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前央行行長周小川談明天系特別用了一個詞(圖)

2020-08-04 08: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周小川 明天系 包商銀行
中國央行旗下雜誌刊登前行長周小川的文章。(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中國央行旗下雜誌刊登前行長周小川的文章,稱明天系等資本係是「野蠻擴張」。8月3日,官媒報導稱明天系209家空殼公司套取包商銀行1,560億人民幣。

中國央行旗下的《中國金融》雜誌8月1日刊登前行長周小川的文章,在這篇題為《周小川:公司治理與金融穩定》的文章,周小川表示,公司治理作為企業改革的重要內容仍需加強,中國在金融機構監管特別是銀行監管上,在巴塞爾III方面執行力度還不夠。

周小川表示,最早是規模較大的私營企業出現問題,如明天系、華信系、安邦系等,隨後一些金融機構,如包商銀行、恆豐銀行、錦州銀行等也暴露出問題。還有一些正在自救之中,如海航集團等。

周小川稱,「仔細分析這種‘野蠻擴張’,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高槓桿。高槓桿的首要原因是靠向金融機構借款、靠發債等來加槓桿,很多還是利用自己控制的金融機構進行關聯交易」;「虛假資本金再加上放大的槓桿,一些機構的擴張很快就是天文數字了。」

而在這些問題企業集團野蠻擴張過程中,也暴露了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對於公司治理監管不足。

周小川強調,就金融機構監管,特別是銀行監管來說,國際金融危機之後巴塞爾III明確提出了資本質量、淨穩定融資比例(NFSR)、槓桿率等概念及其監管尺度。但中國在這方面執行力度還不夠:

第一,資本質量存在重大的問題;第二,融資特別是一些中小型金融機構,淨穩定融資比例顯然有很大問題,其資產負債表的負債方大量依靠短期不穩定的融資,或者說相關聯的槓桿率過高。並且,對於一些實體經濟公司如華信集團、明天系公司,在其高速膨脹過程中也存在監管不足的問題,但應該由誰監管,沒人能答上來,最後變成了無人監管。

據中國官媒《證券時報》8月3日報導,明天系209家空殼公司套取1,560億(人民幣,下同),全部成為包商銀行的不良貸款,包商銀行信用風險的慘痛教訓,再次凸顯完善中小銀行公司治理的重要性。

2019年5月24日,包商銀行因出現嚴重信用風險被中國央行、銀保監會聯合接管,作為中國金融發展史上的重大事件,此事受到廣泛關注。

2019年5月29日,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財聯社》發表題為《監管人士:部分農商行、城商行處於技術型破產邊緣》的報導。報導引述金融監管人士的消息稱,中國部分農村及城市商業銀行,因面臨嚴重的信用風險,處於技術破產的邊緣。這類金融機構恐將按照市場化原則清退。

消息引發外界關注,但報導很快遭到官方的封鎖,《財聯社》的報導已經被刪除,其它轉載的媒體也將報導撤下。但從谷歌(Google)上仍能搜索到《財聯社》報導的網頁快照。

包商銀行信用風險事件可以追溯到2005年,明天系案件專案組介入後發現自2005年以來大股東佔款竟累計高達1,500億元,每年利息甚至多達百億元,長期無法還本付息,資不抵債情況嚴重。

2020年4月30日,蒙商銀行正式成立開業。同日接管組發布公告將包商銀行相關業務資產於負債分別轉讓至蒙商銀行與徽商銀行;接管組根據相關條例促成存款保險基金由蒙商銀行與徽商銀行進行承接,從而保持金融業務不間斷連續運行。

包商銀行如此收到外界關注,主要是因其是明天系旗下重要金融機構。而明天系曾一度號稱控制三萬億資產,在鼎盛時期先後介入了44家金融機構,其中控股23家,參股21家。

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指是中共權貴家族的「白手套」,背後涉及曾慶紅、賈慶林、劉雲山、楊晶等家族,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案例,就是肖涉嫌協助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之子曾偉,以30多億元,鯨吞資產達738億元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據傳肖建華有句口頭禪:「每個人都有價碼,北京每個太子黨都有價碼。」

肖建華上一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是在2017年1月,北京當局派人從他居住了數月、位於香港中環的四季酒店將他帶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