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謝田時間】因私護照上交或註銷 中國民眾以後還能自由出國麼?(視頻)

2020-07-31 22:49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謝田時間
謝田時間(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7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近日,中共武漢公安出入境管理局的網站發布一個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國公民因私出國(境)證件宣布作廢工作的通知。不過,蹊蹺的是這兩天再去武漢公安出入境管理局的網站,截止記者發稿時,這個通知鏈接已經無法打開。(鏈接請點擊這裡)但該通知已經被大陸多個網站轉載,也引起了中國民眾的恐慌和擔心。中共加強嚴控因私護照對一般中國人意味著什麼?這種上交因私護照或作廢的通知出現在武漢,這是區域性規定?還是針對全國?中國人以後還能自由出國旅遊嗎?目前中共高調提出的「經濟內循環」和這項規定又有什麼關係嗎?對此《看中國》記者採訪了旅居美國的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中共當局擴大嚴控因私護照上交/作廢範圍

據悉,武漢武漢公安出入境管理局網站近日發布通知稱:根據《關於開展違規辦理和持有因私出國(境)證件專項清理行動的通知》(武組監〔2020〕15號)文件要求,持有效因私出國(境)證件未遺失或毀損的所有在武漢國家機關、國有控股企業、事業單位、部隊等單位人員,應將因私護照上交,由單位組織(人事)部門集中收存保管,如果不交的話,就會被註銷。


近日中共武漢公安出入境管理局的網站出了一個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國公民因私出國(境)證件宣布作廢工作的通知。(圖片來源:武漢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官網截圖)

謝田博士對此指出,這種強行個人上交因私護照或被註銷的做法實際上在正常社會來說,都是非常荒唐的。因為護照本來就是一個人的身份證件。比如在美國,美國政府實際上是鼓勵美國人申請護照,作為政府為民眾服務的一部分。但中共政府用護照來控制普通民眾,這是一種失去人性的做法。

謝田博士還談到了自己的親身體會。他說,「我們知道中共它實際上把是否頒發護照,作為一種統治的手段,我自己就深受其害。我是1986年到美國來留學的,我實際上85年在北京大學讀研究生時就申請了護照,出國留學。到了1989年六四的時候,我的護照5年的有效期快到期了。89年,我們都知道正好發生了89六四天安門中共鎮壓學生運動事件。當時我也算是一個在美國留學生中的學生領袖也好,學生頭目也好,我們就組織了包括在中西部40多所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到芝加哥中國領事館去抗議,也在芝加哥舉行集會,還邀請當地美國的聯邦參議員講話。

因為這個,我就上了中共黑名單。所以90年的時候,當護照快到期了,我去芝加哥中領館去延護照。當時他們接了,我交了錢,填了表。他說你過多長時間來取,但當我去取的時候,中領館的人說不能給你延護照,我說為什麼不給我延?我是中國公民,我也不是美國公民,又沒有其他的身份。他說你知道,我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告訴我你不給我延,我怎麼會知道呢?你要告訴我為什麼,他不告訴我為什麼。很快我的護照就作廢了。當時我就非常氣憤,我是個中國公民,你把我護照給過期了,我成了一個沒有國籍的人在美國,是不是?!就是說中共它這個政權用這種控制你護照的方式來達到恐嚇、威懾、控制自己公民為目的。我們很多在美國的朋友,很多人都知道這些事情。中共在海外用護照來做為一種控制人的工具,現在在中國國內它也開始這樣做了。」

謝田還說,「但實際上我們知道,幾年前中共就開始要求因公護照隨時上交,隨時收回去。後來發展到你如果是中共的官員、公務員,你的因私護照也要上交。現在看來更進一步,就是說你不上交,你可能不是現役的國家幹部,工作人員,可能不是官員,也要上交,你不上交就作廢。另外,中共它現在還有說什麼六類在職公職人員出境,取得外國國籍或綠卡,要嚴控,我想可能跟這個也有些關係。」

很多人更想知道這個通知出現在武漢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的網站上,是局部行為還是全國範圍,謝田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我認為這種控制是全國性的。這種因為涉及到涉外事務,涉及到中國公民在海外旅行,涉及到中國海關,所有這應該不是一件區域性的事情,肯定是全國範圍內的。」

謝田還提及,他看到除了這個報導外,還有其它的類似的報導都有。比如有的人有機票,有簽證、護照,都是合法的,到了機場不讓登機,不讓出境。中共當局這種做法沒有人性,也沒有法治,完全是胡來,中共官員可以為所欲為。中國老百姓真的是非常的無奈無助,他說:「我覺得這個真是非常非常悲哀的事情。」

中共面臨困境:賺外匯能力迅速下降外匯儲備嚴重下滑

對於中共這樣做的目的除了嚴控中國民眾,還有就是中國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如外匯儲備嚴重減少,賺外匯能力迅速降低。謝田說:「現在我們看到防止資金外流可能是中共嚴控的最大目的,因為我們也知道中美關係、經濟貿易關係急劇的惡化,中國現在實際上沒辦法從美國賺取那麼多的外匯順差。雖然中國也跟全世界很多國家在進行貿易,但在大部分國家它只能維持比較小的順差,或基本上平衡的,就說其他國家都不肯、也沒能力給中共提供太多美元外匯,而只有美國政府。」

謝田認為,實際上一直以來過去的美國政府,以前川普(特朗普)之前的政府,一直容忍中國對美國的順差,而且保持那麼大的一個水平,每年高達3500億美元,這個數目非常驚人。這些累積起來的3500億,在過去幾十年來都成了中國的外匯儲備。還有,中共政府實行強制的匯兌,中國的出口企業賺的美元、外匯不能自己私有,必須賣給中共政府,而且是按它的匯率賣給它,強制性結匯。

現在,這筆錢可能是上十萬億美元。實際上很大部分已經跑到中共貪官口袋裡,他們貪污多少?現在還不知道,但肯定在數萬億美元。另有一部分中共用在比方購買外國的技術、設備,電子設備等,還有中共的大外宣,一帶一路投資,亞投行等,這些都需要花錢。而中國老百姓出國旅遊,這部分以前是沒有的,這些年前些年比較多一些,每年有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人出國旅遊。如果這些人每個人在海外,哪怕花1000美元,這也是很大一筆數字。

現在美國基本切斷了跟中共的經濟貿易往來,世界各國也越來越多地切斷與中共的貿易往來,加上現在整個世界經濟都不振,使得中國的出口創匯、賺美元的能力也受到嚴重打擊,這讓中共美元也越來越緊張。而中共又必須有相當多的美元來買一些最優先最重要的物資,比方石油、醫療器戒、設備、航空發動機、汽車發動機,一些專利、技術等等這些,購買糧食,這都需要美元。如果它現在美元不夠的話,它可以限制也比較容易限制的就是首先對公民出境開始。

而且中共對中國公民兌換美元早就已經在限制了。公民每人每年有5萬美元的額度,但現在根本拿不到。

謝田說:「我們看到很多零星的報導,就是你拿五千美金都拿不到。你要拿5000美元,它要你填表,填各種各樣的表,問這個問那個,問你要幹嘛,為什麼需要,出去幹什麼?花什麼?花在哪?所以它實際上是防止資金外流,因為中國人出去旅行的話,肯定會把這些錢花到國外,要換成美元才能花。

謝田特別提到,中共擔心的還有一件事情,它更害怕這些錢拿出去以後有人用這個錢在海外投資。」

謝田舉例說,比方現在有些中國有錢的人,5萬美元額度不夠,他可以找很多人用螞蟻搬家的方式,把這錢聚集起來,再轉到海外進行投資,購買企業,購買公司,購買專利技術,購買股票,甚至買房買地,買人壽保險,或者長期理財的金融產品,這個實際上中共也非常害怕。因為有多少是真正的投資,有多少是資金外流,資金外逃,中共也很難摸清,但這個數量是非常巨大的。

所以資金外流,人民老百姓出國旅遊這個是一部分,但還不是最大的一部分,大的一部分實際上是資金外逃出去投資,轉移資金到海外。

一般認為能將大筆資金轉移海外應該是中共體制內的人。但謝田認為,不一定是體制內部的人,比方民營企業家,或者是球星、影星,任何只要有錢的人。有的人房子在中國,現在中國房價瘋漲、房地產泡沫,只要有辦法能夠賣掉,把現金提出來,通過螞蟻搬家,或通過地下錢莊把錢轉出來,這對中共來說,都是資金外流,長期這樣,對中共財政威脅會非常大。

重要信號!中共基本砍掉民眾出國旅行的自由

據瞭解中共武漢公安局的這個通知規定是8月1日開始執行。謝田認為,中共這一步基本上就把出國旅遊給砍掉了。

謝田分析說,正好現在也有很多國家實際上跟中國之間的人員來往因為瘟疫有很多限制,很多人也不太敢出去旅遊了,像美國人實際上也都不太敢出去旅遊了,整個世界的旅遊業因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瘟疫受到嚴重打擊。

謝田說:「我有朋友是旅行社的,他說基本上是90、95%以上的生意都沒有了。就是說基本上國際旅遊幾乎全部打擊掉了。」

不過,就是瘟疫過後,謝田認為中國人到海外旅遊也難以恢復到以前。比方在一個正常國家,任何一個其它國家,只要外匯不控制,允許自由兌換,那就沒問題。他說不管是窮國富國,比方菲律賓、泰國,那邊老百姓可能沒太多錢,但他可以攢多一點,換成外幣,然後他就可以出國旅行。但中國現在還不是這個問題,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對外匯、匯兌的控制,不允許自由兌換外匯,這個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而且中共控制外匯只能是越來越緊。謝田分析說,現在看來中國的出口不可能恢復到原來以前的狀況,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地位、作用已經基本要失去了。那它沒有那麼多世界工廠生產產品出口給世界市場,不能賺很多外匯,沒有外匯,中共會控制越緊,老百姓就很難換到外匯,換不到外匯也就無法出國旅行。

中共所謂經濟內循環是玩弄詞彙忽悠百姓

當《看中國》記者問到中共現在提出的經濟「內循環」是不是和嚴控護照包括個人出國旅遊是不是有關係,謝田認為這是有關係的。他表示,所謂經濟內循環實際上是中共自己在玩弄詞彙,忽悠百姓。它實際上就是閉關鎖國,走回自力更生的老路。而且也並不是說中共自己要採取經濟內循環政策,實際上中共是被國際市場關閉,全球開始跟中共脫鉤,使中共外向型的經濟受到嚴重打擊。

中國經濟原來發展最大的動力實際上就是出口,但現在出口市場沒有了,它經濟三架馬車之一沒有了。基建現在也不能繼續再做,現在已經建了過多的機場、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等,都是沒有回報的。在中國實際上空餘的商業用房、辦公樓比比皆是,房地產泡沫也非常大。在它這些基建的路走不通,進出口這個門又被堵死,下面只能寄希望於中國老百姓是不是有國內經濟、國內消費,用這個來刺激經濟。

14億中國人13億只是人口溫飽線上掙扎 有消費能力的只有1億人

謝田認為,因為中國老百姓實際上是沒有那麼多現金。中共前一段說要達到全面小康,習近平說全面小康,結果李克強說有6億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還有接近1億人月收入只有幾百塊錢。就是說這個情況下國內沒辦法帶動消費。

實際上,中國老百姓還背著新的三座大山,房價、醫療費用和教育費用,壓的根本喘不過氣來。很多人擠出所有可能擠出的錢,甚至把父母的養老金都拿來付房貸,付月供,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拿出太多的錢去消費?實際上中國經濟的成果或經濟創造的財富基本上被中共幾百個大家族、百萬中共官員、高級官員全部侵吞擄走了,所有一般人的內需購買力和消費能力實際上是很有限的。

謝田說,有一個中國很有名的企業家說中國有14億人口,人們說是不是14億消費者呢?其實不是,他認為中國只有1億消費者,說到底只有1億消費者,其他13億人只是人口,只是在溫飽線上掙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