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謝田時間】慘 ARM中國CEO吳雄昂被免風波恐讓總部血本無歸(視頻)

2020-08-03 16:55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謝田時間
謝田時間 (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8月3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 近日總部設在英國的ARM(安謀)全球公司在大陸的合資企業ARM(安謀)中國陷入的CEO罷免引起的糾紛再引外界關注。有消息指,這位已經被ARM總部英國董事會罷免近兩個月的ARM中國前CEO吳雄昂不僅拒絕離職,還仍然代表ARM中國出席各種活動。ARM中國還發表聲明稱ARM全球對吳雄昂的指控是「莫須有」,指責總部的決定,聲稱要中共政府插手介入。ARM公司是個什麼樣的公司?為什麼在中國投資、合資?被ARM總部免職的吳雄昂為什麼敢賴著不走?誰給他的膽?ARM全球會不會在中國陷入官司?若在中國打官司,ARM全球會贏嗎?最終會不會因此失去ARM中國?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美國的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公司運作的核心機制董事會有絕對的任免權

對於前ARM中國CEO吳雄昂拒不離職,謝田在採訪中首先指出,在國際正常社會任何一個公司的運作中,公司的董事會對撤換公司的總裁和CEO有絕對的任免權。「我們知道這個董事會對任命、撤換公司的總裁/CEO是有百分之百的權力,可以說這是西方企業制度化最關鍵、最核心的問題。比方說你是個股東,或你有些錢想投資於公司,但你自己可能沒有時間去參與公司的管理,那你怎麼辦呢?一個大的股份公司有股東大會,每一個擁有股票的人,有一股股票可以有一票投票權。你有10萬股,你就有10萬股的投票權,就是說投資越多,你的投票權重就越大。

這樣通過股東大會就可以產生一個董事會。董事會實際上就是授受全體股東的委託,來代表股東行事。他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選一個職業總經理,你可以叫President總裁,有些公司叫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也有叫總執行長,還可能叫General Manager總經理。這個人是公司最高的執行長,執行經理,這個人向董事會負責。而董事會決定任命這個人、也可以罷免這個人。董事會還要決定這個人的薪水是多少,包括紅利,股權、股份這些怎麼分配?怎麼給他補償?這樣的話,股東的權益才可以有效地得到保護。」

謝田指出,這是個很關鍵的位置。「如果這個人違反了公司的規定、利益,比方這個人從公司挪用公款、貪佔或者做其它不合法損害股東利益事的時候,董事會就可以把他免除掉。這是西方自由企業制度,你可以說整個西方自由社會的經濟體系全部建立在這樣一個系統基礎上,就是說董事會有這個權力,制約大權在握的總裁/CEO。就是說一旦董事會做了決定免去總裁/CEO,那你這個總裁/CEO就不再是總裁/CEO了。」

對於ARM中國吳雄昂被總部免職還拒絕離開,甚至說安謀全球對吳雄昂的指控是「莫須有的,罷免無效」,謝田認為這是非常荒唐的。「實際上這件事情我一看到消息的時候,我想全世界商業界領袖、政界領袖看到這種事情都會非常震驚。像我們這些長期觀察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人,我們對共產黨的無恥,它能做出一些讓人想像不到的事情已經略有所知,或者瞭解比較多一點,但是這次還是被它這種行為震驚的簡直要掉了下巴。」

謝田還舉了一個最典型的例證來說明這個問題。「我想大家最熟悉的例子就是Steve Jobs喬布斯,蘋果的前CEO總裁。當年蘋果公司是Jobs喬布斯和另外一個人史蒂夫.沃茲尼克兩個人聯合創建的。他是這個公司創建人,後來卻被這公司董事會開除了。就是說即使公司是他的公司,他是創始人,也會被開除。當然我們知道蘋果電腦公司後來又一波三折,又把喬布斯請回來。請回來後喬布斯當然又做了很多非常傑出的事情,我們知道的這些IPHONE手機等各種各樣的產品。就是說即使是這麼一個優秀的領導人,他自己創立的公司,都可能被他自己公司的董事會給踢掉、解雇。當然他又捲土重來又是另一回事。就是西方這個契約制度,公司運作、自由企業制度運作最關鍵的就在於董事會的權力和董事會對CEO總裁的制約。像美國,天天都會發生董事會把誰誰給開除掉,換總裁/CEO這種事。

一般來說董事會做決定,他應該馬上就捲鋪蓋走人了,沒有什麼好說的,職業經理人嘛。作為職業經理人,你如果想繼續以後要去其它企業工作,你絕對不會想留下一個記錄說我會抵抗、抗拒董事會的決定,因為這從法律上說完全都是違法的,說不過去的。真正的職業經理人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CEO在董事會做了決定以後還賴著不走,還拿著什麼公章,到處去找人,這簡直是unheard of,completely unheard of,想像都想像不出來的,居然在中國發生了。」

ARM公司是全球最領先的半導體知識產權提供商

謝田指出,ARM最早是英國的公司,也是是ARM公司總部所在地。它是全球最領先的半導體知識產權提供商。「它設計提供電腦晶元、手機晶元的整體架構。世界上95%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都要用ARM公司的架構。它的處理器、軟體、設計是非常的優秀,這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領先的一個公司,沒有其它公司可以替代。去年ARM技術出產的出貨量是120億顆,到現在為止,基於它技術的晶元有600億顆,性能非常好,節省成本,能耗也低,處在世界主流地位。」

謝田表示:後來這個公司被日本軟銀SoftBank購買擁有但核心業務和總部仍然在英國。「再後來發生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我們知道美國自從開始對中共實施制裁的時候,美國要求美國的高科技公司對中國華為、中興限制它們出口高科技晶元,ARM公司也列入其中,它也開始對中國公司採取抵制。我記得這好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當時引起了非常大的轟動。」

ARM總部了選一位具有中國軍方、華為背景的吳雄昂做ARM中國CEO

謝田表示,ARM中國,這個姓吳的CEO,他實際上是有華為背景的。「我們知道華為是有中共背景的,中國軍方的背景。實際上英國公司總部當初選合作夥伴的時候,我不敢說它是不懂、完全是無辜的或者是選錯了人,也許他們認為是選對了人,或者選對了合作夥伴,選對了有這種華為、中共國家機器,還有軍方背景的這麼個人。我想這個公司現在應該檢討到底這樣做對不對。」

據報導,ARM總部向中國深圳警方申請新的公章,但被要求出示其營業執照才能獲得批准,而營業執照也還在吳雄昂手中。

謝田對此表示,吳雄昂不是一個職業經理人。「這個人還有恃無恐,他鼓動了一些人去散發信息、抗議、拒絕不執行。在中國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它有一個企業的公章。我們從中國來的都知道,任何單位都有一個公章,像美國的企業一般沒有這個所謂的公章,它可以有一個Copy Seal,每個人簽字的時候、形成決議的時候每個人簽字有一個鋼印,簽公證的,這個就有法律效力。中國它有公章這一說。有點像中國古代皇帝的玉璽一樣,他只要把持不放這個公章,別人還不能接管公司,這個是比較滑稽的中國特色。不管怎麼說,這個人居然還把中國政府拉進來,還要中國政府來參與。」

謝田認為吳雄昂找中共政府做後臺,恰恰說明他的中共背景。「一般人你被這個公司解雇了,你作為職業經理人,你就去另外找工作就是了,對不對。你只要有經驗有能力。他不是,他去找中共來幫忙,這正好曝露這個人是華為中共的背景和中國軍方的背景。他認為他有這個背景,有後臺,他可以有恃無恐,他可拿著公章拒絕不交出去,還繼續賴在這個位置上。」

中共偷竊ARM知識產權 ARM全球可能會失去ARM中國

據悉,目前ARM總部處於非常尷尬、進退兩難的窘地。謝田指出:這個事非常麻煩。「我覺得英國人現在ARM他們的董事會,總公司的領導人,現在應該是非常的震驚,也非常懊惱。他們也在想怎麼辦。一般來說你如果說拒不執行的話呢,我們就要求法庭下達命令或警察去把這個人直接驅趕走,或者是逮捕或者怎麼樣,對吧,因為你違反了合同嘛。」

謝田認為,既是ARM公司到中國去打官司,那我肯定,ARM全球英國總公司肯定打不贏。「你看姓吳的這個人猖狂,狂妄,有恃無恐,你就知道中共政府肯定在他一邊。中國也沒有真正的法律制度,所以這個官司英國人要打的話,肯定會輸。ARM全球他們應該也不會完全不知道這一點。所以這個事情非常棘手。我們現在看到姓吳的這種流氓嘴臉,我們知道其實背後是中共政權。」

謝田認為,儘管現在ARM總部可能還有一些事情可以做,但肯定是非常被動。「我預計這個官司九成九是打不贏的,這官司一打起來,中共很容易就說涉及到國家安全或者找其它各種各樣的藉口,肯定是英國ARM敗訴,這是肯定的。這裡面還涉及到吳雄昂是CEO的時候,涉嫌跟其它中國科技公司有各種各樣的交易,把這些知識產權也好,產品也好,給那些未經授權的中國公司,而且跟華為和很多中國高科技公司都有些理不清的東西。就是說這個顯然是英國ARM總部發現他一些不法的行為,不合適的行為才要求他停止,但他拒決停止,然後才要求開除他。一般人認為開除已經是非常激烈的行為了,顯然中國政府操控支持,在背後撐腰的,他才會有恃無恐。」

謝田認為,因為涉及到中國政府,第一級的官司打不贏,還有一個辦法ARM全球可以向國際法庭,向更高的國際機構來申訴。「他們也可能走這條路。他如果氣壞了,走頭無路了,就乾脆把當年他跟中共怎麼合作,所有那些底細源源本本都公布出來,包括這一次,所有相關的中共做的壞事都把它公布出來。這樣至少會得到世界上其它國家和世界人民的同情與支持。它可能會暫時失去中國的市場。但是中共事實上也拿它沒辦法,因為ARM就像我剛才講的,它確實是非常領先的一個晶元架構設計製造商。這個設計別人取代不了。中共很可能不得不用其它方式來繼續購買它的產品。但至少他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揭露中共,並且洗清自己的罪名。我想這個他可以做。」

謝田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ARM全球能做的就是從這個公司撤資。如果資金和設備、技術撤不出來的話,只能把那些相關的人員撤出來。「中共當年跟ARM建立這種合作關係就是為了獲取技術。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它獲取了多少,肯定是沒有全部獲取。現在ARM被逼上樑山的話,那只好斷絕。那它先期的投資這些基本上可以說就放棄了,就算打了水漂,買個教訓,以後不再投資了。

ARM的血本教訓會驚醒國際對中國的投資人嗎?

據悉,目前中國還有不少的海外投資公司,也叫中外合資。謝田認為,其實中共也是夠蠢的。「它做這些蠢事等於把世界其它那些合資公司及外資企業都給嚇醒了。中共按說這個時候不應該用這麼強硬的手腕來做,因為它會嚇跑其他的投資者。但是這次它可能也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我剛才講了,之前ARM已經開始抵制、限制這些技術跑到中國。所以中共現在可能實在沒什麼其它辦法了,不得不孤注一擲,把現在的公司,不管多少,全部搶來。基本上中共應該來說就是要把ARM中國這部分搶走。對ARM來說很遺憾,這筆資產恐怕就永遠的丟掉了。

很多西方公司,實際上當初選擇跟中共合作的時候,是出賣了良心的。明明知道中共在強迫轉移技術產權或者強迫他們就犯,但他們就是為了中國市場,或者中共給他們一些利益,而出賣過良心,支持過這個血腥的政權。現在這個也許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