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認清中共的威脅上拜登不及尼克松 更比不了川普(圖)

2020-08-20 08:21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2017年,川普在總統就職典禮上,與歐巴馬、拜登打招呼。(圖片來源: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美國大選在即,川普(特朗普)拜登都發表對中國(中共)強硬的言論,然而,毫無疑問的是,在美國近幾十年的歷史上,川普是對中國最強硬的美國總統。如果將現在的喬.拜登和1967年的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相比,則拜登遠不及尼克松。一方面,尼克松具有連貫的戰略眼光和高超的溝通能力,他可以自己撰寫文章並親自朗讀。而拜登則缺乏真實性和個人信念,儘管他有數十年的從政經歷,但卻沒有一套核心原則。

據國家利益網站報導,尼克松為實現自己願景的目標制定了具體的路線圖,即改變「紅色中國」並將其融入「國際社會大家庭」,而拜登則只是表達了一系列概括性的說法和陳詞濫調。

尼克松在50年前就提出,世界面臨共產主義中國帶來的危險。歐巴馬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稱中國是「美國的最大致命威脅」。考慮到這種地緣戰略現實,拜登關於如何應對這一現實的處方很少,這反映在他早期對美國首要的國家安全挑戰的態度上:「得了吧,夥計,他們不是壞人,中國不會吃掉我們的午餐。」

川普的態度截然不同。他看到了一個貪婪的共產中國,在美國前幾任總統治下,中國一直在「剝奪」美國利益。川普一直在努力使中國其成為公平的貿易夥伴。在某個時候,川普一定已意識到,逼著中國做結構性經濟改革將不可避免地導致政治改革,這是對中國共產黨的生存威脅,他的「朋友」習近平是不願接受的。

川普也許不是秘密的政治改革家,但他的副總統、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以及負責亞洲事務的其他主要官員都是推動改變中國的堅定倡導者。川普給他們亮了綠燈,無論是香港問題、維吾爾集中營、中國人權問題上都是如此。

尼克松在半個世紀前所說的話今天仍然適用:「共產主義中國帶來的共同威脅目前正在轉移亞洲各國政府的關注中心,這種威脅是明確的,當前的,反覆的,持續的。傳達給亞洲領導人的信息並沒有丟失。他們認識到,西方,尤其是美國,不是壓迫者,而是保護者。他們意識到他們需要保護……會敏銳地意識到中國的威脅。」

拜登對中國這一威脅的回應是吹捧自己在美國政府中的長期從政經歷:「中國代表著特殊的挑戰。我已經與它的領導們一起度過了很多小時,而且我瞭解我們面臨的挑戰。中國是通過擴大其全球影響力,推廣其自身的政治模式以及對未來的技術進行投資來發揮長期的作用。」

當前在中國,鄧小平「隱藏實力,爭取時間」的做法,已被習近平激進的實現「中國夢」所取代。

然而,拜登完全無視中國挑戰的最危險一面,只是一味地提到作為美國最高統帥的職責是「保護美國人民,包括在必要時通過使用武力……」。

當拜登改口稱美國「需要對中國強硬」時,他引用的例子是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和不公平的政府補貼,而不是指出中國在南海、東海或對臺灣的軍事侵略行為。

拜登說,他將「與我們的盟友和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一起發起持續,協調的運作,以推進我們實現朝鮮無核化的共同目標。」然而,這恰好是川普政府一直在應對平壤所使用的方式。但是,人們已經意識到,與拜登不同的是,中國並不關心朝鮮的核武器計畫,實際上朝鮮是西方把注意力從中國不斷蔓延的擴張主義轉移的有效手段。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因破壞對朝鮮的國際制裁而對中國實施二級經濟制裁的原因,以及為什麼他需要擴大制裁。

拜登一方面不願意人們記起他在前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外交成果,也不願承認川普政府外交領域取得的進展。這使得拜登在應對中共所帶來的生存威脅時難有作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