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女病毒所長喊冤不成黑歷史再被扒(組圖)

2020-08-11 20:36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圖片來源:網路)
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8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自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後,美國和西方國家一直質疑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及國務卿蓬佩奧幾次稱有證據證明病毒來自武漢的病毒實驗室,中國對這種說法均提出反駁。8月7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獲准進入武漢病毒所,並採訪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她再矢口否認「病毒不可能從實驗室泄漏」,但因王延軼的學經歷爭議不斷,甚至一度藉疫情斂財,早成眾矢之的。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8月10日報導,該媒體記者上週五獲准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並參觀P4實驗室。這是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外國傳媒首次進入該所,記者採訪了所長王延軼與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袁志明。王延軼表示,「她和其他實驗室人員感受到被不公正對待」,她重申,武漢病毒所和新冠病毒的源頭沒有任何關係,指該所沒有人被感染。亦反駁美方指控,又指中美緊張關係不利科學發展。

不料,隱瞞疫情真相的「維穩」不但網友不買賬,其「黑歷史」再被扒。有網友怒嗆「四姨太怎麼被不公正對待了,去找你老公哭呀」、「這小三出鏡率真高」、「我呸!一個藝術生談病毒,乖乖去拉你的提琴」、「應該要誰負責的,都不提啦」、「這才過了多久,以為全國人都忘啦」、「我寧信研究所的門衛(保全),都不信你那張嘴」、「都還沒人處理她嗎」。


(圖片來源:網路)

此前的5月23日,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曾駁斥「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的說法。在接受央視海外版環球電視網(CGTN)採訪時,王延軼矢口否認病毒是從該所泄漏,聲稱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在去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觸到」。

王延軼還針對其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石正麗等人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中拋出的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又進行了一番解釋。

今年2月底有武漢病毒所研究員在網上實名舉報,所長王延軼毫無醫學知識,當年以「藝術特長生」的名義「走後門」進入北京大學,被質疑「靠夫上位」,學經歷和能力也都被質疑。

據稱,39歲的王延軼升遷迅速,從沒有行政級別的基層研究員到病毒所所長(正廳級),僅僅花了6年時間。她發表在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NAS)的論文只有兩篇,在生物學期刊《細胞》(Cell)子刊更只有一篇。在疫情爆發時王延軼還宣揚丈夫公司的中藥產品可預防、治療武漢肺炎,大發國難財。

王延軼的丈夫是武漢大學副校長舒紅兵,2011年曾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外界認為,王延軼獲得博士學位後,短時間內就一路晉升,都與舒紅兵有關。

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王延軼丈夫舒紅兵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臺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另有消息人士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臺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