很多大豆、玉米之類的東西,是因為跟中國國內缺糧食有關。我們知道中共現在下糧因為洪水減產,中共還在胡說什麼下糧豐收,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下糧肯定會欠收,大規模的欠收。第二,就是下糧現在已經徵購上來的,我們看到中共自己的數字說,比去年同期相比,徵購買上來的糧食少了一千萬噸,中國每年需要六億噸的糧食,其中有一億噸要進口,這一次徵購少了一千萬噸。

我們看到中共現在要推統購統銷,供銷社,這跟商品的短缺,糧食的短缺肯定是有關係的。現在即使糧食生產出來,如果農民不賣給中共,賣給別人了,賣給地下黑社會,或通過其它方式弄走了,它收不上來,必然形成糧荒。你看現在中共的總書記要求人們吃菜少一點,十個人點九個菜你就知道,什麼節制浪費……如果少的話,下一步它沒辦法徵購足夠糧食,它就會搞統購統銷,強制讓農民賣糧,會通過供銷社的方式,恢復供銷社。甚至很多地方開始要出現這種電子糧票。所以這是中共自己需要糧食,因為自己糧食減產。

還有經過瘟疫我們知道,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另外一個是糧食加工和配送這個過程。比如糧食生產出來,你還要加工出來,配送運輸出去,瘟疫也好,水災也好,實際上讓這些環節都發生了混亂,這個肯定會影響到糧食的供應。」

之前,有報導指,川普選票很多來自美國農民的票倉。對此,謝田指出,這其實是一種誤傳。「川普當然希望中國購買農產品,但是並不是為了票倉,這是一個經常很多人在傳播的謠言,或者故意迷惑別人的說法。美國農民在全美國的人口不到5%,我上次算過,只有3%左右。3%左右的農民並不是最大一個票倉。並且美國農民現在他們支持川普,因為他們看到貿易戰的原因在哪裡?中共為什麼不買?也知道川普的目的是為了美國強大,再度讓美國重新偉大,所以美國農民是支持川普的。大量購買完全是中國自己需要,不是為了支持川普。」

川普講話:中共支持拜登 企圖擁有美國

據報導,近日川普在公開的一次講話提到,中共購買大量的農產品是為了穩住他,讓拜登當選,這樣中共就擁有美國。對於川普的這番講話,謝田認為,川普知道他自己在打擊中共,他也通過貿易戰的作法,消除中國跟美國之間的貿易的不平等,不讓中國繼續佔美國的便宜。「民主黨拜登他實際上是在所有的方向都是在跟川普對著幹,反對川普。即使他可能有一些想打擊共產主義的立場,但是顯然拜登上臺以後,肯定不會像川普這樣對中共這麼強硬。換句話說拜登肯定會比方說放鬆這些制裁,放鬆在科技上的制裁,放鬆在貿易上的制裁、關稅的制裁,甚至減少在南海這種軍事上的壓力等,這樣就等於讓中共會趁虛而入,繼續來蠶食美國,繼續來傷害美國,繼續收買美國的官員和媒體,最後擁有美國,逼著美國人學中文。當然我想川普對中文沒有什麼,中國的語言文化傳統他沒有任何異議,我們知道他的女兒伊萬卡的孩子在學中文。他的意思說中共會來襲捲美國,威脅美國,來掌控美國,這是川普認為拜登可能會做到的。」

謝田進一步分析指出,川普這樣說是有根據的。「拜登確實有這個問題。拜登做為副總統的時候,他到中國去訪問,拜登的兒子也跟著去了。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有一個BHR Fund,一種基金,他去中國一趟,回來以後,中國就給了他15億美元,購買加入他的基金。還有拜登和他的兒子在烏克蘭是有更多的醜聞了,現在這些還在調查之中。顯然我們看到拜登在中國,他的兒子在中國有極大的利益在,並且很容易被中共做為把柄。所以可以想像的到拜登對中共的態度,肯定不會跟川普一樣。

我們看到中共現在媒體,輿論,海外的五毛,他們事實上是在鼓動支持民主黨拜登,希望川普下臺。因為你看川普從上臺以來,在過去三年多的時間,給中共製造了多少頭疼,幾乎讓中共一蹶不振,現在奄奄一息,對中共的打擊這麼大,不管是從貿易戰,科技戰,新聞媒體,高科技公司制裁,到現在在國際組織裡邊的打擊,甚至在南海軍事上的打擊、威脅,他是這麼樣一個讓中共……突然之間讓中共發現自己陷入絕境的這樣的一個美國總統,中共肯定不會支持,它肯定會支持對方,寄希望也許拜登上臺,對中國的壓力會小一點,但我想這肯定基本上是要落空的。」

川普對習近平的態度徹底改變

目前美國對中共進行越來越多的制裁,如華為、抖音、微信等,還包括對中共高官的制裁等。對於川普整個的這些變化,謝田認為:「美國人有這麼一句話,fool me once,shame on you;fool me twice,shame on me就是說你騙了我一次,你是很可恥的,你騙人嘛。但你如果騙了我兩次,那我自己是自找的,我自己是笨蛋。為什麼呢?你沒有認到對方是騙子。所以我覺得雖然美國人很寬容,很善良,饒恕別人犯錯誤,但是中共顯然已經越過底線,包括習近平我認為完全越過了線,不管是他本人這樣做,還是他作為共產黨的黨魁必須這樣做。但是,顯然他們不可能再欺騙美國了。美國現在對中國的政策不是像里根當年對俄羅斯的政策,里根說trust and verify,我相信你,但是我要核查核實。現在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是distrust and verify。這就很糟糕了,我首先不相信你,當然還要繼續核查。

實際上這說明中共它在國際上,在美國信用全無,沒人相信它。華為、中興,抖音、微信,顯然中共是可以控制的,用來獲取、偷取美國人的訊息,收集訊息和非常敏感的訊息,這個絕對涉及到美國的國家安全。尤其現在這個訊息收集以後,很容易找到其中任何人。它也可以收集上幾億美國人的訊息,並且可以利用它的人工智慧,大數據跟其它監控的方式合在一起的話,這個對美國人來說絕對是構成巨大的威脅。」

謝田最後表示,現在看來,川普已經意識到中共這是一個欺騙成性,撒謊成性的政權,不能相信它。「他知道中共它們一直在做著威脅美國的事情。川普他一定不得不改變他的立場,改變對習近平的態度,不得不採取行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